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11章 打探
    后面半句话不用说也知道什么,禽兽二字足以解释一切。

    戚玉默默听了半晌,看着她满身伤口实在不忍。翠枝是陈姨娘的人,戚玉若是想要帮她讨要一个公道,自然不能损了陈姨娘的颜面。

    阿清见小姐一直不说话,着急道:“小姐你帮帮翠枝吧,她整日跟戚管家待在一起,要是再被打下去,会没命的!奴婢虽然以前跟她不和,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受苦,同是府上的姐妹,奴婢实在不敢放心。”

    她直来直去的性子跟府上其他人不同,翠枝听后心里说不出的暖意,不然跟姨娘杠上闹的府中鸡犬不宁,老爷又得操心了。

    更何况大小姐身上的难事还没解决清楚,再多一件那就是累赘。

    “奴婢在草丛边哭泣只是想发泄一下情绪,没别的意思。大小姐,夜已很晚,奴婢先回去歇息了。”翠枝感谢阿清能给自己上药,对她微微一笑,之前的恩恩怨怨就一笔勾销。

    眼看着她就要离开,阿清再次看向戚玉,希望能留下翠枝。

    戚玉半晌道:“等空了,我去跟陈姨娘要了你。到时候,来我府上做事吧。”

    要翠枝来玉溪园当差?

    菊园的日子翠枝早就过惯了,陈蓉生下戚雪以后,性情大变,对着谁都脏话连篇,唯独对着老爷才有温声软语。那些丫鬟们,还不是被她随意打骂?眼下既然大小姐能有法子让她从菊园逃离出来,当然要把握住机会。

    原本已跨出门槛的翠枝重新回来,双膝扑通跪倒在戚玉脚边,声泪俱下:“大小姐当真愿意救奴婢于水火之中吗?奴婢……奴婢感恩戴德无以为报,日后定好好服侍报答小姐!”

    她一字一句说的坚定,看的出来是个忠仆。

    可人的内心呐不是仅仅凭着外表就能看出来的,心中到底装着什么心思,要慢慢才能体会出来。

    戚玉那一副菩萨心肠不过是瞧不过戚管家对翠枝的打骂罢了。

    正要开口间,又听翠枝道:“大小姐,奴婢有一件事不知该说不该说,恐与您身上的案件有关……”

    关于案件的事情?她们一筹莫展,正需要有人指点迷津,戚玉命她细细说来,任何一处都不能错过。

    翠枝便将那日在后院跟碧沅的对话如实交代出来,还有她曾几次见到碧沅偷摸溜出府去,出府的时间也大概记得。

    为了不让府中其他人起疑,碧沅都会打扮成普通丫鬟的装扮出府,办完事情又偷摸的溜进来。而在胡家妻子来闹事的那天早上,翠枝就曾见到碧沅早早的从府外回来,当时没多问,后面细细想过以后才觉得不对劲。

    阳县途中失踪一事她不清楚,可自回来以后,发生的这些事情都是针对大小姐,可见其幕后之人其心不正。

    “你跟碧沅关系很好吗?翡翠轩内的事情她都会讲给你听?”戚玉问。

    翠枝不敢马虎,她跟碧沅谈不上是什么交心的朋友,相互之间有什么不高兴都会倾诉的,只是戚管家辱她一事实在难堪,没必要让她知晓看笑话。

    刚进府那几年翠枝在后厨做事,活儿累不说月钱还少,动了点小心思才混到陈蓉跟前伺候,心里想的自是比一般的丫鬟多。如果戚玉没有说出那句要她到玉溪园做事的话,跟碧沅之间的对话也不会说出来。

    为了让戚玉更加清楚自己的决心,她连忙道:“只要大小姐能拉奴婢出来,奴婢愿意做牛做马。明儿个奴婢就去跟碧沅打听情况,助大小姐早日洗清罪名!”

    倒不是个笨的。

    戚玉眼眸一扫,默默点了点头。

    话说完了,春柔送翠枝回去,返回来时听到小院中戚管家质问她去哪里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哭叫打骂。

    白日里看戚管家客客气气,没想到夜里竟是另一副人格。

    阿清很难想象,翠枝在他身边的一个月以来到底过着什么日子。

    “陈姨娘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连底细也不查,就把翠枝给了戚管家,若不是今日……只怕她还要受罪。”再联想到自己身上,跟了对的主子,便是一辈子都不用愁任何事情。

    春柔回来后连连叹气:“翠枝刚一进去,奴婢就听到戚管家的指责,然后就翠枝挨打的声音。隔壁院中的丫鬟们早见怪不怪,如此声响也不出来瞧上一眼。”

    几人听了一阵唏嘘。

    次日陈蓉午睡,翠枝偷得空闲跑去翡翠轩找碧沅聊天说话,她决定用自己不堪的遭遇换得碧沅的同情,再借此打探胡老大一事。

    尽管两人年纪相差了几岁,碧沅还是打从心眼里认同她是姐妹,同在府中是伺候别人的丫鬟,地位高不了多少。

    后院那些关于翠枝的流言蜚语她不是没有听过,只是顾忌情面从未问起,更何况还是跟戚管家的床笫之事,如何好开口?

    今日翠枝将积压很久的情绪通通讲了出来,碧沅还是个黄花闺女,一面听的脸红耳赤,一面又觉得愤恨难当。

    又打又骂又辱,更是拿男女之事让翠枝提不起头来,碧沅知道她过的不好,闻言后还是颇为意外。

    “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碧沅你要记住,等到了嫁人的年纪,一定要去求老爷夫人开恩送你出府,不要求你贴身伺候的主子……”她便是活生生的例子。翠枝心中悔恨万分,想到当初二小姐给她说的那些话,整日在府上闭门不出,赏的钱财和地契有什么用?

    碧沅同情的拉过她的手,安慰道:“要不我去跟二小姐求情,就说戚管家对你不好,放你出府行不行?”

    如果事情能这么轻而易举就好了,翠枝勉强扯出一抹笑容,示意她不要回去提一个字,翡翠轩跟菊园是穿一条裤子的,怎么可能放了她?

    “其实我也不想在二小姐身边伺候,最近她做了很不好的事情,我很害怕。”

    听这意思,翠枝嗅出了一丝猫腻,佯装关切问道:“什么不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