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一千个技能的我怎么输 > 第4章 狱友海德
    冰冷的铁窗和栅栏。

    地上铺着些许稻草,地砖和墙壁都呈现毫无生气的灰色。

    不远处放着一个木桶,那是如厕用的木桶,因为是处于同一房间,粪便与尿液的气味混合在一起。

    墙壁上用锁链吊着一块木板,似乎就是睡觉用的床,一张黑色的毯子就当是被子了,条件简陋得不行。

    也理所当然,这里不是什么宾馆旅店,而是牢房!

    这里是蛇之国赤练城的牢房……

    至于为什么黎歌会在这种地方。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黎歌在进城的时候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证件跟其他人的证件好像不太一样

    原本他之前在鸟笼里的时候,也听到过宝鸢说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离开过鸟笼了,当时他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但直到自己被抓,黎歌才想到,各种证件之类的东西是会更新换代的。

    自己的证件,早就过期了这就导致了黎歌现在只能被关在牢里。

    警官说没有通行证的凭身份证可以补办通行证但问题就在于黎歌身份证通行证都没有,这就有点问题了。

    根据蛇之国这边的规定,黎歌至少需要被关押七天,在确定身份后才能离开。如果经过比对,黎歌只要不是任何犯罪嫌疑人,那么蛇之国会帮忙补办身份证和通行证。

    这还在黎歌的接受范围内,反正他也没啥要急的事情,先把身份证和通行证解决了也是件好事儿。

    他看着自己手中的这个看起来还挺精致的牌子,皱着眉头满脸不解的样子:“不对啊这不是十二圣兽国通用的牌子吗?应该是十二国统一的啊?就算蛇之国的皇帝改朝换代,那这个通行证不应该变啊,难不成换一个皇帝,通行证就得换一个?”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得多麻烦?每隔几年都要更换通行证,有时候还可能一年要换好几次通行证。

    这个问题,黎歌一个人自然是没办法得到答案,还得找个本地人问过才能知道答案。

    不过既然已经到牢里来了,黎歌也没什么办法毕竟宝鸢并没能给他解决身份的问题,就连通行证都成了古董,自己这下要怎么办?

    宝鸢给自己的钱也不多,接下来的路子有点难走了

    想到这里,黎歌看向自己的左手,左手上的这个纹身并不是单纯的纹身,而是承载了千页图鉴本体的纹身。

    他轻轻一握,意念将千页图鉴唤醒。随后,从周围空气中飘来了无数的奇特粒子,在黎歌手的上方组成了一本厚实的书籍。

    这是一本看上去就相当精致的书,书壳为金属,外表刻印着相当奇异的符号,而这个符号跟黎歌手中这个类似于高音谱号的符号一模一样。

    这就是千页图鉴。

    黎歌翻动着千页图鉴,第一页到第一十二页都是空白,没有任何东西,而到了十三页便冒出来了一张画。

    画上的生物是宝鸢,那是一只鸟,一只相当美丽的鸟,身姿散发着优雅和高贵的气息,鲜红色的眼眸有灵,尽管只是在书上,这一双眼睛也锋锐如刃,像是一直盯着黎歌。

    没错,宝鸢也是在图鉴上的,毕竟她也有魔力,也是诞生于这个世界,在图鉴里也合情合理。

    而在宝鸢之后的页面中,就跟前十二页一样,没有任何资料,因为他还没解锁。

    所以,到目前而言,黎歌只能使用部分宝鸢的能力

    黎歌将图鉴翻到第一十三页,随即轻轻呼唤了一声宝鸢的名字,图鉴上那只鸟顿时亮了,图鉴将宝鸢的力量赋予了黎歌,让黎歌立刻感觉到,自己有额外可以支配的力量。

    他再次心念一动,右手上方忽然冒出了几片紫色的羽毛黎歌一手捏住了羽毛的根部,感受了一下质感。

    羽毛的质感相当的坚硬且锋利,能像是切豆腐一样将地上的砖块切开。

    如果是平时对敌的话,黎歌完全可以借助图鉴的力量直接将这些羽毛像飞镖一样射出去!

    不过现在,黎歌只不过是想试一下羽毛的威力而已。

    他轻轻的用羽毛在旁边的墙壁上划了一个正方形,随后扣了一下,便将这一块墙砖给扣了下来

    在此过程中,黎歌还时不时的回头看自己所在的牢房不是什么重点关注的牢房,所以警官都不怎么管的。

    而黎歌的牢房所在的位置也是比较靠里的,所以相对较安全。

    墙壁不厚,隔壁也是一个牢房。黎歌在把墙砖挪开之后,立刻就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脸。

    那人在见到黎歌的脸后,嘿嘿一笑:“嘿~兄弟!晚上好~”

    “晚上好”黎歌点了点头,没啥表情的回应道。

    他探头在被切开的口子看了看,不禁有些疑惑对面那人见黎歌视线四处瞟,不禁问道:“兄弟你看啥呢?”

