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娇权 > 第113章 完……完蛋了
    俯身随便捡起一本奏折,举着道:“不是朕要处罚你,是他们要处罚你!想必你也知道,近日来朕重振朝纲,下定决心要彻底清查朝中太后余党,犯事者贬黜或流放早定了规矩!你还高高兴兴往枪口上撞!”

    字字句句重如泰山压下来,戚建只觉得听到耳朵里直嗡嗡的响,他手指扣紧着袖口不敢动弹万分,心中愧疚难当又妄图存着侥幸。

    萧长恭蹲下身来,看着叩在地上的脑袋,将奏折递给苏公公,眉头都不曾皱过一下,斩钉截铁道:“御史大人戚建,懈怠不工,未司其职,暂时削去御史头衔,两年之内不准入宫廷!”

    两……两年不准进宫?

    戚建登时震惊的抬起头,也就是说,他从堂堂御史大人成为寻常布衣,还是一个没有俸禄布衣!两年内不准进宫,完全阻断了他的官途。

    惩罚未免太严厉了些,苏公公忍不住劝道:“皇上,如今你身边正是用人之际,还是缓一缓吧?”

    萧长恭冷哼,坚毅的下巴微微扬起,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不能改变,也好让戚建长个记性。

    金口玉言,绝无反悔的余地。

    戚建心里的防线瞬间崩塌,他……完蛋了。

    还未归家,消息先传遍整个淮安。

    戚家上下坐立难安,谢鸢更是眼巴巴站在府门口盼着戚建回来。

    祸不单行,胡老大案子还未清楚完结,又遇上老爷被削去官职,整个淮安都在笑话他们。

    从皇宫到御史府,往日半个时辰就能到达,今日戚建足足花了一个半时辰。谢鸢老远看到落魄摇摇晃晃的戚建朝府上走回来,目光落在他磨烂的鞋子上面。

    心中怆然,忙奔上去搀扶住他,满是心疼问道:“老爷,无事了,咱们回家。”

    谢鸢与戚建成为夫妻好几载,他想要的且一生都为之奋斗的,就是头顶上的荣耀。而如今,这份荣耀陨落了。

    从皇宫到御史府,一路上擦肩而过多少人,每个人都在看他,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戚建感到很荒凉,见到谢鸢安抚,眼眶竟然微微泛红。

    此事惊动了戚老夫人,她从永和堂匆忙赶过来,就为了见一见儿子。她自己的儿子什么性情不清楚吗?断了他的官途,就是要他的命!真是不幸,为了区区一条人命,就要葬送整个戚家的前程,不幸啊不幸!

    各个院里的人都在前堂集结,菊园的陈姨娘,月轩的明姨娘,玉溪园以及翡翠轩的小姐们全都出来了。

    戚玉从来没有见到父亲如此落败的模样,哪怕是当初母亲病逝。她眼眸微颤,终究在父亲心中,他的位置比较重要。。

    皇上说,两年不准进宫,便是没了官位,断了官途。以后的日子尚且不说,光是这两年就足够人熬的。

    戚家府门紧闭,不多时就有人来拆牌匾,听说是宫里的命令。

    戚建进府以后在堂上随便寻了个座儿,周围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敢吱声。他默默坐下扶额,劳累不堪。

    戚老夫人眼中含泪,颤抖着到他身边,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大腿,哽咽道:“儿呀,咱们有的是时间,咱们有的是精力!你一定要记住,落败一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直颓废下去啊!你是娘的好儿,娘永远支持你!”

    一个人沉寂的时候有太多想不开的因素,老夫人也怕戚建想不开,只好尽自己所能的安慰。谢鸢在一边默默流泪,其他人也跟着愁了面容。

    忽然一声拍案巨响,戚建猛地站起来,脱下头顶上的官帽,直直往地下扔去!戚老夫人等都吓坏了,赶紧捡起官帽,小心擦拭着灰尘,指责问道:“这可是你的前程!怎么能说扔就扔?”

    戚建面如死灰:“我没有前程了……我没有了。”

    “胡说八道些什么!谢鸢,老爷累了,扶他回房休息。”戚老夫人稳住局面,谢鸢作势前去搀扶他,还未靠近,便被他一推。然后站在椅子上,指着堂中众人,胡乱指着他们口不择言道:“你们!是谁杀了胡老大?是谁给我站出来!若不是这条人命,皇上怎么会……怎么会削去我的官位?这可是为我求来的啊!”

    许久没有听到那个名字,所有人都惊讶呆愣了。

    萧……戚玉回味这三个字,很好听。

    原来父亲一直都清楚,御史大人的头衔,是母亲帮他求回来的。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胡老大死在府上,大家都还好好的!再看看现在,戚玉名声在外受损,戚建削去官职,戚家跟着一败涂地!

    “戚管家!戚管家在哪?!”戚建完全暴走怒吼。

    “小的在……在这里。”戚管家举着手从人群里出来,听见戚建吩咐下死命令说:“给我查!马上查!我要看看,府中到底是谁居心不轨!”

    “……是是。”

    戚老夫人把拐杖在地上一杵,放重声音问:“你还要做什么?给我回房好好休息去!站在椅子上成什么样?当自己是小孩吗?来人,把老爷拖回去!”

    而此时,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个身影,跪倒在老夫人戚建面前,戚玉定睛一看是翠枝,暗叫不好。想让阿清去将她拖回来,晚了,因为听见她口口声声告状道:“奴婢知晓胡老大是被何人所害。”

    不怪弯抹角,不犹豫不决,直接一句话让所有人注意都凝聚在她身上。

    早上翠枝问过碧沅以后,立即回去跟戚玉禀告,后续的对策也有所商量。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胆大到要在父亲面前告状。

    戚玉倒吸一口气,转头看向一侧的静姝,她神色自若,好似真跟自己不相关,反而是身边的碧沅,眼神慌乱,就差扑上去堵住翠枝的嘴。

    谢鸢以为听错了,拉起翠枝重新问了一次。

    “奴婢翠枝,敢以性命担保,今日所言有一句为假,则天打雷劈!”她面容镇定,无惧一切,旁人很难相信她说的是假话。戚管家嘿嘿笑几声掩饰尴尬,快步到她身边狠狠掐了一把,压低声音责道:“你乱说些什么?”

    “奴婢不会乱说,奴婢接下来所言全是事实。”

    戚建从椅子上跳下来,逼近她打量了几眼,案子直接在前堂开始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