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第14章 饼子
    章越追出了茅屋,目送兄长的背影浅浅远去,最后终于消失在溪边。
    “舍不得家吧。”老先生笑呵呵地在章越身后言道。
    对于这样的老师,章越心底其实也没多少尊敬,只是点了点头。
    郭学究不以为忤,自言自语:“尧之王天下也,茅茨不翦,采椽不斫。”
    章越这高三大圆满的水平如何听懂郭学究讲什么只知道是说尧当年君临天下时住得也很简陋,也是茅屋而已。
    郭学究对外唤道:“跛奴”
    当下一名一高一低拖着腿走路的男仆走进了屋子,也不答话垂头站那。
    郭学究也不在意道:“带他去右屋,收拾一下,以后他就住此了。”
    跛奴站在章越面前,章越看着他好似几个月不洗的脸,心底也是忐忑。
    就如齐人乞丐有二妻都穷得吃不上饭先生也有仆人世上怪事何其多。
    章越跟着跛奴来至右间的茅屋。
    但见一名少年正在伏案读书,一见章越立即起身行礼。
    章越看了一眼这少年,面貌与郭学究有几分相像,想起妇人那一句林儿,心道莫非是郭学究的儿子不成。
    “你是章越吧,”郭林向章越招呼一声,“以后我我就一并在此同窗读书了。”
    “好吧。”
    章越看见茅屋里十分简陋,连像样的床具都没有,摆下两张竹床,两张杉木桌就几乎没有空地了。
    什么茅茨不翦,采椽不斫。
    他眼下分明是杜甫所言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处境嘛。
    山风扯着裱在窗棂上的破窗纸,发出窸窣细微的响动,章越看着这茅屋的简陋条件一阵无语。
    章越将行囊往竹床上一搁,但听咯吱一声,原来这竹床也如这跛奴般是瘸了腿的。
    看出章越的神色,郭林连忙拿器什给竹床垫脚。
    “为何这床不靠墙,也不齐墙,歪歪扭扭的摆在中间空地,腾到一旁不行吗”章越忍不住发问。
    郭林闻此只是一阵尴笑。
    忙过一阵后,郭林对章越笑了笑道:“起初肯定不比家里,但住两日就惯了,平日都是爹教我读书,现在有个学伴倒好,可以相互切磋请益。你从城里来的学问肯定好,以后我要向你请教才是。”
    “不敢当。”章越闷闷地道。
    傍晚时雷声滚滚,倏地山间下了一场疾雨。雨初时下得极大,混着山间的土腥味飘进了屋中。
    这还真是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这茅草屋果真有些漏雨。郭林异常麻利地拿了几个土盆摆在章越的床的前后左右盛着雨水。
    看到雨线走位精准地避开了床榻落在土盆里,章越终于明白为何自己的竹床要歪歪扭扭地放在中央,面对这一幕他再度失语。
    郭林看着章越在看着出神,提醒道:“你一会去草堂上的水缸用葫芦瓢舀水喝,土盆里的水别喝。”
    你以为我看着土盆是因为口渴吗尼玛
    章越有气无力地道:“多谢师兄了。”
    他对这郭师兄有了初步的评价,很老实,很憨厚,但想必也很无趣。
    不久郭学究的浑家端来两碗热腾腾的稻米粥,分别递给章越,郭林。看着这清汤寡水的粥,不用怀疑这正是章越今日带来的。
    “晚上吃什么”章越随口问了一句。
    “晚上”一旁小口小口喝粥的郭林抬起头,脸上满满的惊讶。
    章越以手掩面,原来一天只吃两顿饭,自己清苦的求学日子果真到来了。
    不过郭学究并未夹扣什么,郭林与自己同吃同住,也是喝这一碗清粥。至于那跛奴,章越看着对方蹲在墙根下喝粥,自己粥里至少还有些东西,而对方粥里都是汤水。
    章越还是搞不明白,郭学究家如此穷了,怎么还养仆役。饭没有吃饱,章越两世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还是第一次尝到饿肚子的滋味。
    山间的雨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方才还是乌云漫天,此刻已云散雨停。章越有些气闷,索性出了屋子下山至溪边散步。
    雨后都是泥土的气息,圆月跃过山巅,透过松林的空隙,在章越头上洒下一身的月华。
    寒凉的溪水反复拍打着滩石,章越看着倒映在溪央的明月,此刻他思绪万千,若是沿着溪一直走,是可以回到县城的家里。
    此时此刻章越有些想家,想兄长以及丘儿,孤寂的感觉涌上心头。趁夜逃回家的念头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但最后章越还是扭头走回了茅屋。
    郭林仍坐在杉木桌上夜读,桌上点了一盏油灯,至于书其实都是产自建阳的竹纸,平日郭林从旁人拿抄录下来写在纸上读。
    章越看了一眼,郭林的字很好看,卷面上没有分毫墨点,心道不愧是念了好几年书的人。
    看到这里,章越对郭学究稍稍有些了信心。
    见章越走到一旁,郭林有些腼腆扭捏。章越明白对方心情,以往自己写作文时,未完稿时也不喜欢别人在旁观看。
    章越走到一旁抬起头屋顶仍是有零星的雨水陆陆续续地砸在土盆里。
    “是了,起夜时可否尿在盆里”
    但见郭林一阵慌乱:“师弟知道了”
    别问我怎么知道,因为哥也是过来人。
