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从提示语开始 > 第七十七章:寻幽探密
天空蓝得空明,纯净得仿佛洗过一般。

太阳金灿灿的。

朵朵白云飘浮着,一群彩雀鹦鹉喳喳地叫着,在蓝天白云下组成箭矢阵型,振翅翱翔。

距离覆灭三大家族,已经过去了三天。

绵绵的细雨也终于停止,天空放晴,万物盎然,充满了勃勃生机。

方元此刻孤身一人,来到了吞云山。

此山位于海泉城西北方向,位置偏僻,人迹罕至。

山峰算不得有多高,仅有五百丈左右。

对于修仙界中那些名川大山来说算不得什么。

之所以名为吞云,只因此山是一座死火山,火山口常有云气凝聚,故称吞云山。

“应该就是这里了!”

从海泉城到此处花费了近一天的时间,方元终于来到山脚下。

根据搜魂得来的情报,那处传承。或者说遗迹就在此山之中。

原本方元猜测遗迹应当在沉没的海岛才是。

却没想到并非如此。

在得知了具体的地点后有些许意外,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想要在海底建造一座传承之所,其中的难度十分巨大,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且容易暴露。

而且那东野先生虽说有剑仙之名,但靠的是剑,本人并非修仙者,也没有那等实力。

这样一想,倒也合情合理。

吞云山没有灵脉,虽生长有草木,但却十分稀疏矮小。

又地处偏僻之所,不属于个人,或者那个势力,所以无人打理。

是一座野外荒山。

故而没有开辟出宽敞的上山道路,仅仅只有几条蜿蜒小道向着山上延伸而去。

方元驾驭着叶子形飞行法器披荆斩棘,很快便来到了火山口。

“就在这下面了!”

也不急着寻幽探密,降下遁光后,原地盘膝而坐,双手各握着一枚火红色的灵石,开始打坐练气。

花费大约三刻钟的时间恢复赶路消耗的法力。

此时已经日薄西山,残阳一半身子没入地平线,余辉撒遍大地山林,群山之中丝丝缕缕的雾气若隐若现。

清风拂面而过,方元睁开紧闭的双眼,身上如同洪炉一般,散发着炽热的气息。

两块灵石此时灵力耗尽,光华不在如同顽石。

随手将其抛下,目光向火山口望去。

深不见底的洞口,漆黑一片,像是一只沉睡的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

脑海中无端浮现出一句话,“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摇摇头,将多余的念头从脑海中驱散,方元给自己加持了一个轻身术,纵身一跃,向火山内部而去。

“砰!”

不止过了多久,方元的身影落在了一处平台之上。

山体之中,虽然昏暗,但以方元的目力,却也能看清周身的环境。

这是一处人工开凿的平台,想来布置的比较匆忙,略微显得简陋。

一条羊肠小道顺着山体向内部延伸,不知通往何处。

方元并没有贸然前进,而是神念透体而出,向着前方探索而去。

练气期神识覆盖范围并不光,以他七层的修为,也探查不到尽头所在。

而且根据得知的消息,此地还藏有一位练气七层的修士,在此驻守。

遗迹所在之处,三大家族自然不敢掉以轻心,虽然此地极为隐秘,被发现的几率微乎其微。

但王阳台还是派出了王家秘密培养的一位修士在此地看守。

不过那位练气后期的修士,年纪颇大,实力不强,倒也不必畏惧。

尽管如此,情况不明之下,方元也没有贸然打草惊蛇。

在有限的探查了一番后,就收回了神识。

给自己加持了一个御风术,身形如同鬼魅一般,飘散而逝。

山洞深不可测,半刻钟之后,眼前浮现出了一抹亮色。

山腹之中,是一座地底宫殿。

此刻宫殿外,点着烛灯,原地有几座木屋平地而起。

木屋前坐着三人,正在呼吸吐纳,炼化天地灵气。

正是在此地驻守的三大家族修士。

方元刻意的压抑脚步声,悄无声息的来此,让这些人没有丝毫察觉。

这几位修士年纪都比较大,白发苍苍,脸上爬满了皱纹,眉宇间有些许死气萦绕。

看起来已经大限将至,时日无多。

三位族长派遣他们驻守此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几人已经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自然不用担心他们监守自盗。

方元隐藏在暗中,祭出法器黑色葫芦,法力涌入其中,准备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突然袭击。

虽然实力比这几人高,但能偷袭他也不会傻乎乎的选择强攻。

这件上品法器已经被方元彻底的炼化,如此使用起来得心应手。

威力不弱于当初王阳台第一次激发,甚至犹有过之。

只见葫芦吸收了法力之后,紫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接着如同吃撑了的胖子一般,葫芦嘴一吐,上百枚黝黑的冰晶便被吐出来。

这冰晶迅速化为三寸大小,泛着微微冷光,密密麻麻的飞射而去。

噗嗤~噗嗤~噗嗤

破空声响起,几位打坐的老年修士瞬间察觉不妙,都警惕的睁开了眼,向声音来源看去。

“是谁……不好!”

此时被打扰了修炼心情自然极差,张开嘴就要开始“问候”。

还不得话语说完,冰晶便已至身前不远处,三人面露惊恐之色。

纷纷施展手段,四散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这三人才堪堪躲过了这一劫。

在落地之后,几人脸色忽然大变,比自己中了攻击还要难看。

“啊!”

一声惨叫在众人耳旁响起,木屋被冰晶击穿,变成了筛子。

发出惨叫的正是木屋之中打坐练气的一位老人。

他正是王阳台派过来主持镇守此地的练气七期家老王昌平。

外面的几人虽然及时察觉危险,躲了过去,但这位木屋中的老修士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待他发现危险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密密麻麻的冰晶,每一颗威力都不弱于练气四层的修士出手。

近百颗攻击,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这位练气后期的修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敌人是谁,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直接饮恨当场。

“王兄!”

剩下的几人听到惨叫之声后,面面相觑。

待回过神来,王昌平已经形同筛子,原地只剩下残破的肉身。

一击建功,让方元颇为满意,对这葫芦有些爱不释手,这件上品法器让他喜爱万分。

他自然早就察觉到木屋中的王昌平,偷袭的目标也正是此人。

见到最高的战力就这样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的被解决掉。

方元也不在隐藏身形,直接大摇大摆的从通道中走出。

双手法力汇聚,一道火红色的手印在空中凝聚,向着几人拍去。

对付这余下的修士,先天一气大手印足矣。

这恒火真灵所记载的法术,威力奇大,并没有具体的品级,只要使用者的修为越高,手印的威力也就越强,

以方元练气七层的实力,施展此道法,威力不弱于高级法术。

滔天的巨掌拍下,几人仓促之间,各自取出法器抵挡。

但他们不过练气五层左右的修为,再加上年老力衰,片刻之后,便力不从心,纷纷倒地不起。

方元见状也并没有在痛下杀手。

他是一个尊老爱幼的人,何况这几个人已经油尽灯枯,又受此伤势,已经活不长了。

而且他还要留着几人,询问这遗迹更详细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