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十六章 狂暴之夜求月票、求打赏
    密集枪声惊响黑夜的刹那,四方独栋洋楼纷纷亮起了灯光。
    栖息树梢的鸟儿,扑着翅膀惊慌四散,冲去夜色之中,四下亮有灯光的洋楼,不少人惊恐的望着远处那栋有火舌喷吐的建筑,好奇的人推开窗扇,拿出手机拍摄,顷刻就被穿着睡衣的妻子拉了回去;也有身影拨通了电话,脸色苍白的躲在衣柜里报警,瑟瑟发抖不敢出去,生怕被流弹击中。
    远处洋楼,声音消弭黑暗里。
    庭院树梢的身影跳下,对着肩头的通讯问起里面情况,呼哧呼哧的信号声里,隐约听到,一句东方的话语。
    “你们这帮家伙”
    这声音好耳熟
    那人下意识的望去上方二楼,稀碎的落地窗框,还有残留的玻璃滑落,噼里啪啦摔在地上,一片狼藉的大厅里,血腥味弥漫,穿着风衣的光头男人回过头,视线之中的两个手下陡然喊了声:“他还没死”
    光头男人抬手举枪,两个刚刚转身的手下,脚脖一紧,齐齐被抽倒在地,翻倒的沙发轰然一声巨响,掀到半空四分五裂溅射开去,遮蔽了他视线,下一秒,响起几声骨骼破碎的声音,倒下两个手下脑袋呈一百八十度转到了后背。
    飘飘洒落的棉絮、布垫残骸里,身材高大的人影,拖着脑袋扁瘪的尸体,渐渐显出清晰的轮廓,斑驳血迹的身形,皮衣不时响起嘶拉的碎裂声,露出八道腹肌、两肋鲨鱼线,沾着血迹的胸膛上,高耸的肌肉蠕动,密密麻麻的血洞,推出一颗颗橙黄的弹头,随着脚步踏过一地狼藉,响起接连不断的金属落地声,浓密的胡须间,也落下后面的话语。
    “你们这家伙,真是想死想疯了。”
    王如虎目光尽是凶煞之气,低哑的话语出口,各处房间响起脚步声,收集资料的另外五人听到动静赶来,光头男人侧脸嘶吼:“不要过来,带上资料离开。”
    余光里,那边魁梧的轮廓陡然挥臂,光头本能侧步,飞来的尸体砸在一旁的墙壁的刹那,惊骇的视线里,倒映的是,那边的男人脚下,木质的地板碎裂崩飞,身形唰的一下拉出残影,脚步狂奔,朝赶来的五人轰然冲出,斑驳血迹的手臂猛地抬起,五指张开按去最近的一人。
    虎式冲锋
    几乎半息之间,五指、掌心触及戴着护目镜的一个黑人脸上,瞬间扣紧,王如虎陡然一声:“喝啊”的暴喝,强壮的身体撞在对方身上,犹如一辆战车推着对方,拖出一连串抓握的残影,轰的撞去后方的墙壁,烟尘炸开,泥灰、碎砖飞溅四射,打在附近人的身上,如遭重击,捂着受伤的部位,疼的冷汗渗出毛孔。
    光头男人举着武器看着弥漫灰尘的窟窿,手臂都在发抖,他想骂上帝了,这他娘哪里是人类才有的力量,扣下扳机,朝烟尘射去一颗子弹,朝那边或受伤或惊骇出神的五人吼去一声。
    “撤退”
    见他们还没动,光头一咬牙转身跑向楼梯口,落下第二步,弥漫的尘埃陡然抚动,一道黑影冲出,卷着尘粒猛地挥出一拳。
    防弹衣撕裂纷飞,血光、骨骼刹那间冲天而起,硕大的拳头硬生生打穿人的身体,推出几步轰的抵在光头前方的墙面,后者头皮发麻,下意识的斜身侧倒地板,翻滚出去,转动的视线之中,王如虎拨开串在臂膀的尸体,仿如失控的机械般,疯狂攻去其余四人。
    狂暴杀戮
