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426、排查的艺术
    调度室内。
    大家在为那名乔装打扮的纵火者争论不休时,顾晨却一个人安静的站在一旁。
    在自己看来,目前争论这人的纵火目的是其次的,关键是找到这人撤离的踪迹。
    从道路一侧的监控可以看出,纵火者脱下了假发和外套,由此大家可以判断,这是一名男扮女装的犯罪嫌疑人。
    可毕竟金马家具广场外围的监控,因为翻修因素,导致所有监控系统被拆除。
    可这样一来,大家便在那条小巷的出口失去了线索。
    而且路边监控能捕捉到的,也只是远景画面,且男子出现的位置,只是镜头中的一个角落。
    这样一来,追捕犯罪嫌疑人似乎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可是,他就真的这样离开了吗”顾晨深呼一口气,也是问心自问。
    “从目前可以掌握到的线索来看,这名纵火犯,显然对金马家具广场的翻修计划非常了解,而且具有充分的准备。”
    “并且这人是带着工具钳过来,显然是有备而来,在进入金马家具广场之后,又剪开了部分商铺的门锁。”
    “进屋之后,直接点燃易燃物品,动作娴熟专业,目的性很强。”
    “而且从监控画面来看,似乎是随机作案,并不是针对某个特定商铺。”
    顾晨抬头看着面前的主屏画面,也是深思起来:“如果是这样,那他的目标,仅仅是金马家具广场,针对是也不是特定商铺。”
    “先不管他目的如何,难道犯罪嫌疑人在离开之后,就不会回来看看自己的杰作吗”
    顾晨有理由相信,大多数犯罪嫌疑人,在得逞之后,都会在人群聚集的同时,重新返回案发现场,以确认自己的作案效果如何。
    这在许多人看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从心理学角度上说,大多数犯罪嫌疑人都无法逃避这个问题。
    当然,犯罪嫌疑人重返现场,也需要满足一些客观条件。
    就比如大量人员聚集。
    只有这样,犯罪嫌疑人的出现,才不容易被警方特别发现。
    可是从监控画面中可以看到,金马家具广场着火之后,消防队也执勤警员,疏散了大量居民。
    而大量居民连夜跑出家门,躲避火灾,也让整个金马家具广场周围的道路拥挤不开。
    不光是消防车,警车,就连救护车也随时待命。
    这种情况,显然给犯罪嫌疑人重返现场提供了可能。
    “顾师弟。”见顾晨一直陷入沉思当中,卢薇薇忍不住问他:“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家伙会不会在逃离之后,趁着疏散人群时候,又重返现场呢”
    顾晨也是道出心中所想。
    卢薇薇闻言,也是默默点头,嗯道:“倒是有这种可能,一般情况下,犯罪嫌疑人都会有重返现场的心理,尤其还有这么多疏散居民做掩护。”
    “可是”简短的犹豫了几秒,卢薇薇又道:“可是人群这么多,即便犯罪嫌疑人出现,或许他也会用另一种装扮出现,可到那个时候,我们又怎么能从这么多疏散群众当中找到他呢”
    “没错。”顾晨微微点头,也是同意着说道:“就目前来看,在几百人当中,找到这家伙却是不容易,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
    “顾晨。”王警官听闻二人交谈,也是主动走到顾晨身边,问道:“如果那个犯罪嫌疑人出现在画面当中,你有把握找到他吗”
    “没有。”顾晨先是摇摇脑袋,随后又道:“但我可以试试。”
    “顾队。”高瘦见习警有些惊诧,也是提醒着说:“那可是几百人啊”
    “几百人又如何”顾晨见年轻见习警似乎根本不懂排查法,也是提醒着说道:“你首先要区分疏散群众和旁观者。”
    “疏散群众,大多从金马家具广场上头的居民楼出来,出口就那几个,你们可以细心观察,然后记录下来。”
    见高瘦见习警一脸懵圈,似乎感觉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
    于是顾晨又道:“这些人,虽说可能有几百人之多,但是都可以选择排除。”
    “一旦将这些庞大的基数排除,那么剩下来的旁观者,可能就好分辨多了。”
    “毕竟大晚上的,正常人都在睡觉,即便是发现金马家具广场出现火灾,大部分人也只会在家中观望。”
    “而只有少部分人,会选择走出家门,来到外头凑热闹,但这个基数也不会很多。”
    看着高瘦见习警似懂非懂的样子,顾晨也是笑笑说道:“所以这种排除法,能够很快的将大部分基数人群排除掉。”
    “剩下来的,排除掉消防队员和警察,就是那些旁观者。”
    “而这部分人,数量绝不可能会很多。”
    “可是”另一旁强壮的见习警也是犹豫了两秒,这才又问:“可是这些人簇拥在一起,很难分辨啊。”
    “这么庞大的基数,你要在这块主屏上区分开来,未免也太难了吧”
