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 一九九 邓布利多的警告
    当学生急急忙忙奔跑到威廉办公室报告的时候,威廉正在研究者诅咒。
    一位六年级的学生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办公室来,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威廉教授…呼,出事了…有人被黑魔法袭击了…”
    “黑魔法?”
    桌子后边的威廉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了,他的课程研究的就是这个,很清楚黑魔法意味着什么。
    绝大多数黑魔法都有一个共性,它造成的伤口极难愈合或者干脆无法愈合。
    虽然事态紧急,但是威廉还是强忍住了立刻跑过去的冲动。
    “什么样的伤口?哪种形态的黑魔法?施法者是几年级学生?”
    说话的同时,威廉迅速拉开自己的抽屉,翻出了自己在闲暇时候配置好的急救药剂——这些玩意娇贵的很,要是放在袋子里成天晃的话连一周都放不住。
    “不知道,教授,”那个孩子摇了摇头,“他们被石化了,就在厨房的门口,像雕塑一样,可那种姿态根本不是石化咒,简直像是——”
    他斟酌着用词,“像是雕塑一样,完全失去了生命迹象。”
    “雕塑?”
    威廉快速思考了下,但这样的描述让他根本找不出准确的诅咒来。
    “算了,先去现场。”
    ——
    当威廉到达现场的时候,学生已经把厨房附近挤满了。
    厨房附近就是赫奇帕奇的休息室,那些赫奇帕奇的学生占据了周围大半的位置。
    “同学们让一让,我需要判断下现场情况,”威廉在后边发出了声音,被魔法扩大的声音加持下,学生们很快为他挤出了一条道路来。
    此刻顾不上客套,威廉急冲冲的就朝着人群最中间走去。
    情况比他想象的还糟糕——一人一幽灵正靠在墙壁上,僵硬且没有生机,如同被风侵蚀了数百年的雕塑一样,看着就有种连石头也死亡的衰败感。
    毫无疑问,这不是普通的石化咒,而是黑魔法。
    ‘不是学生做的,起码不是普通的学生做的。’
    威廉瞬间做出了判断,然后开始从口袋里套出自己的龙皮手套来——并不是什么高档货,但是应对这种场面足够了。
    ‘两双差不多了,再多影响灵活性了。’
    他快速的用魔咒清理了手套,然后戴上它。
    “保持安静!”威廉调头看向所有学生,然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靠在墙面上的学生。
    个子小小的,脸上的表情惶恐,眼睛瞪大,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什么东西把她吓成这样?’
    威廉有些好奇,这孩子开卷考试都能拿倒一,让他记忆尤深,‘我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还说要把黑湖那只巨大鱿鱼烤了,这种级别的吃货,看到什么才会吓成这样子?’
    他观察着塞尔玛倒下的姿势,尝试把她扶正——‘头部向上抬着,她看到的东西一定很高…’
    但是这个推测基本没啥用,塞尔玛简直就像是一年级的学生,这学校除了家养小精灵没有比她更矮的了…
    ‘但是就这个眼神,连表情都来不及变化就中咒了?’
    为了防止推测定型,威廉转身又看向了另外一位受害者。
    ‘胖修士…’
    他不由得抬起手来,试图揉一揉眉心,但是发现自己带着手套,只能作罢——对幽灵还起作用的黑魔法难度极高,他虽然掌握着这样的魔法,但是绝对没凶手熟练。
    ‘快到连幽灵都没反应过来,’他盯着以谈话姿态被石化的胖修士,做着推测,“不,不止,应该是一道瞬发的咒语,瞬间攻击了一位幽灵和一位学生,速度快到学生都来不及喊不出一句话来,威力强大到穿透一位幽灵后还能造成这么恐怖的效果。”
    ‘不得了啊,如果和他正面对上了,哪怕先手我都打不过,不撕卡的情况下也得偷袭加运气好才能结果了对方。’
    威廉迅速做出了自己和施法者的战斗力判断。
    所以,目前最有效的解决方案绝对不是自己处理这件事,而是等待邓布利多的到来。
    “所有学生注意,”威廉再次扩大了声音,威胁起了学生,“各个学院的学生在级长的带领下立刻回到休息室,十五分钟内如果有人还在走廊上乱动,我保证给他关禁闭关到学年末。”
    “回到休息室,没必要,与继承人为敌者,警惕!哈哈,斯莱特林不担心这个!”
