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九章 唐人街
    铅青的雨幕溅起丝丝水花,地上积水倒映霓虹灯闪烁的光芒,一道身影从旁快步走过,带起一圈涟漪。

    王如虎看了看周围挂着的店铺名字全是英文,回忆了好半响,才隐隐约约感觉出这些英文所包含的含义。

    推开附近一间还未关门的店铺,老板正戴着耳机在柜台后面一边翻看杂志,一边摇头晃脑的听着音乐。

    忽然视线阴了阴,抬起头时,冰凉的水汽扑面而来,王如虎已经矗在他面前。

    要做什么?”那老板是个白人,有些瘦小,看着墨镜下面无表情的脸孔,吞了唾沫,本能的伸手去抽屉拿钱。

    王如虎扫过柜台,抓过笔直,记着哈罗德在车上说过的地址发音,写下芝加哥单词,给对方看,因为发音的不准确,或者对地名记忆并不深刻,写的词汇字母部分不准确,让这家店老板琢磨了好一阵,才弄清楚是芝加哥。

    看着面前如山般的东方人仔细端详一阵,以为不能开口说话,蹲去柜台下面四处翻找了一通,可惜没找到要找的,起身摊开手耸耸肩膀。

    “很抱歉,我也很想帮你,但我没去过芝加哥,店里没有地图,或许你可以去外面街上的电话亭,哪里或许能找到米国全州地图,上面应该会有标注重要的州城市。”

    那边,王如虎没有为难他,只是点了下头,折好写有芝加哥的纸张,揣去怀里,推门出去,距离店门二十多米,正好有电话亭。

    哗哗——

    淅淅沥沥的雨声里,铮亮新潮的皮鞋迈开,踩着一滩滩积水,冒雨过去拉开门,里面挂着的座机一侧,有两本册簿,一张应该是该州居民住址和电话,另一本展开,全是花花绿绿的线条勾勒出的地图。

    “芝加哥”

    王如虎依照那家店老板重新罗列出的单词,目光飞快扫过一个个城市的名字,此时,刚才还感激的那家卖音乐专辑的店铺内,瘦小的老板靠在橱窗偷瞧外面电话亭里翻动册簿的身影,掏出手机,拨下一串号码。

    “我发现一个可疑的人,一个东方人,怀疑他是偷渡客,正在蒂顿瀑布公寓附近的电话亭”

    报完地址,那人小心店门反锁上,又看了看外面蒙蒙水汽,溜回柜台那边,不久,闪烁警灯的车辆驶过外面,闪烁的红蓝照过电话亭时,王如虎抬了抬脸,一辆警车缓缓停去街边,有穿着制服的两人下来。

    嘶——

    王如虎直接撕下上面还没查过的地图,推开门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过去,后面下车的一黑一白两个不同肤色的警察,按着腰间的枪柄,跟了上去。

    “嘿,停下!”

    “再走,我们要开枪了!”

    奔跑间,白人警察偏过头看去黑肤色的搭档,“这是我的词。”

    就在两人话语里,追去的前方,王如虎闪身冲进一栋房屋背后,扫过前面封堵的铁网,纵身一跃,蹬在一侧墙头,左右横挪两下,单手攀去二楼阳台,听到动静的主人家出来,被王如虎伸手一把推回屋里,踩着阳台石栏,唰的投去下方铁网外。

    追来的两个警察,气喘吁吁的附着墙壁,看着四五米高的铁网,以及那边消失在雨幕里的身影,伸手试着攀爬了一下铁网,‘嘶!’的轻呼,黑人警察捂着流血的指头又笨拙的退回来,肥厚的双唇呢喃。

    “过不去,这怎么过去的”

    白人警察朝两侧打量,高高的院墙上,还有相差将近一米的阳台,就算借阳台跳过铁网中间还差了四五米,收回不可思议的眼光看去搭档,有些无法相信。

    “华国功夫,哈?”

    远去雨中安静的小镇,淅淅沥沥的雨幕里之中,王如虎抹去脸上水渍,看着前水汽蒙蒙的公路,大手罩着地图边走边筛选上面的城市名称,终于在第三张地图上寻到芝加哥的名字,再看自己所在的位置,瞬间感觉有些头大。

    要穿过四个州,八个城市才能到达位于休伦湖西南岸的芝加哥。

    “突然有些想念塔贡监狱那张床了还有哈罗德的那张嘴。”

    呲了呲牙,王如虎目光穿过雨帘辨别了要走的公路,折好地图,深吸了一口气,迈开脚,鞋底落下的一瞬,混泥土地面顿时裂开,身形唰的拖出一道残影,全速狂奔起来。

    当然,也不可能全程跑到芝加哥,一口气跑出一百多公里后,鞋底都磨的只剩一层薄薄的胶底,冒着烟只感一阵烫脚。

    看到路牌写着刘易斯堡的地方,就在空旷的路边一颗树下休息,偶尔遇上大货车,趁着车头过去,追在后面跳上车尾扒着,到岔路后,再跳下接着自己规划的路线继续前行。

    晚上凑合着野外对付一宿,若是看到乡镇,就偷偷溜进旅馆,‘取巧’推开窗户锁,进去舒服的洗一个澡,再睡上一觉,他也不是没想过去取钱,可哈罗德给他的那张卡密码根本就错的。