    “是啊。”三级警司闻言,也赶紧附和着说道:“你要说几十个人,站在同一监控画面中,排查起来,或许容易。”
    “可是这涉及到的是几百人,这就有点麻烦了。”
    “只有你们觉得会很难,但是对我们来说,排查起来,并不困难。”
    感觉到了这些调度室警察的口中,似乎监控排查就很困难。
    也难怪这几人当初会误会那名小男孩,将那名小男孩误以为是划车的嫌犯,因此闹了一个天大的误会。
    要不是顾晨及时纠正,可能这名小男孩的童年阴影面积,还不知道能有多大。
    尤其是对警察的看法,或许也会埋下祸根,会厌恶警察也说不定。
    因此,顾晨在许多办案过程中,也是力求精准高效,绝不敷衍了事。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些警员在面对数量众多的疏散人群时,要想排查出纵火嫌犯,那也是相当困难。
    但是顾晨拥有大师级观察力和大师级记忆力加持。
    再加上对自己能力的不断磨炼,已经能够很好的将这些能力融会贯通。
    尤其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相应的策略调整。
    因此在这三名警员看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顾晨看来,或许也并不困难。
    只是困难在于那名纵火者会不会出现的问题。
    见三人带着怀疑的态度,顾晨也是开门见山道:“何师兄,你把监控时间往回倒,我要这些居民疏散之前的画面。”
    “我明白。”跟顾晨搭档多年,何俊超当然清楚顾晨的意思。
    顾晨这是要用自己的超强记忆力,排除掉这些疏散的居民。
    也是操作视频画面,直接返回到疏散之前。
    此时此刻,主屏当中,老马正在跟执勤民警商量对策。
    大家也是简单沟通之后,部分消防队员,直接跟着执勤民警,一起冲向居民楼,开始引导疏散。
    没过多久,画面中,几名穿着睡衣的居民,便从出口位置走了出来。
    刚开始是两三人,然后是四五成群,再到后来几乎是排着队涌到街道。
    顾晨全神贯注,死死盯住屏幕。
    利用自己的大师级记忆力,牢牢记住每个人的具体特征。
    当然,如果仅凭大师级观察力,要记住几百人的样貌特征,或许会有些困难。
    但是顾晨巧妙运用了一些特殊记忆方法
    就比如从居民楼疏散出来的人群,基本都是从睡梦中惊醒。
    因此大家在着装方面,会比较随意。
    有些是穿着睡衣,有些甚至光着膀子。
    但是大家都有一个显著特征,那就是穿着拖鞋。
    顾晨一边利用大师级记忆力和观察力,记住这些人的具体特征。
    一边观察这些人脚上穿的鞋子,以确认是否都是穿着拖鞋。
    然而令顾晨欣慰的是,这些疏散的居民,几乎都是清一色拖鞋。
    “停。”见金马家具广场上楼的居民楼,已经没有人下楼之后,顾晨果断叫停的监控画面。
    随后又道:“现场重新将画面倒回去,我要再看一遍。”
    “是倒回刚才的时间吗”何俊超问。
    “没错。”顾晨微微点头。
    这一次,顾晨的观察重点,要从这些疏散的居民身上转移开来,重点观察那些后来的旁观者。
    而另一头,何俊超也是听话照做,继续操作监控画面。
    这一次,顾晨再次要求加快监控的播放进度。
    随着火势的不断加大,周围浓烟滚滚。
    从监控画面中的不同角度,开始出现了不少旁观人群。
    虽然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但是顾晨有注意到这些人的具体穿着,尤其是鞋子。
    和那些疏散的居民一样,出来旁观灭火的群众,大多数都穿着拖鞋。
    可就在人群中,顾晨却忽然发现一名形迹可疑的人员。
    重点在于,这名男子穿着板鞋,从那处小巷出来。
    “停”顾晨再次叫停的监控,赶紧又道:“把时间倒回5分钟,重点在金马家具广场旁边的小巷。”
    “明白。”何俊超听话照做,直接按照顾晨的意思,再次将画面回放5分钟。
    此时此刻,顾晨重点关注的那名黑衣男子,再次出现在画面中。
    男子先是东张西望,确认周围有几名疏散的群众经过时,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见缝插针的钻进人群。
    从动作来看,似乎很随意,看不出任何异样。
    但是这双白色板鞋,还是格外引人注目。
    由于顾晨的先前提醒,因此大家都将目光投向这名黑衣男子。
    卢薇薇也是看出端倪,忙道:“这个黑衣男子,他脚上穿的那双小白鞋,好像跟纵火犯脚上穿的是同款。”
    “没错。”王警官也发现了猫腻,赶紧说道:“所有人都穿着拖鞋,可唯独只有他穿着板鞋,这家伙有点不一般呐。”
    “重点盯住他。”见同事们都有领会自己的意思,顾晨也是赶紧提醒。
    何俊超默默点头,为了能让众人在数量众多的人群当中,准确找到这名穿梭的男子。
    何俊超直接操作鼠标,将这名男子在主屏的踪迹,不断用红线圈出。