    章越笑了两声,然后大字横身一躺,从家里带来的被褥里抽出布被正要盖在身上,却见从被褥里掉出一小袋沉甸甸的东西来。
    章越不动声色,看了一眼郭林。
    见郭林仍心无旁骛地学习,章越背过身去打开布袋子,但见里面是一贯多的钱。
    不用猜也知道是章实留给自己的
    此刻章越眼眶微微有些红,小心将布袋子贴身藏好。
    大山,雨声,松涛,茅屋,孤灯就如此混杂作一处酿成别样的心思,然后他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半夜,章越气呼呼地起床打蚊子,一巴掌的血而反观郭林则睡得十分踏实。
    这山间蚊子是欺生不成尽怼着我咬
    章越憋了一肚子气,走到郭林床头的土盆放了放水,借着月色一看果真有些黄,且骚气十足。章越又去郭林床头床尾翻了翻,边找边自言自语道:“在哪呢在哪呢”
    最后章越真在郭林身上找到了吃剩半块的饼子。
    “就想着你读到半夜,不吃点东西哪里顶饿。”章越说了一句,拿起饼子啃了一口。
    “什么烂饼子,干巴巴的一点味道也没有。”章越三下五除二吃完,肚里火烧火烧的感觉才好了一些。
    次日章越即被朗朗读书声吵醒。
    章越披衣出门看见天刚蒙蒙亮,而草庐里已是坐满了童子。
    郭学究正教授童子口诵经书。
    章越看去,但见郭学究双手负后缓缓踱步,一面拖着木屐一面闭目慢声诵经。
    这木屐拖履之声和着学究抑扬顿挫的诵经声,竟别有一番韵律。草庐下的童子们只有三三两两几个跟着郭学究一起认真诵经。
    有个童子摇头晃脑学着郭学究的样子,惹得一旁童子阵阵发笑。
    郭学究看了一眼,也丝毫不动气,继续诵经。
    章越闻此读书声却驻足片刻,一开始也觉得有些好笑,但随即也觉得很没有意思,踱步离去。
    他信步到处逛逛,但见松林后有一处山坳,山坳里住着百十户人家的样子,更远处则是溪水环绕的农田。
    浦城七山二水一田,田少人多,故而山中再偏僻,但只要地方稍平坦些就有人家。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说得就是这个吧。
    章越坐在大石上双手往头上一枕,仰望天边不由心想,郭学究完全没有师长的样子,无法约束学生,难怪他的学生一个个都不成器,至于这些童子的父母大概也是与我兄长一样心思贪图束修便宜,这才拜在他门下读书。
    如此学上三年,也不过多识几个字,恐怕连篇像样的文章都写不了,更不用说走出这片山了。不过仔细想想作为一名凡夫俗子,住在如此不通世事的乡村,过上一生也没什么不好的。人这一生并不是一定要执着于出人头地的,就似这山间悠闲自在的白云多好。
    但章越仔细想想又有些不甘心。
    章越从石上起身散步下山,村头村尾只有间食铺。章越买了些香甜可口的花糕揣在怀里返回茅屋。
    郭学究教到巳时,时童子已经散去,帮家里务些农活。他来到东屋,来考较章越的学问。
    “先将百家姓背一遍。”郭学究言道。
    这对于读过三年蒙学的章越并不难张口就背。
    整篇背诵后,郭学究指正了几处读音不正之处。
    然后郭学究又考较了千字文。
    章越背诵后,郭学究又问了几个书中典故。章越只能凭原主的记忆作答,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
    郭学究当即与章越仔细讲了文中典故,然后道了一句:“汝虽将文章背得纯熟,但义却不通,但义不通,说来到底是文不通。”
    “你将千字文默上一遍,边写边抄,明日我再来考你如何”
    章越心道,抄书就抄书,哪里有老师与学生商量的道理。
    郭学究见章越答允,即踢着木屐离去。
    章越心道,我是来学经学的,又不是读千字文的,罢了先睡一觉再说。
    说完章越躺在竹床上即呼呼大睡,一觉睡醒已是天黑了。但见郭林已是点灯在桌前苦读。
    “师弟,晚上好”
    “恩师兄你自便”
    天色已暗,三间茅屋里唯独郭林与章越的屋子里点着一盏油灯,可谓奢侈之至。
    章越不由想起一首诗,老去功名意转疏,独骑瘦马取长途。孤村到晓犹灯火,知有人家夜读书。
    这年头除了读书,没有人会在晚上奢侈地盏灯,所以古人也很应景地将助学金称作膏火钱。这也难怪古人为何那么讨厌昼寝了,白天都不去读书,难道非要晚上点灯读书不成这不是糟蹋钱吗
    章越想了想今日功课未毕,拿起一叠竹纸放在桌上与郭林对坐趁着些灯火抄书。
    郭林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弟,昨夜昨夜,我床头的饼子是不是”
    “嗯”章越眉角一抬,继续伏案抄写。
    “师弟,我不是不喊你吃这是我自己攒下体己钱,半夜读书吃个饼子顶饿。我这还有些,今晚咱们”
    章越右手持笔,左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大油纸包朝郭林头上丢去。
    郭林手忙脚乱地接住:“这是什么”
    章越笑了笑:“昨晚起夜我吃了你饼子,今天换我来请”
    郭林神色复杂。
    “那昨夜我床头那盆尿”
    “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