    撞去持枪格挡的队员,连人带枪撞的碎裂,抵在墙壁砸出一道人形的窟窿,粗壮的手臂一曲抓着指来的枪口将第二人拉过来,夹在臂弯用劲一拧,颈脖啪咔脆响,转去后背。
    呯
    有枪声响起,王如虎身形滞了一下,垂着眼帘毫不在意胸膛多出的两道弹孔,挥开的双臂犹如两根石柱,砸去开枪的两人,一人向后堪堪躲开,擦着鼻尖过去的拳头砸在旁边墙壁。
    就听轰的一声。
    正面墙都亮向内凹陷,印出深深的拳印,那边躲开的队员还未来得及喘气,第二下右拳扫来,砸在他头盔,整个人直接横飞出去,半空翻转数圈才落地。
    客厅风声呼啸,挥开的拳力触物既崩,三面墙壁全是一道道砸出的窟窿,最后一人黝黑的肤色都有些变色,抱着枪两股战战,顷刻,发出“啊”的尖叫,转身就逃,然而,狂奔的身影拉近距离,照着他后背蹬出一脚,身形直接向后曲折,上下身叠在一起,蹭着地方滑去卧房,撞开了门扇。
    “我的上帝。”
    光头男人咽下口水,汗珠顺着额角划过脸颊,看着满屋大大小小的窟窿,风衣下密布一层冷汗。
    他们接到计划,就是拿走某个资料,清除这位哈里斯教授,而接到的信息里,直到对方所在位置,身边常伴的妻子,原以为只是寻常而简单的一次任务,哪里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一个恐怖的东方人。
    通讯器呼哧呼哧的信号声里,光头看着侧脸转身面向而来的王如虎,脸上血色瞬间褪去,沉重的呼吸都在颤抖。
    “啊啊啊”
    恐惧到极致的,他脸上青筋、血管凸起呈出狰狞,嘶吼声里,疯狂扣动扳机,火舌冲出枪口。
    呯呯呯
    子弹打在高大的身躯,溅起一丝血花,王如虎仅仅每次枪声里停滞半秒不到,依旧大步走来。
    咔咔咔
    扣动的扳机响起空膛的声音,光头面色发白,嘶吼着睁大眼睛看着飞快走进的身影,张开手掌抓来,按在了脸上。
    “该死”王如虎冷冷挤出一声。
    单臂将他举过头顶,扬开甩起对方身体划过天花板的一瞬,狠狠掼去地板。
    死亡下压
    轰
    手中圆滚滚的头颅迸裂,红的、白的四溅开来,整个二楼层面伴随巨响,成圆状轰然垮塌,拖着王如虎,以及手中的无头尸体一起落去一楼餐厅。
    呼
    呼呼
    烟尘自周身弥漫扩散,王如虎裸着上身,咬着牙关吞吐粗气,看着手臂虬结的肌肉,迈开脚跨过面前的尸体,走去跟随一起坠下来的仪器,可惜已经毁坏的不成样了。
    嗯
    就在失望起身时,王如虎目光看去仪器一侧,吐出小截纸张,上面是一条条像心电图的波段,密集而古怪。
    呜呜呜
    远方有警笛传来,王如虎一把将它扯下,揣去破烂不成样的裤兜,起身准备离开,看到废墟里已经死去哈里斯教授,抿紧了嘴唇,慢慢过去伸手他眼睛阖上,朝他躬身行了一礼。
    “我帮你报仇了,算是谢你的帮忙。”
    警笛声越发清晰,王如虎直起身看了看外面,走出洋楼,飞快跑动,跳出庭院栅栏,消失在夜幕里。
    他身后的楼里,楼梯背后,侥幸没有上楼的人捂着口鼻,听到外面那人走后,这才敢大口大口的呼吸,外面警笛已在庭院外面街道停下,不敢再去拿资料,转身逃去了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