    “大家看见没”见男子行踪已经暴露,顾晨直接走到主屏前,也是转过身,面向大家说道:
    “犯罪嫌疑人最后消失的地方,就是金马家具城的这条小巷,而这个人出来的地方,也恰恰是这条小巷,这看起来很凑巧。”
    “而且这个人一直在这附近徘徊,东张西望的,似乎在警惕着什么,随后又回到这个位置,也就是从金马家具城出来的地方。”
    “嗯。”见顾晨开始介绍,王警官也是双手抱胸,点头嗯道:“我们也可以大胆的假设,就是这商场,这个出口,以及这几个门市店,就很有可能是他的停留地点。”
    “从先前的视频画面中,其实我们可以发现,这个犯罪嫌疑人在进入商场之后,他没有拿走任何财物,所以他的犯罪动机并不是图财,很有可能是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
    “对。”卢薇薇也是点头附和,赶紧又道:“而且,这个犯罪嫌疑人对商场附近的摄像头布局非常了解。”
    “我们后来也发现,这个人伪装之后,脱掉了这个外套和假发,当时的身形,跟这名黑衣男子现在的身形就很像。”
    “而且他还穿着同款小白鞋,但是其他人都穿着拖鞋,这区分也太大了。”
    “这这就算找到了”听着众人在那商讨,高瘦见习警也是小声嘀咕,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这些念念碎,也很快被卢薇薇捕捉。
    卢薇薇瞥了眼高瘦见习警,也是没好气道:“所以说,在你们看来很难的事情,只要多用心,其实也很好解决。”
    “就拿刚才这个排查来说吧,你们也知道,几百人的疏散群众,怎么排查难道你们就不会动动脑子,把注意力不要集中在人数上,而要集中在他们的穿着上,尤其是鞋子上。”
    “我懂了,卢师姐,受教了。”
    高瘦见习警被怼得一脸尴尬。
    心说这顿批评也值了。
    要知道,上次顾晨来到这里,也是将几人批评一番,那是因为大家工作草率,将一起非事实划车事件给颠倒黑白。
    而这一次,顾晨用自己的专业,告诉大家,困难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困难吓到。
    而顾晨的这种排查法,也很快出了效果,最起码,大家现在已经从众多人群中,找到了这名嫌疑人。
    顾晨双手抱胸,目光再次盯住屏幕,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人或许是附近的居民,又或者是周围的业主,比如门市店的经营者什么的。”
    “要打听这个人,我们最好是找一些相关搞装修的人员,拿着纵火犯脱掉假发和外套的照片,去跟他们辨认一下。”
    “毕竟知道金马家具广场要拆除监控系统,很显然纵火犯也非常清楚,拆除的时间是几时,这就得跟这帮搞装修的人问个清楚。”
    “而这些搞装修的,多少也应该跟纵火犯打过交的,如果拿给他们去辨认,或许准确率会更高一些。”
    “我同意。”顾晨这边话音刚落,那边的卢薇薇便举手说道:“要说为什么这个纵火犯能够进入金马家具广场,如入无人之境。”
    “那显然是他对金马家具广场的翻修进度非常了解,或许他已经打听清楚,金马家具广场的所有监控系统,会在昨天上午全部拆除。”
    顿了顿,卢薇薇也是在众人面前走上两圈,又道:“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有监控,用的并不是同一条线路,而且还是广角镜头。”
    “但是从之前的情况来看,他完全可能已经跟装修人员沟通过,我们找装修人员问问,或许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那还等什么”王警官有些迫不及待了,赶紧又道:“那什么,何俊超,赶紧加快进度,看看他最终去到哪里”
    “已经是最快了。”何俊超一脸埋怨,也是不由分说道:“最后这个人,还是消失在那条靠着金马家具广场的小巷里。”
    “可以了。”王警官对此表示满意,扭头对顾晨说:“现在出发”
    “现在出发。”顾晨也是道出肯定的口吻。
    调度室内一阵动静,顾晨很快带着刑侦队小组成员,走出大门,直接往大院停车场走去。
    驾车再次来到案发现场,此时已经是上午11点。
    由于金马家具广场遭遇大火,虽然被及时扑灭,而且有烟感喷淋装置的防护,虽然被烧得有些狼狈,但是也并非损毁严重。
    重灾区是那9处着火点,其他地方,则并没有太多损毁。
    但是由于大火让电源中断,也造成了许多安全隐患。
    因此,现场警方已经疏散了那些店铺商家,并且警方在周围拉起警戒线,拒绝任何人再次靠近。
    而顾晨赶到现场的同时,室友丁亮和黄尊龙,已经带着几名辅警,正在根据顾晨发来的图片,已经部分交代信息,开始对周围住户商家展开问询。
    似乎是想抢在顾晨的前头找出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