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从提示语开始 > 第六十五章:往事
海泉城,聚贤酒楼。

古色古香的酒楼之内,饮客云集,讲评书的老先生正在谈笑风生。

“话说这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前些日子云州、青州接连发生大战,其他几州也有不小的动静,战场上简直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啊。”

“就连泉州最近也是不太平,海盗猖獗,出海的商船失踪了好几趟,如今各大商行都不敢贸然出海咯!”

“还有难民,听说泉州边界已经架起来了一道防线……”

“老梁,我们海泉城有仙人驻扎在此,这战乱打不到这里的,你说些有意思的。”一人忍不住起身打断正在说书的梁老头。

梁老头,是个久居海泉城,来历神秘,一直喜欢在酒楼茶坊吹牛说书的健朗老头。

此人年过六十了,就喜欢到处打听奇闻异事,然后在大庭广众下到处宣扬,以此聚聚人气,获得心理满足。

很多时候因为此人言语不羁,常常得罪人,只是就算得罪的是大族大户,也丝毫不见他出事。

次数多了,大家便都心里清楚,此人背后有人。

“你们不懂,这场战乱就有仙人的踪影,这南越乱不乱仙人们说的才算……”

老梁一身灰布长衫,坐在酒楼的中间,手里提着惊堂木,有些高深莫测的说道。

“别扯了,赶紧下一段!说些仙人们的事情”一好汉坐在座位上大声催促。

周围人也都期待着,他们最喜听那有关仙人之事。

“这仙人们的事小老儿也是知晓不详,而且妄议仙人,可是会招来祸事的,”老梁头一声叹息,端起一旁酒桌上的酒水,狠狠灌上一口。

他舒坦的吐了口气,夹起一颗油炸花生米塞进嘴里。

“不过诸位既然想听,那老头子今日就给大家说上这么一段剑仙往事。

话说两百年前,离这海泉城不远的一处龙泉岛中,居住着一赫赫有名的铸剑大师东野先生。

东野先生虽然只是凡人,但所铸之剑,无一不是剑气可冲斗牛,堪比仙家法器。

消息传出后,引的江湖豪客们纷纷前来购剑,一时之间,名声大噪,风头两无。

但这位东野先生却有一个怪癖,他不要仙丹妙药,不收万贯家财,你们可知道他要什么?”

老梁头讲到关键之处却是停了下来,正襟危坐,轻抿一口酒水,卖了个关子。

“要什么?莫不是绝色的美女?”一富家公子扬声道。

“非也,非也……”

老梁头摇摇头,神神秘秘的说道:

“凡求剑者不论仙人还是凡人都需得为他搜集一些古宝作为报酬,才会出手铸剑。”

吭。

一个闪着银光之物被扔到了老梁头身前的桌子之上,定睛一看,竟是一锭成色十足的银子。

“这是为何?老先生倒是给我好好讲道讲道,讲的好,还有赏。”酒楼的角落里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老梁头浑浊的眼神之中闪过一缕精光,缓缓将银子收起。

他在此说书多年,倒是很少遇见如此大方的豪客。

不由的将目光看向的打赏之人。

印入眼帘的是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相貌清秀坚毅,双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坐在茶楼的一角。

身上有一股超凡脱俗的气度。

此人正是方元。

在交代完洪平安、陈昌明、刘兰英三人任务后,方元终于迎来了第二环提示。

连环提示语:聚贤酒楼说书的梁老头似乎知道些陈年旧事(二环)。

聚贤酒楼只是一处普通的凡人酒楼,略有薄名,其中往来江湖豪客,贩夫走卒,三教九流之众甚多。

方元稍微一打听,就找到了这个地方。

他来此地已有多时,此间并无修仙者的踪迹,这说书的梁老头也不过是一凡人罢了。

本欲直接将此人擒住搜魂。

但搜魂之术,有伤天和,对修仙之人使用倒还罢了,后遗症并不严重。

对这样一个年过半百,花甲之年的老者施展之后,恐怕其神魂会崩溃。

轻则失魂落魄沦为痴呆,重则直接身死。

方元虽说不是心软之人,行事亦称得上是杀伐果断。

但对一个无辜的凡人如此,他也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老梁头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

“谢过公子打赏哩。”

老梁头也算见多识广,从气质就能看出此人的不凡。

而且更古怪的是,周围的宾客对角落里的青年似乎有些过于忽视,像是下意识的远离青年而坐。

往日里如此打赏,这些人不说起哄,也会纷纷行注目礼。

今日居然熟视无睹,令人费解。

心中虽然惊其,但年纪到了,也没有其他想法。

“你屁话怎么这么多,快说说这后面的事?那剑仙又在哪里?”人群中忍不住催促道。

眼看着人气越来越多,老梁头心情也越好。不再卖关子。

“诸位稍安勿躁,我这就给大家说说这后来的事……

东野先生在这海泉城铸剑三十年,所铸名剑数不胜数。

由此声势也愈发的浩大,名头也越来越广,最后连仙人们都注意到了此人。

传说有一日,有仙人上门,请东野先生为他铸造一柄仙剑。

仙剑出世那一日,闪电交错,天雷滚滚,砂篆一挥走神鬼,雷电霹雳动天地,几百米长的雷蛇游动。

那当真称得上是九天雷电下青冥,其雷光耀海泉,引的无数仙人纷纷前来抢夺,在此大战。

也就是这一战,让东野先生从一介凡人成为了传说中的剑仙。”

“净他么扯蛋!越说越离谱,老梁你能靠谱点不?凡人怎么可能成为剑仙……”下面有人顿时忍不住反驳。

“你又怎么知凡人不能成为剑仙呢?……”

老梁头也不着恼,反驳了一句后接着说道,

“这东野先生虽然是凡人,但那铸造出来的剑却是真正的仙剑。

话说当时,这本该给仙人铸造的剑,不知为何落在了东野先生的手中。

靠着这么一柄剑,当时东野先生以凡人之躯与数位仙人大战,杀得那是血流成河,残肢遍地,尸横遍野,那叫一个惨啊....”

凡人斩杀仙人,这在众人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无数年的观念,让他们明白,这个世界做主的永远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们。

但也正因为如此,听到这种荒诞离奇的故事,心中却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情感。

顿时间所有人的情绪都被他调动起来了,纷纷催促他往下继续。

都想知道最后这位以凡人之躯,与仙人大战的结果。

“有意思,剑仙……古宝……”

这其中又有什么关联之处。

方元坐在角落听着故事,倒是不觉得有多么离其,凡人中的武道高手,如果能操纵上佳的法器,与一些练气初期的修士对敌,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此事不是杜撰……那……

故事还没听完,心中已经有了猜想,还需要更多的线索。

此时那老梁正说到紧要关头。周围人围过去的也越发多了。

“哐当”

老梁头猛地一拍惊堂木,嗡嗡作响。

“且说那场大战,当时暴雨倾盆,大战了七天七夜……最后这东野先生持剑斩杀其中一人,同时口中厉喝:你们这群仙人可知为何我要铸此仙剑?”

“为何?”众人奇道。

“我本微末一凡人,也敢拔剑斩群仙,!”老梁一声长吟,昂首念道。

“好!”

“好!赏一个!!”

周围人顿时被这气概惊到,纷纷慷慨解囊,扔出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