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奶爸的日子 > 第11章 刺杀
    “鬼叫什么,天还亮着呢,叫老子干嘛?!”

    “你个该死的家伙,这里有贵人老爷在呢,还不赶紧滚过来!”道恩高声怒骂了一句,然后赶紧回头解释着,“抱歉,小少爷,何塞是我在路上捡的吟游诗人,虽然他懒了点,但是歌唱的还不错,所以我想让他给您先解解闷,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把他拉起来。”

    眼看着道恩以不符合身材的速度跑回大车背面呵斥着某人,埃尔文不由的展颜一笑,这些市井中的打闹在他看来比贵族之间虚伪的客套要有意思多了,当然,他也没忘了在莉亚面前炫耀自己的学识。

    “吟游诗人可是个少见的职业,他们大多在南方生活,带着一个竖琴周游世界,并且将英雄史诗或乡野传奇到处传述,他们是真正的艺术家,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通过歌声就让所有人沉醉其中,功效堪比魔法。”埃尔文向莉亚做着简单的介绍,吃饱了的小姑娘也终于抬起头来开始听他说的话了。

    很快,道恩团长拽着一个瘦高的家伙来到了众人面前,冲埃尔文笑道,“小少爷,这就是何塞。何塞,这几位都是身份高贵出手阔绰的贵族老爷,你好好表现,没准会因此而飞黄腾达。”

    凯恩的视线也落在了眼前这个瘦高个的身上,一身浆洗的有些发白的皮衣套在他的身上,看上去倒是很爱干净,他有一头金色的卷发,在配合上两撇卷曲的小胡子,倒是有些小帅,不过,他一只手抓着一把竖琴,另一只却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各位老爷想要听段什么?”

    “就唱你最拿手的吧。”这个叫何塞的吟游诗人慵懒的做派成功的引起了埃尔文的好奇心,能够在侃侃而谈的人可不多见,尤其是一个没什么特殊能力的吟游诗人,也许,他对自己的技艺非常自信。

    叮咚!叮咚!

    何塞随手拨了几下琴弦,立刻张口唱了起来:

    孩子,当你出生的时候,

    北境的森林轻声唤出了你的名字——埃尔文

    王子啊,北境的人民骄傲地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成为希望的化身

    诺德王国的未来系于你身,

    你,终将加冕为王,

    当竖琴的声音刚刚响起,埃尔文就有了熟悉的感觉,当何塞张嘴开唱之后,他更是一愣,这歌他当然不会陌生,因为这是他出生之时诺德王国境内传唱的歌曲,想不到这个外乡吟游诗人也会唱,难道是自己的名声已经传到整个大陆了?

    何塞所唱的诗歌完全吸引了埃尔文的注意,小王子甚至跟着歌曲的节奏打起了拍子,与此同时,道恩团长也让手下准备齐整了,两个小丑蹬着独轮车在玩着抛飞刀的把戏,而那头食人魔在他肩头的侏儒的引导下,将一面打鼓挂在了身上,并敲打起来,而那个侏儒也拉起了手风琴为他伴奏。

    调动气氛到底是马戏团的拿手好戏,伴随着鼓点和手风琴,何塞的竖琴节奏也突然变得欢快了起来,而他口中的歌曲也跟着发生了变化,那些骑士们也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大声的跟着欢叫着,整个营地立刻变得热闹起来。

    简单的几样乐器配合着吟游诗人的歌声,产生了极大的效果,就连凯恩也忍不住抖起了腿,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异界民间艺术,比前世那些对口型假唱之类的有趣多了,再加上小丑的杂耍和食人魔憨态可掬的伴奏,他几乎忘记了这是荒野,以为自己真的深处某个大马戏团中呢。

    “嘿,莉亚,怎么,你不喜欢他们的表演吗?”开心到开始拍着手的凯恩扭头看了看女儿,谁知道小丫头却是一脸的平静。

    “表演?这就是表演吗,抱歉爸爸,我从来没有看过表演,不过,这些表演者的身手还算不错。”莉亚眨了眨眼睛回答道。

    “身手不错?”凯恩一愣,扭头看见莉亚盯着那两个小丑,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隐隐作痛,这孩子当初所处的世界是多么的悲催,身处暗黑世界,天天遭遇的都是不死生物或者恶魔,大概战斗就是他们唯一的生存依靠,就连小丑的杂耍都被她错认为是某种武技了。

    “没事了,宝贝,有爸爸在,以后你就幸福快乐的成长就好了。”凯恩紧紧的抱了抱莉亚,温柔的对一脸莫名其妙的小丫头说道,“那些小丑不是战斗人员,他们表演的是杂耍,是给人们消遣娱乐用的,并不是用来战斗杀戮的。”

    “是吗?”莉亚看了看凯恩,又歪着头看了看那两个小丑,有点迷茫的样子。

    小丑蹬着独轮车来到了骑士们中间,假装被吓到的样子将手中的匕首掉在了骑士的饭盆中,骑士们哈哈大笑,枯燥的狩猎过程中能够有这样的小调剂,让他们紧绷的心灵都得到了一丝放松,虽然这位小王子是皮了点,但是对他们这些人倒还是不错的。

    小丑一边从骑士的饭盆中捞出匕首一边装作很烫的样子吹着手,随后一不小心匕首又往地上掉了下去,这回他及时的抓住了刀把,然后身子一扭,还保有一丝温度的刀锋轻易的划断了他面前那个哈哈大笑的骑士的喉管。

    当啷!

    骑士的饭盆掉在了地上,他抓住了喉咙拼命的想要发出示警的声音,可是被彻底划断的喉管中只发出了嘶嘶声。

    他的同伴以为他在配合着小丑的表演,还在旁边鼓着掌,可是死神很快就降临到他的身上,就在小丑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那柄夺去他同伴生命的匕首再度划过了他的脖子,被划破的大动脉中喷出了几米高的鲜血,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被惊呆的并不包括马戏团的成员,就在同一时刻,吟游诗人何塞一改之前慵懒的样子,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右手一拽,就从竖琴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钢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在了拉文法师的脖子上,然后狠狠的向两边拉拽。

    又一蓬鲜血在营地中飚起,伴随其中的还有拉文法师那颗仍保持着惊恐的头颅,在他弥留之际最后听到的声音,只有食人魔的怒吼和骑士们惊恐的叫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