    “有机会再见他,非得揍上一顿。”

    拍了拍手里的卡,王如虎直接一脚踢飞路边一块石头,落去前面远方,在路边弹跳几下,飞去一侧缓坡荒草里。

    “啊~~”

    半米高的荒地草丛,陡然响起女人的叫声,片刻,一个穿桃心短袖,戴鸭舌帽的女人慌慌张张的提上热裤爬上缓坡,眯着眼睛看到徒步走来的身形,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边说边比划。

    “你好,能不能帮一个忙?我的车不小心开到下面去了。”

    待过来的男人走近,看到面容时,容貌俏丽的女孩还是愣了一下,不过反应也快,依旧重复刚才那句,然而,王如虎没理她,他又开不来车,到时候岂不是丢人?

    见这个东方男人不搭理,周围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有车来,女孩急忙跟上,双手合十放在开敞的t恤胸前,用着颇为可怜的语气恳请。

    “拜托,帮帮我,我的假期今天就过完了,晚上必须要赶回芝加哥,否则明天我赶不回公司上班。”

    芝加哥?

    王如虎停下脚步,目光看了眼有些雀斑的女孩,后者以为在看自己,连忙整理了一下仪表,正准备开口,对面的男人径直越过她,跳下缓坡,那边荒草间,一辆敞篷的红色轿车歪斜里面。

    “能开上去吗?”

    女孩也跟着下来站到一旁,堪堪只到王如虎胸口高。后者点点头,摘下墨镜,看了眼那边路沿,抿着嘴唇斟酌片刻,未免太过骇人,双手推去车门,咬牙切齿发力的样子,惹得女孩忽然笑起来。

    “你不会要推”

    话语刚落,金属扭曲的‘吱嘎’声从车上传来,下一秒,就在她视线里,横着的车身缓缓挪动起来,轮胎蹭着泥石、杂草,硬生生被面前东方大汉一点一点的推上缓坡,然后再到公路上。

    “我的上帝,你运气真是太好了”女孩兴奋的挥起手,甚至从车里的皮包里翻出手机,跑去贴近王如虎,对着手机镜头比了一个v的手势。

    “我居然碰上了一个东方大力士,真是非常感谢你。”说着,女孩踮起脚尖,噘起红唇想要亲去,却是怎么也够着,王如虎偏了偏头,疑惑的看着噘嘴的俏脸。

    ‘她想用这个做回报?那我还怎么去芝加哥?’

    岂能让她得逞!

    想着,王如虎双手把住女孩肩膀,将她推开,从怀里掏出地图,指了指芝加哥。原本有些尴尬的女孩大抵明白什么意思,扶着车尾迈着裸露的细腰拉开车门,甩了甩手中的钥匙。

    “那还等什么,走吧,好心的东方大力士,让我们今晚来一次狂野公路之旅。”

    说着,朝坐进副驾的王如虎忽然撩起体恤,露出胸前一对白皙,飞快又遮掩回去,哈哈大笑着扭动钥匙发动轿车。

    嗡!

    踩下油门,迅速离开路边,沿着公路飞驰起来。

    “我叫琳达!很高兴认识你!”

    风声呼啸,名叫琳达的女孩高声呼喊,声音随着风飘去身后的公路远方,一头散开的褐色长发向后飞舞半空,一路上,她从未见过王如虎说过半句话,以为有残疾,话语索性更加没有顾忌,一边开着快车,一边抽起大嘛。

    说着说着,却是哭了出来,听她话语,王如虎这才明白女孩这趟假期,其实是去华盛顿看望男友,结果才发现被劈腿了,干脆将自己攒的前一口气花光,买了这辆自己心想了很久的轿车,当做送给自己的礼物,可并不是经常开车,又在车上抽大嘛,结果就是刚才的一幕。

    夜色渐渐降下,进入芝加哥市区已经是九点过,繁密的城市灯景里,红色轿车缓缓停去附近,琳达接过旁边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哭花了的眼妆,吸了两下鼻子。

    “其实,我是第一次抽以后都不会了,也不会伤心。”

    转过头看去准备下车的王如虎,“嘿,东方大力士,我知道你是偷渡来的但我不会告诉警察,有句话叮嘱你,见到警察第一时间将手放在他们看得到的地方,还有你应该先去唐人街,走过前面路口就到了,那里有你的同伴,会给你一些照应,让你适应这里的生活。”

    女孩并没急着离开,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的打算,竖起拇指比了比。

    “还有欢迎来到米国!”

    说完,踩下油门,打着方向驶去前方车流,王如虎站在原地看着消失车尾灯,目光偏去周围街口。

    “唐人街”

    浓密的胡须间呢喃一声,循着刚才女孩指引的方向,走去前面一条街道,籍着辉煌的城市灯光,一座高高的蓝底金字的牌坊立在长街尽头,是热气腾腾与喧嚣嘈杂混在一起。

    写有‘唐人街’三字的牌坊檐角两侧,摇曳的大红灯笼,莫名的让他感觉一丝温馨,和熟悉。

    毕竟我是华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