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 第162章 160章修了个假仙(12)
    可是云落发现里面居然没有任何的宫殿庙宇,甚至完全没有她之前想象的宏伟壮观。

    反而是一条笔直的路,路两边是若有若无的雾。

    远远近近、虚虚实实不甚分明。

    【小落落呀,恭喜你好像迷路了。】

    云落刚仔细听,其实也觉察出这个福田洞天里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的声音。

    确实是诡异的很,却无从下手。

    不过也就那一瞬间云落的眼神——像是有几分忌惮。

    莫名觉得好像——这个地方曾经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一样,而且还是因她而起。

    云落自己己也觉出来了,很快就把那那种恐惧给压下去了。

    她发现自己进来这里后的,微妙变化,强行镇定了心绪后,笑道:“狗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其实二狗子自从来到这个位面后,居然给压制的没啥灵力。

    好在它空间里的混沌珠和幻晶石它才没给这里位面的人觉察出气息。

    等了好一会才说道:【这个地方说白了就是神仙的监狱,如果有犯错的神仙进来,除了跳诛仙台,大部分就关押在这里。】

    “关押在这里?”云落环顾了下周围的环境,其实也不差。

    【小落落,关在这里的人都是要给抽出仙骨的,没有仙骨的肉身是承受不了这种灵气,甚至是·····】煞气。

    犯了错的神仙……云落想起在道观里,脑海中出现的纷乱一幕。

    她的脑中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哪些场景呢。

    不过容不得云落多想,只能一路跟随着小金球,若有所思的走着。

    一路上也不和二狗子耍嘴皮子了,跟平时判若两人。

    她,仿佛多了几分上位者的----威严。

    空间的二狗子是最先发现云落的变化的,大佬平时都是吊儿郎当、嘻嘻哈哈的,这一下真让它不习惯。

    她来到这个地方,如同换了魂似得——要不是云落身上的气息还是正常的。

    二狗子要怀疑它的大佬给人中途掉包了。

    云落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小童子站定,对着她眼睛都直了,一会对她露出了很钦佩的表情,而一会又是很怜悯的表情。

    “狗子,那个童子是幻象吗?”因为云落发现走进后,那小童子居然凭空蒸发了。

    【小落落,你一定不要给乱了心智,这里好像不大正常。】二狗子已经竖起了全身的毛发。

    它对未知事情的灵敏一直是百发百中的。

    这个地方邪门的很。

    越往道路里面走,原先一望无际的道路,忽然变得狭小了。

    那偏僻、阴暗的的让人感觉随时能冲出一个劫匪,随时能发生命案一样。

    云落一边走,一边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个地方,她好像不止一次的来过。

    当时……这个地方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似乎要更金碧辉煌一些,那树也更高一些。

    但后来那些在一场厮杀中,给人连根拔起。

    这里一夜之间夷为平地。

    可后来怎么就成这样了?

    奇怪,云落还是第一次来九重天,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空间里的碎神号伸着脖子看了看,也忍不住问道:【小落落,你也发觉出什么问题是吗?】

    其实问题大了去的。

    云落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她面前那条笔直的道路,已经没了?

    似乎到了尽头。

    她以为尽头会是悬崖,结果发现是一面平静的湖水。

    那湖水如同死了一样,风都吹不起一点波动。

    云落看着这宽敞的湖面,有些失望,同时莫名其妙,又有点庆幸。

    毕竟不是万丈深渊。

    “狗子到尽头了。”云落淡淡的说道。

    【小落落,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幻,你不要给乱了心智,蒙蔽了双眼。】二狗子提醒道。

    其实云落也发现了,她似乎走了很久,还没有到凌霄宫,而且周围别说神仙了,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而且面前的不是路,而是一个一望无垠的湖。

    看似平静的湖。

    “狗子,似乎湖底并不平静。”云落已经觉察到湖底有撕咬的声音---异常的激烈。

    它绝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要不小落落,你现在回到入口去问问路?】

    云落翻翻白眼道:“你猜我会不会听你的?”

    碎神号:········

    云落干脆不走了,坐在原地思前想后。

    这个世界她除了迷茫之外却一无所获。

    女为悦己者容,想不到这每个世界都一波三折。

    她都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值不值得。

    “狗子你说我现在出家为尼好不好?我觉得我顿悟了。”

    碎神号竖起耳朵【小落落你顿悟啥了?】

    “既然色即是空,那么我要那有天罚的肉身干嘛?舍弃肉身立地成佛。”

    【不,小落落我们做事不能半途而废,再说了佛主收弟子的要求也很高的,不是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都行的。】

    “狗子你在骂我,我要把你放点干红辣椒乱炖了。”

    云落有些颓废了。

    倒是那活脱的小金球一直在跳动,就像是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它一样。

    “你说这破珠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云落百思不得其解!

    【它不是破珠子,它能力大着呢。】

    “那你让它开口说人话。”云落笑嘻嘻的说道。

    【这······】

    “狗子你说我们目前的处境,难道说跟之前老道说的话也有联系吗?”

    “世间一切皆为虚妄,而现在我面对也许就是虚妄。”

    “有了意识就没了虚妄,难道我们现在处于鬼打墙?”

    碎神号抽了抽眼角:哪个鬼敢来这九天云霄啊。

    还没到就灰飞烟灭了。

    云落瞪大眼睛发现前方的雾气好像渐渐凝聚成为了一个正神的模样。

    云落脑中闪过:“太一,星名,天之尊神,祠在楚东,以配东帝,故云东皇。”

    大佬大概猜出来人身份显赫,牛气哄哄。

    “东帝太一您老真是救苦救难啊。”

    云落语气里显得很是虔诚,可却忍不住跃跃欲试想去摘人家白花花的胡子。

    “你可想过你可能是这里的过客,也可能是这仙界里不可忽缺的一员。”

    “世间万物都有因果,哪怕是虚空之上的人也要涅槃重生方成大统。”

    “更重要的是你要明白,你一生所追求的终点是什么?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东帝太一虽然没有做任何的感情变化,看上去却也慈眉善目。

    云落茫然的摇摇头,脑海中一片混沌。

    “哪怕是去三千小世界历练,哪怕最终会烟消云散,我也会不离不弃,不管不顾。”

    “得不到的东西,如同握在手里的沙,你以为我会扬了它,不,我会想方设法的毁了她。”

    若是缘,苦味也是甜,若无缘藏爱在心间。

    种颗善因陪你走好三千世界的每一天。

    唯有心无挂碍成就大业。

    想通了这些,云落的眼前瞬间就变了样,自己原来还站在桥头,并没有走过那座桥。

    只要过了那座桥,就差不多到了凌霄宫的范围。

    细心的云落低头一看,桥下的水上有一片很熟悉的叶子。

    这片叶子最初是在左边,而现在是在右边。

    也就意味着之前的瞬间完全可能成为永恒。

    如果不想通这些,那就一直会被困在里面。

    【那叫心魔】碎神号提醒道。

    “这位上仙,请问一下你们可认识一个叫奉栾的仙卫?”云落非常客气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