    “看这墙为啥这墙这么薄啊?不怕犯人撞开墙逃跑吗?”黎歌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对面那人耸了耸肩,有些好笑的说道:“干嘛要撞墙逃跑。这个牢只用来关押做出违规行为的人,犯罪人员会关押在赤练城城北的大牢里。”

    “哦这只是个看守所啊。”黎歌立刻明白了这个小牢的性质。

    “兄弟,我叫海德,你叫啥?”对面那人凑过来问道。

    “我叫黎歌”

    “兄弟你犯啥事儿了?看你这样,很面生呐,哪儿人啊?”那个叫海德的小伙子很是自来熟,应该是属于比较健谈的那一种类型。

    这种类型的家伙,黎歌倒是不讨厌。正好来这里之后没手机了,晚上也没法玩手机解闷,还能顺带的套点情报出来,于是他便跟对面这小伙子聊了起来。

    黎歌换了个姿势,背靠着墙壁,因为墙壁很薄,而且用的材料也不隔音,所以声音能够传到隔壁的牢房。

    “我啥事儿都没犯,只是没身份证也没通行证,所以暂时被关起来了。”

    海德顿时摆着一副同道中人的模样,从洞口伸手过来说道:“巧了吗不是~我在女澡堂偷窥被抓了,跟你差不多性质。来,握个手~”

    黎歌翻了个白眼,一脸的嫌弃:“艹,这t差远了!得亏你叫海德,做出来的事情居然这么缺德?”

    “诶~什么叫缺德啊,我只是被抓了而已。”

    “意思是你不被抓,这事儿就不缺德吗?”黎歌一瞪眼。

    “意思是我不被抓还有人知道我干了这事儿?”

    “????”

    这一套理论下来,黎歌居然是没办法反驳隔壁那人脸皮也是相当的厚,见黎歌没反驳,嘿嘿一笑,继续跟黎歌聊。

    “诶诶~兄弟,你是身份证和通行证掉了,还是说原本你就是黑户啊?”

    黎歌有些无奈的仰头望天,回应道:“就是黑户啊。怎么?你问这个你是有办法?”

    海德耸了耸肩:“没啊,我只是问问。这我就算有办法也没必要啊,反正你关一周,出去之后能直接补办,没必要我帮忙。”

    “你是真的闲”

    见海德似乎还有继续提问的意思,黎歌感到有些头大这样下去不行的,要是一直让这个家伙掌握主动,那自己还要不要套情报了?

    至此,在海德再次出声之前,黎歌便说道:“你看上去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被关的事情啊?是惯犯?”

    “差不多吧~说实话,被关在这种地方,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也正常。”海德说道。

    黎歌一愣:“你们这种人?”

    “就是社会底层啊。”

    海德忽然又有些感慨的说道:“我出生在普通的家庭,家境不咋地,又没有当守护者的潜质,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只能靠盗窃和打猎才能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

    “你还是个猎人?”黎歌眼睛一亮,“我也想当个猎人,你知道当猎人有什么条件吗?”

    “e怎么说呢至少得去做一个守护者资质鉴定,六十分以上的可以入选守护者,只要能当上守护者,那就相当于是吃国家饭了,铁饭碗!然后是二十分以上的人才能当猎人,二十分以下的只能当后勤。”

    海德如此说道:“当初我可是只差了两分就能当守护者的哦~五十八分要是我家里再有点钱就好了,给考官塞点钱,这两分说不定能给我整上去。”

    真实

    这种相当接地气的说法就让黎歌感到很真实不管到哪个时候基本都是这样,有钱有权的人在绝大部分时候都能得到优待。

    “那守护者资质鉴定要去哪儿考啊?理论还是实操?”黎歌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你哪儿来的野人啊用不着考,就是鉴定你对魔力的适应性,适应性越强分数越高。你就只需要站到一个房间里,然后别人往房间里注入魔力,然后不记得是根据什么理论去了,反正就是能得出一个具体的数据。”

    海德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给说了出来,也丝毫不怀疑黎歌是哪儿来的。

    “不过说实话,守护者的战斗力还真不一定有猎人强。守护者在被选中之后,会送到专门的学校进行培训,理论和实战都有。但猎人就不一样了,虽然猎人在魔力上的天赋比守护者差一些,但其他方面不一定差。”

    “而且猎人常年在野外狩猎魔兽完成任务,很多任务都是很危险的。那些老练的猎人,不管是战斗力还是经验,都绝对远超一般的守护者。毕竟那些守护者又不用做任务,实战也基本都是在随便打打,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刺绪。

    黎歌能够理解,但在听完之后,他也会抛开海德的主观成见来看待一下守护者与猎人。

    很显然,守护者是国家通过特殊的方式选拔出来的,极具天赋的人才,这些人才会经过国家系统性的培训理论知识和实战知识,但在这个国与国之间都较为和平的年代,在这个没什么战争的年代,这些守护者真正上战场的机会很少。也就是理论强,但真正到野外进行实战的时候,经验应该就不如猎人。

    而猎人都是一群虽然天赋不怎么样,但经常执行危险人物的人。他们有着丰富的经验,不管是面对狩猎魔力生物还是执行护送任务,都有着成熟的经验。

    真要双方打起来的话,守护者和猎人之间谁能赢还真不好说。黎歌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的人战斗的方式,所以不好下判断。

    在这被关押的几天时间里,黎歌除了睡觉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跟海德聊天,从海德口中,黎歌也是了解到了不少有关于守护者和猎人的设定。

    其中的内容跟黎歌脑补的差不多,期间还夹杂了无数海德个人的情绪和故事。

    很快,七天的时间便过去了,黎歌和海德都迎来了出狱的这一天。

    这天一大早,黎歌和海德便在一名警官的带领下出了牢房,并带到了一名中年男性的面前

    该男性宛如刀削一般的国字脸,身穿军服,身材健硕。在黎歌和海德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他正在对比两份文件。

    而在黎歌和海德进来之后,他也是放下了文件,看向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