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十七章 破产了求打赏。
    红蓝闪烁的警灯照亮街道,附近居民看到外面警察反而如临大敌,不让家人随意出去,唯有目睹了全过程的人被叫出问话。
    看着塌陷的二楼,破破烂烂的全景窗,披着毛毯的几个近邻朝做笔录的警察兴奋的描绘刚才看到的画面。
    “噢,天哪,你们没有看到当时的画面喔我忘记了,你们经常最后一个赶到。”
    “警官肯定是恐怖组织他们手里有枪。”
    “这是米国,你刚移民的吗谁家没有枪”
    “警官,这栋住的是哈里斯,听说他是芝加哥的教授匪徒怎么盯上他了,我趴在窗后看到了,好几个咦,怎么那些匪徒被抬出来。”
    汪汪汪汪汪
    庭院狗舍,拉布拉多崩着铁链看着一帮陌生人进出院里院外朝他们狂吠,不时抬出的担架,遮盖的白布渗出斑斑血迹,传出血腥味,附近路过的警察掏出手帕捂住口鼻,将脸撇去一边。
    也有穿着便装的身影走来,揭开白布,看了眼里面血肉模糊的尸体,挥手让医务人员抬走。
    “李”
    白人男子三十多岁,亦如西方人种,多络腮胡,不过剔的干净,整个人看去有几分儒雅,他唤去的方向,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正与几个目击者交谈,听到唤他的话语,俊朗的亚洲面孔勾起迷人的微笑,颇有风度的朝目击者点头告罪离开。
    叫李的青年,走到白人警察身旁。
    “什么事探长”
    “一起进去看看。”
    进出的门厅,两人一前一后进去,整个餐厅被上一层的水泥顶砸的扁平,几个警察戴着手套小心翼翼的收集证物。
    拍照的闪光灯里,走上二楼客厅的两人,看着满墙的拳印,还有破开窟窿的墙壁,门外轻松的表情,渐渐凝固,伸手抹去墙上深陷的拳印,与他手比较了一下,只感头皮发麻。
    “比我的还大”
    “这些袭击者,难以想象他们遭受什么样的攻击。”一旁的李面色凝重,视线扫过周围,从了解的事态来看,这帮匪徒冲进哈里斯教授的家,应该是遭遇到了第三方的袭击。
    “哈里斯教授是穿着睡衣,说明他并未睡觉,客厅还亮着灯,还有下面餐厅破坏的仪器,说明有人拜访过教授,这个时候匪徒的袭击也跟着来了。”
    看着周围拳印和血迹的探长偏过头来,露出赞许的目光。
    “说的没错,你进步很快。”
    叫李的青年,只是笑笑没有回应,随意走去四周,目光落去清理现场的警察手中塑料袋,看到里面的硬盘,还有其他绘制精密设计图案的稿件,不露神色的转去其他方向。
    “探长,想要找这个人应该并不难,排查周围摄像头外,还可以”
    青年目光看着地上一张写满英语词汇的纸上,“还可以去芝加哥大学查一查,有没有外来者,看样子还是不同英语的外国人。”
    “不了。”
    那探长从非人破坏的四周收回视线,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汗渍,挤出笑容。
    “这件事,已经超出我们的范围,或许有其他部门会来接手,我们从旁协助就行了。”
    说着,捶了捶青年肩头,错开走去楼下,脸上笑容收敛下去,嚅着嘴唇暗骂。
    查下去该死,我才给女儿过完十岁的生日,还不想那么短命,这种破坏力,人能做到不如回家洗个澡,搂着妻子好好睡上一觉,享受生活。
    下楼走出房门,站在檐下点上一支烟抽了口,看着路边闪烁的警灯,吐出袅绕的烟气。
    但愿那家伙,不要再惹是生非,当然虽然这不可能。
    望去的夜色里,城市的另一个方向,飞纵的身影踩着墙头狂奔,片刻,降去附近幽暗的巷子,惊醒瞌睡的流浪汉,刚一抬头,就被伸来的大手按回去。
    王如虎忍着皮上无数创口带来的撕裂疼痛,快步走出巷口,看了眼对面大街闪烁霓虹灯光的俱乐部外排起的长龙,周围花枝招展的女孩等着入场,也有西装革履的帅哥与她们闲聊。
    有人看到走出巷口裸露上身的高大身形,吹出一声口哨。
    “嗨,伙计,你可真够酷的。”
    “他身材真棒”
    聚拢的女孩们也纷纷发出喊叫,然而,走去路灯光芒范围,走过的身形,满是鲜血,还有密密麻麻的弹孔,一片说笑的声音瞬间安静,目瞪口呆的目送着对方迅速远去。
    远去背后的安静,王如虎脚步飞快穿梭过一条条街道,靠近唐人街时,身上的鲜血已经止住,捡着人少的巷子过去,附近朦胧的灯光,还有站街的流莺衣着各异,露着性感不时勾动手指引诱他去玩耍。
    王如虎哪里心情理会,何况这方面失忆以来,也得亏他心性坚定,才从未有过。
    回到租住的那片楼下,楼里的人已经睡下,王如虎回到三楼租住的房间,推开门进去,哈罗德穿着一身睡袍,盘坐在他床上,精致的敷着面膜。
    “这么晚才回来,你”
    陡然看到满身是血的王如虎进来,一头扑去床上,哈罗德吓得面膜都掉去地上,跳起来先去把门关上,转过身抵着门板,睁大眼睛。
    “你被加特林打了”
    “加特林那个我可能抵不住”王如虎摸去床头,还有剩下的半罐啤酒淋去身上,感受着疼痛,靠去床头的墙壁,闭上眼睛,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对方。
    “我去哈里斯教授,治疗失忆突然来了一伙身份不明的人杀了他,像是要取他什么资料我跟他们打了起来,应该还有漏网逃走的这是临走时,从那部仪器里找到的。”
    那边,哈罗德没看王如虎手里的撕下来的半截打印纸,眼神有些疑惑,“哈里斯我没跟你说过哈里斯啊。”
    顿时一拍脑门,手叉去腰,不争气的来回走动。
    “我说的是哈勒斯hares,不是哈里斯harris,我的神人都搞错了,哈勒斯是芝加哥洛约拉大学的高级教授”
    “”
    无语的摊手走动的哈罗德对视两眼,王如虎无语的将目光偏开,“好吧是我听错了。”
    “对了,那张银行卡呢你这样打来打去,放在你身上不安全。”
    哈罗德想起这事,急忙过去摸去王如虎裤兜,摸到两个重叠的硬物,掏出时,一枚拇指大小的芯片落去被子上,王如虎皱起眉头,伸手拿起的同时,一旁的哈罗德眼神呆滞,双唇上下微微抖动。
    他手里,银行卡正中是圆圆的孔洞,喃喃自语。
    “完了我破产了破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