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第九十五章 欲成大树,不与草争
    次日,章越与何七二人差不多时间来至吴府。
    二人见了管事,但见对方已是一脸笑容。
    “两位郎君来了。”
    章越与何七对视一眼,各自行礼道:“管事有礼了。”
    管事开门道:“两位是大郎君的贵客,之前略有怠慢,实在是小老儿招呼不周了。”
    章越有些奇怪。
    但见何七闻言却道:“管事哪的话,我们在此冒昧打扰,给你添了许多麻烦,这才是我们二人过意不去的。”
    管事笑道:“何七郎君真会说话,里面请吧”
    当即二人进屋。
    但见今日里有些不同,二人抄写的桌案旁各放了一个炭盆,用得是无烟炭,且不远处还放了一个铜制香炉。
    “这是”
    何七不由诧异,昨日来还没这待遇。
    管事笑道:“大郎君吩咐了,要好好招呼二位,这些都是我们吴府日常用的。”
    说着管事作揖即是离去还关上了门,竟也不留下盯梢二人。
    章越没有多想将书箱放在桌案上,然后上楼取了书来放在案上,继续昨日的抄录。
    而何七踱步一阵,不由道:“这香是海南的真水沉,一星半点的就值一万钱,此乃上等的好香啊”
    “一万钱,这般贵”
    何七摇了摇头道:“莫要奇怪,这沉水香虽贵重,但在吴家眼底也不过是寻常罢了,人家如此门第用此香倒也合得身份。你大惊小怪被人瞧见了,是要闹笑话的。”
    章越闻言笑道:“谢何兄提点啊,何兄真了得,我只觉得这香煞是好闻,但却连香的名目都不知。”
    何七微微笑了笑道:“那是自然,本朝上至官家,下至普通官宦,皆是爱香成风。你将来若是读书做了官,跨过了这道门槛,自然而然也会知道这些了。弄清楚这些学问可比咱们读经写文章容易多了。”
    章越拱手道:“原来如此,多谢何兄提点了。”
    “不值一提。”
    何七心想,吴家突然提高了对他们二人的待遇,不知是不是看重他们二人
    正在二人说话之间,但听敲门声响起,章越见何七呼吸之间已回到了自己的桌案,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但见两名美婢各用茶盘端着茶碗来至之中。
    何七,章越二人不敢窥视,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
    “多谢,小娘子。”
    章越对当前给自己倒茶的美婢道谢,对方笑着道:“我一个奴婢,如何当得郎君如此称呼呢叫我拂叶好了。”
    章越笑了笑心道,这小姐姐还生得还挺好看的。
    美婢给章越上了茶后又道:“郎君墨干了,若是郎君不嫌弃奴婢手笨,就让奴婢给郎君添水磨墨吧”
    说着也不待章越答允与否,就帮忙给章越磨墨。
    章越鼻尖嗅到女子身上淡淡的馨香与书室内这沉水香混在一处,不由有些恍惚,片刻后定了定神又提笔写字。
    而另一名美婢也是帮何七磨墨添水。
    期间香烧完了。
    章越身旁美婢起身添香,但见对方先将特制的小块炭墼烧透,再放在香炉中,然后用的细香灰把炭墼填埋起来,再在香灰中戳些孔眼。
    另一名美婢在香灰上放上瓷、云母、金钱、银叶、砂片隔火,而香饼放在隔火上,借着灰下炭墼的微火烤焙。
    不久将香芬淡淡地挥发而来。
    两名美婢左右交替,娴熟至极,姿态妍美,可谓久习焚香之事,章越见此心旷神怡的一幕不由心想,有钱人家果真会玩,等将来我也有钱了,绝壁要买几斤来当柴烧。
    章越但见何七与一旁女子闲聊焚香之事,对方口才不凡,又说得头头是道,显示了自己不凡学识。两位美婢不由是频频点头,连章越身旁的美婢也入神倾听。
    章越则没想那么多,继续抄书写字。
    方才何七有一句话说得有道理,若是读书做了官,跨过了这道门槛,自然而然也会弄清这些。这焚香的学问难道比读经写文章还难么
    麋鹿于兴左而目不瞬。
    而章越一旁的美婢听何七言之滔滔,早就频频点头,随即又看了章越一眼心道,这小郎君倒似沉闷了些。
    近午时,但见管事前来道:“大郎君请两位小郎君吃酒。”
    白日吃酒这可行在县学若是抓到学生白日吃酒,是要关讼斋的。
    眼下虽不在县学,但同是县学学生的吴安诗有些知法犯法了。
    章越道:“在下在此已多有打扰,岂敢当大郎君好意。”
    管事闻言则道:“大郎君一番好意,三郎不好推托的。”