    学生堆里传来了嬉笑声,这让威廉不由得把目光投去,看看谁这么嗨。
    斯莱特林的袍子——没错,威廉点了点头,不是格兰芬多的伪装陷害。
    “斯莱特林扣二十分,理由违背紧急集合相关的校规,如果再说什么,去医院刷一个月马桶。”
    威廉轻飘飘的宣布着。
    一个学期各种禁闭加考试带来的威严生效了——这次没有刺头了。
    看到教授玩真的,学生们立刻散开,唯有休息室离的最近的赫奇帕奇还有些担心,磨磨蹭蹭的不肯走——休息室一分钟就到,他们想看看自家学院的学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教授,塞尔玛她是怎么了?”
    假期邀请过威廉用餐的孩子稍微靠近了些,轻声问道。
    “很严重的黑魔法,没法马上解除,解咒药剂很难配置,不过原料充足的话,我倒是可以配置,”吃人嘴短,又是正经事情,威廉也不好意思继续凶巴巴的,挑着能透露的说了些,起码给这群孩子一个定心丸吃。
    不过没有专用药剂只能靠效果强大的解咒魔药来解除这事就不用说了,不过现在也不需要他继续编瞎话了,在这边威廉调查了半天之后,其余的教授也赶过来了。
    ‘怎么这么慢?’
    威廉小声问了句带他过来的学生,“你们先通知了谁?”
    “您和洛哈特教授,教授。”
    在对话的功夫,洛哈特已经在人群中大声喊起来了,“威廉教授,你来了啊,情况怎么样?我在写稿子,差点没听到学生警告,要不是有人从我的窗边走过,我都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赶稿啊…’威廉脸上没有任何反应,他几步迎上了过来的教授们,对着为首的麦格教授说道:
    “事情很严重,我处理不了这个黑魔法,它比我最用心使出的黑魔法还要强力,我掌握的解咒魔法根本不敢动用,那会引起魔法异变的…”
    “学生们呢?”
    麦格教授的表情比往日更加严肃。
    “为让他们回到休息室了,有级长看着他们,除了离得最近的赫奇帕奇,其余学院的已经现在都走了。”
    威廉快速回应着教授的问题。
    “那就好,”麦格教授松了口气,“我来看看。”
    她开始检查起被石化的两位受害者来,神情无比专注。
    趁着这个机会,威廉开始回答洛哈特教授的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算了,洛哈特教授,你去试试吧,这样的诅咒我简直闻所未闻…”
    “闻所未闻…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说出了这种话…”斯内普教授嘲讽的语气响起,让威廉一下子明白为啥他在学生中的风评那么差了。
    ‘该死,以前没感觉,这次…’他甚至有种拔出魔杖来展开一场决斗的冲动。
    但是威廉强行忍住了——打不过,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相当明显的认知。
    为了一时之气撕卡完全不理智,威廉更愿意把这玩意用在凶手身上。
    但气还是要出的,虽然他没法子解决这个诅咒,但是他可以打包票,斯内普也解决不了。
    “我赌三张私藏的魔药药方,如果斯内普教授你在今天解开诅咒的话,我双手奉上。”威廉摊开手,“那个诅咒的强度,简直不是人类能释放出来的!”
    “三张药方?虽然无论如何我都会解除诅咒,但是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如果愿意慷慨解囊的话……那也不错。”
    斯内普教授用他特有的慢里斯条的语气说着,几步迈上前去,开始检查起诅咒来。
    ——
    “斯内普教授让我带来的。”
    威廉的办公室内,邓布利多把一张羊皮纸放在了威廉的桌上,“你没见过这样的诅咒吗?”
