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有一家便利店 > 第239章 倒霉催二人组
    变脸速度不可谓不快。

    阮诗怜有些尴尬。

    周白梅站到她身边,“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她也是关心你。”

    “谁叫她多管闲事,就像是在村头嚼舌根的村妇一般。”潘飞还保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

    “梅梅,你别管他了,他是洛小姐的朋友,我们要客气一点”阮诗怜很是弱势的说道。

    洛凉凉眉毛微挑,这人老是话中有话,把矛头暗中指向她。

    原书中好像是有这么个炮灰的,角色太多,她也记不得了。

    潘飞也不哭了,眨巴着小眼睛,“原来是碧池啊?洛洛,你要小心这个女人,她是心机婊。”

    阮诗怜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哗的一下,眼泪就下来了,“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胡说。”她偷偷的看向边炎。

    周白梅横眉冷对,“你才是心机婊,这么大个人了,当街像是小孩子一样哭泣撒泼,还欺负我家诗诗。”

    “你个傻子,本帅哥不和傻子说话。”潘飞用极其嫌弃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周白梅气急,这还得了?

    “你!”

    “我。”潘飞已经擦干了脸上的泪痕,抖着小腿。

    “你这个无赖!”要不是现在很多人在场,周白梅早就想拿出木仓崩了他了。

    “究竟谁才是无赖,你这双没用的眼睛和愚蠢的脑袋是想不出来了。”潘飞叹气道。

    阮诗怜就感觉有好几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慌了。

    董崔站到她的身后,“你在胡说什么,这种泼皮不要理会,我们走吧。”

    “等等!”边炎忽然开口。“你们别跟着了。”

    “队长!”阮诗怜轻声道,不甘的瞪了洛凉凉一眼,恰巧这一眼就被洛凉凉捕捉到。

    她顿感尴尬,歪鼻子歪眼的神情都被看到了。

    潘飞得意的说道,“这才对嘛,我们三个一起走,别带他们。”他自来熟的走到边炎身边。

    肥硕的身子摇摇晃晃,上下打量了边炎一阵,然后摸着下巴评价道,“鼻子眼嘴巴耳都有,就是太丑了,他不适合你,真的。”

    边炎静静的看着他。

    洛凉凉想为潘飞的不怕死点个赞。

    “你很不错。”

    潘飞听到边炎这句话,惊讶的看着他,“我也觉得我不错,但是洛凉不喜欢我,她只喜欢丑人。”

    边炎唇角微勾,“谢谢。”

    洛凉凉:他们还在同一个频道吗???

    边?丑人?炎牵着洛凉凉的小手,逛街g。

    潘飞跟在后头,举步维艰,他见两人越走越快,很快就甩开他老远,咬牙哼唧:你们一定是故意的!

    沈倪跋,徐漠以及周白梅都去旁边的小店里购置生活用品了。

    被遗留在后的阮诗怜一改白莲姿态,“他刚刚欺负我~”她娇羞的对董崔嗔怪道。

    董崔用手指挑起阮诗怜的下巴,摩挲了一下,嗤笑了一声。“等着,我去教训他。”

    随后,董崔就轻快的走到潘飞身后,抬脚。

    但是潘飞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敏捷的躲了过去。

    他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眼里还带着雀跃和看好戏神情的阮诗怜,“现在不装了?”

    “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阮诗怜伸出食指戳着嘴唇。

    “呵!”潘飞再次灵敏的偏开董崔的脚。

    “出来吧。”他平静的喊道。

    顿时周边就出现了数十个黑衣保镖,他们正在摩拳擦掌,等待着潘飞的命令。

    “都给我上,揍他们,不要打死了。记得别往脸上打啊~”潘飞狡黠一笑。

    阮诗怜后退了一步。

    董崔也没想到这次踢到铁板了,他很快就被几个保镖制服。

    阮诗怜也被粗暴的抓住,她的嘴里还被塞了一块发霉的馒头。

    “去屋里揍,别在大街上。”潘飞吩咐道。

    黑衣保镖动作很快,带着人找到最近一间屋子。

    周白梅抱着一摞干草被出来,“诗诗”

    “她刚刚走了。”潘飞走过去,揉着肥硕的胳膊肘。

    被带进小黑屋的两人眸子里惊恐万分,他们本以为会被暴打一顿,然而并没有。

    只见为首的黑衣保镖的手指夹缝里各自夹着一根绣花针。

    “你想干什么!?”董崔暗道不好,大呼。

    他刚说完,嘴里就被塞了一块发霉馒头。

    随后就是一根根银针扎在他的身上。

    “你看我扎不扎你。”黑衣保镖念叨着。

    阮诗怜也没好到哪去,她被扭折了四肢,然后又被重新接上。

    一连好几次,她已经痛到晕厥。

    但只要她一晕,就会有一根绣花针扎进她的指缝里。

    半个小时后,两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黑衣保镖很有人情味的上前给他们涂抹好药膏。

    “行了,你们可以走了。”他分别给两人松绑。

    阮诗怜瘫软在地,虽然她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但却痛到了骨子里,那药膏将她身上所有的伤痕都掩盖住了。

    表面无创,但身体内部却已经伤痕累累。

    董崔唾骂了一声,正要起身,小腿就发出一阵咔嚓声,他直接倒在阮诗怜的胳膊上,又是一声咔嚓。

    两人都浑身难受。

    “你…让开,我的胳膊折了。”阮诗怜吃痛的叫着,她已经没有泪和汗可以流了,眼球上血丝密布。

    “老子的腿也折了!”董崔捂住腿。

    他们相互支撑着起身。

    一打开门,就看见了周白梅正扛着被子。

    “你们都跑哪去了,我这里东西很多呢!”她二话不说就将被子分成两份,分别搭在了董崔和阮诗怜的身上。

    阮诗怜正要爆发,就看见拐角站着的潘飞。

    顿时怂成了鹌鹑。

    制热管上挂满了正在修修补补着的人,乒乒乓乓的声音传来。

    从天而降的扳手、螺丝钉什么的,是常有的事。

    董崔就是被一颗螺丝钉砸晕的。

    也是倒霉催到了极致。

    周白梅喊来徐漠,两人一起将他抬进了屋子,谁都没想到这人竖着出去,横着进来。

    阮诗怜终于有机会挨到床了,天知道她有多累。

    “哎哎哎,诗诗,你别坐下啊,还有好多东西要拿回去呢。”周白梅挽住她的胳膊。

    这一次,阮诗怜无动于衷,“不了,你去吧,我身体不舒服,想要休息一会儿。”

    周白梅挠了挠她的咯吱窝,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你看上去精神状态很好啊,去嘛去嘛,我一个人搬不完。”

    阮诗怜直接抽回了手,不耐烦极了,“都说了不去,你好烦!”

    她推了周白梅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