    何七已起身道:“也是,三郎,咱们借大郎君宝地抄书,又值大郎君一片盛情相邀,就不推却了吧。”
    当下管事请二人到了一处庭院中。
    但见庭院里遍植寒梅,正值梅花花开时节,万紫千红,真是妖娆好看。
    吴安诗邀二人在面向庭院里开轩处摆下一桌酒席,如此一面赏梅一面吃酒。
    见一桌酒菜极为丰盛,显然是器重之意,何七高兴地道:“以梅下酒大郎君真是雅人”
    吴安诗摆了摆手笑道:“内子好赏梅,这些是她的手笔罢了。咱们借来吃酒就是。”
    章越道:“吴大郎君,在下不善吃酒,可否少饮一些”
    吴安诗笑道:“三郎,看着不似酒量浅薄之状,不过无妨,三郎自便就是。”
    章越松了口气道:“那谢过大郎君。”
    不久自有使女上前给三人添酒夹菜。
    “不敢有劳,我自己动手好了。”章越推托道。
    吴安诗笑道:“三郎哪似七郎这般安之若素,罢了,你即不便由着就是。”
    章越身旁两名婢女欠身笑了笑即退下。
    但见其余几名婢女如穿花蝴蝶般,在桌上夹菜放在二人碗中。章越反正面前几道菜已是够吃了。
    席间少不得章越,何七敬酒,章越几杯之后即停杯不饮,倒是何七与吴安诗喝得投机,你一杯我一杯,少说了两三角酒。
    何七酒量颇好,但也有了几分醉意。
    吴安诗对何七道:“何兄年纪轻轻,已为县学推举至州里,不知可曾婚配”
    何七道:“回禀大郎君,在下不曾婚配。”
    吴安诗笑道:“不是吧,何兄也快二十了吧。”
    何七道:“家父家母对我期许甚高,曾有未高第前不许议亲之语,故而我一直在家苦读,不敢有丝毫分心。”
    “佩服,佩服,但何兄如此岂非身边寂寞,可有粉红佳人解语啊”
    何七认真道:“从未有过此念,我心中只有圣贤之书。文章未成,不敢为家。”
    “那么三郎呢”
    章越放下筷子道:“也不曾,但读论语时读至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素以为绚兮,总不免想过那是多么美好的女子啊”
    何七,吴安诗不免皆笑。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之常情。”吴安诗一句话结束了话题。
    二人吃了酒即回到继续抄书。
    章越酒喝得不多,尚且还好,何七虽喝了碗醒酒汤,却仍是无精打采。
    天黑后,章越何七皆是离去。
    而在吴府屋里,吴安诗,十七娘,范氏一面听着管事的禀告,一面喝茶。
    然后范氏道:“十七妹,你这主意,看似半天也未试出什么”
    十七娘没说话,吴安诗笑道:“我倒是有些弄清十七妹的意思了。”
    “你休打哑谜了。”
    十七娘向管事道:“管事,其余我皆不问,我只问今日章何两位郎君各抄了多少,比昨日相较如何”
    管事道:“章家郎君抄得昨日相仿佛,倒是何家郎君不过抄了三分之一。”
    范氏道:“十七妹,我们试得贤与不贤,你问他们抄书作甚”
    吴安诗道:“十七妹所言就是这个道理,见到红袖添香即夸夸其谈,几杯下肚即以为结交上了我吴家,这样的人又岂能成什么气候。”
    范氏道:“这是十七妹的用意么”
    十七娘道:“嫂嫂,贤与不贤,看不出也听不出。能将事办好,其人即是贤也,若能将事办至极处,其人即是稍有不贤,也是无妨。”
    “一个宰相能安邦治国的必为贤相。这二人以抄书之名而来,连本分事都没办好,其他说再好听也是无用。”
    管事道:“这里是两张纸,分别是他们抄书时我趁着不注意留下的。”
    众人看去但见一篇所抄之字可谓满篇散乱,一笔连着好几个字,简直比狂草还草,实在令人难以入目。
    另一篇所抄之字,从头到尾却一丝不苟,而且字体极端正大方,一眼见了即令人赏心悦目。
    范氏捧了那张字迹好看工整的纸道:“这看来必是章家小郎君所作。”
    管事点了点头道:“主母慧眼。”
    范氏又拿着另一篇字叹道:“这何七哪里是来抄书的,不过是借此作个由头罢了。”
    “倒是这章家小郎君,字如此好看,这非心静到极处写不出来的,倒有些欲成大树,不与草争的意思。”
    “十七妹,你看呢”
    十七娘将这一页纸取来过目道:“这章家郎君的字,师自章伯益,以篆书入楷法,若苦练不懈,十数年之后当有一番成就。”
    “十七妹,此言太过了。”
    十七娘道:“嫂嫂看着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