    “没见过,教授。”
    威廉无视了羊皮纸,一脸认真的回答着——学校进行了排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这不是什么好消息,那么一个强力的近乎非人的黑巫师不知道隐藏在哪里,这让人很不安。
    “不是学生干的,”威廉迟疑的同邓布利多说着,“但教授也不大可能——”
    “哦?”邓布利多脸上出现了好奇。
    “我不知道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炫耀,但是就我目前的感觉,学校内黑魔法水准超过我的人也就那些…”
    威廉小心翼翼的说着自己的猜测,毕竟这玩意怀疑的是本校的教授。
    “说说看吧,只是猜测,威廉教授。”邓布利多鼓励着威廉。
    “麦格教授、弗利维教授、斯内普教授、还有洛哈特教授,还有…”
    “还有?”
    “没有了。”
    威廉果断的把邓布利多的名字忘记了。
    “如果是教授们动手的话,那么显然只有这些教授出手才会造成这样的魔法伤害。”
    威廉很有自信,比如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亚当斯教授,如果他释放黑魔法的话,估计连后遗症都留不下…
    “有趣的认知…”邓布利多点点头,犹豫了下,“不过应该不是他们,事实上,那很可能和密室有关。”
    “密室?”
    威廉觉得这个词有点熟悉,然后就想到了看到的那句话。
    “所以密室打开过?”
    “打开过,当年的情况更严重,甚至一位学生因此身亡了…”
    “凶手呢,抓到了没有?”
    “并没有,”邓布利多摇头,“当时也是这样的话,那时候我还不是校长,海格被当成了替罪羊抓了起来,有关密室的消息,到最后也没被证实。”
    “海格?”
    威廉有点诧异——怎么又和海格扯上了。
    “是的,当年海格因此被退学了,”邓布利多点点头,“所以,威廉教授,我希望这次你不要费劲的探索了,更不要和以前一样,找学生来寻找密室了。”
    邓布利多表情严肃,“每个来霍格沃茨上学的孩子应该被保护,密室和那只公鸡不一样,我希望你能约束住那些学生,让他们不要试图在城堡里寻找密室。”
    威廉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邓布利多会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了——并不是顺手给他来送斯内普教授愿赌服输的三张魔药方子,而是让他不要使用学生调查。
    显然邓布利多牢牢记着上次密室出现时候有学生因此身亡的事情,不希望有学生掺和进来。
    “好的,校长,我保证,那些孩子绝对别想从我这得到任何资料,更不会听到任何东西,”威廉认真的回应着,他也不希望这么危险的活有学生掺和进来。
    “我会把那些试图调查的学生好好的关起来的,我这边有足够的禁闭项目让他们去做。”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
    邓布利多很快满意的离开了。
    威廉留在原地,表情严肃起来。
    ‘密室?’
    ‘以前邓布利多任期开放过的密室。’
    他纠结了起来,邓布利多当年没搞定的问题——他真的搞得定?
    ‘可是不做总是有点,’威廉咬着麦秆,“一发干掉两位的黑魔法啊,落在我的身上,肯定躲不过的吧?”
    ‘可是,总不能这么让学生去死吧,上次死了人,然后把海格抓进去…这次,难道要抓我?’
    ‘应该不会,但是石化了好像也是失去身体的控制啊——我的诅咒不会应在上边吧?’
    等等!
    威廉意识到了盲点,他记得邓布利多没当校长的时候,那位黑魔王,汤姆·里德尔在校读书来着!
    ‘密室没搞清楚,但是我觉得有那个本事和密室相关的肯定是你了!’
    他快速的来到自己的卧室,翻出资料来。
    ‘汤姆·里德尔,在校期间,还应该是高年级。’
    找到了!
    特殊贡献奖!
    再查海格的!
    海格退学是同一年!
    那个特殊贡献奖,怕不是抓海格给的!
    就是不是黑魔王打开的密室,也是黑魔王参与了行动!
    谋杀啊…威廉吸了口气。
    ‘得问问幽灵了,他们应该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死掉了学生的。’
    威廉笑了起来,“对黑魔王有偏见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起码大部分时间能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