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二十五章 神秘三更,继续求票求打赏
    阳光升去云间,照拂的城市另一端,某个安静的大楼,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棂照去凌乱的办公桌。
    烟头架在烟灰缸,青烟徐徐,随后被伸来的手拿过,放去干涸的唇间吸上一口。
    吵杂的芝加哥警局,探长弗雷德吐出烟雾,看着桌上铺开的一张张今早拍回来的现场照片,以及几具不成样的尸体。
    不久,又将它们叠在一起放去档案袋里,夹着指间的烟头,使劲搓了一搓脸。
    “李”
    阳光照着男人疲惫的脸庞,对于发生的案件,他更加对身边当做学生看待的亚裔青年,所做的事感到痛苦。
    “我把你当做学生”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虽然他隐隐已经猜出对方的身份,可想起那个年轻的人笑容,还是无法释怀,毕竟带在身边一年,做了一年的搭档,不像其他警员,有肤色歧视,是真正将对方当做一个合格警察来培养,是投入感情的。
    做为刑案组重要成员,他又不能不管。
    警局嘈杂而喧闹,被逮捕的人坐在长椅等候问话,依旧硬着脖子与警察争吵,巨大的噪音让弗雷德嘭的一拳砸响桌面,起身过去,将伸长脖子朝一个女警挑衅的黑人拉过来,照着对方脸上呼去一拳。
    “狗娘养的就是你们这帮黑人,才让这座城市,犯罪率居高不下”
    连打带拽,拉着对方掀去旁边一张办案的方桌,笔筒、资料哗啦推开,弗雷德手肘压着对方脖子,他脸显出愤怒的狰狞,颈脖间都鼓起青筋,大声嘶吼引得周围警员、罪犯愕然的望来。
    被压着的黑人罪犯,被反扣着是双手,满脸通红的挣扎喊叫。
    “我能不呼吸警官,我不能呼吸了。”
    “那就闭上嘴”
    弗雷德又是一通嘶吼,打去几下,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一行穿着西装的人正过来,远远看到的警员,连忙跑到暴怒的男人身边。
    “探长,cia的人来了。”
    话语声里,弗雷德偏过头,有几人走进办公室,为首高鼻梁,尖下巴的白人看也不看那边哀嚎的黑人罪犯,微笑说道:“弗雷德探长,这起案件已经超出芝加哥警方的范围,上面已经让我们接手,麻烦将案件过程,还有一些证物交给我。”
    案件的证物其实并不多,最贵重的东西,已经被李然带走,剩下的不过是一些现场的照片和一些口供。
    那人拍了拍档案袋,轻笑了两声,转身就走。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
    那cia的人回过头来,朝弗雷德扬了扬手指,“弗雷德探长,你被暂时停职了,因为的识人不明,让哈里斯教授的心血白费,回去好好悔过,争取早日重新回到这个位置,或者,降去一级,当个小警员。”
    米国警察系统,对这些联邦探员说不上喜欢,甚至还有不爽,这番讥讽的话,更是引得周围芝加哥警察纷纷露出怒容。
    看着他们远去,一个个骂出声来,甚至将手里的档案、资料砸的嘭嘭作响。
    “这帮鼻孔朝天的家伙,早晚要吃上苦头。”
    “杀死那些暗杀者的人,绝对会打爆他们脑袋的。”
    “我也等着看笑话。”
    “等他们要需要呼叫我们增援,我想我的脚会受伤,去不了。”
    “到时候,我老婆生孩子。”
    吵吵嚷嚷交织耳边,弗雷德看着那群人远去的走廊,摁灭手里的烟头,走去属于自己的那张办公桌,吵杂的话渐小,有人过来安慰,他摆了摆手。
    “不用,就当放一个假期,正好,回去好好陪陪妻子和女儿。”
    收拾起私人物品,从抽屉里取出纸张,上面画着各条线路,从哈里斯到昨晚普顿斯街的案件,做了清晰的规划,他看着上面几条线连去的唐人街,忽然笑了一声,随手将纸投去碎纸机里。
    “现在我可是停职了的探长,没有义务帮助你们。”
    拿着自己的物品跟同僚打过几声招呼,轻松的走出警察大楼,明媚的阳光照来,弗雷德眯了眯眼睛,心情舒畅不少。
    至少李不会落在他手里,而那个神秘人c ia不会去追查,精力肯定会放在李的身上,毕竟东西才是最重要的,死几个暗杀者,不管是cia还是芝加哥警局,都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愿他不会有事。”
    望去的街道上空,白云如絮缓缓飘着,昨夜下过一场雨的缘故,路面湿漉,汽车碾过一滩积水,荡起粼粼波光,街道行人来往,或坐去路边长椅看着手中报纸;牵狗的妇人走在公园,与认识的人微笑打起招呼。
    享受雨后惬意不同,唐人街上,热闹而喧嚣,推销的华人青年,挨着一家家店铺拜访,被拒绝,面带笑容的退出,擦了擦脸上的汗渍,随后走去另一家;搬运煤气罐的劳力蹬着三轮,朝着某栋出租楼里嘶喊,挂着几件内衣的窗户,穿着睡衣的妇人探出头,让他将罐送上来。
    附近龙记茶餐厅里,结账的人离去,店员迎着另一拨客人进来,胖胖的老头招呼两声,提着两袋外卖放去柜台,朝厨房那边吼了一声。
    “阿虎,送外卖,天姿堂的”
    厨房过道上,坐在凳上抱着一通饭大口大口舀去嘴里的大汉,放下蒸饭的木桶,擦了一下胡须沾着的饭粒,出来拿过柜台上的外卖,径直去外面骑上那辆女式自行车,吱嘎吱嘎的链盘摩擦声里,歪歪扭扭的摇响铃铛,按着地址,在一家美容店前停下。
    “你们谁的外卖”
    推开玻璃门,触响门上悬挂的风铃,前面柜台后面,前台是个白人小姑娘,看到进来的高大身影,以及那张胡须浓密、双眼凶戾的面容,连忙放下手机,手足无措的站起来。
    有着不是很熟悉的华语,结结巴巴的问道:“你送外卖”
    “不像吗”
    “像抢”意识到说错话,小姑娘连忙闭上嘴,话语一转:“你稍等,我问问楼上,她们谁点的。”
    有些慌张的抓过一旁座机,问了几声,片刻,里面楼梯渐渐踏踏的下来几个女人,此时正是吃午饭,一窝蜂涌过来,拿过王如虎手里的外卖,不时伸出手在他身上掐、摸几把,哈哈大笑的散去一旁,打开饭盒吃起来。
    “阿虎”
    楼梯间,还有人下来,看到正要出门离开的背影,女人连忙将他叫住,“来这里,也不说看看姐。”
    听到这声音,王如虎哪里不知道是谁,不过有些好奇。
    “兰姐,你就是在这家美容院工作”
    “那当然啦,不说了,我还有个客人,你先忙吧。”女人也不多留他,笑着擦了下脸侧的汗水,让他路上注意安全。
    这个时候虽说午间时间,但手里没做完,还是需要忙,王如虎也明白,点下头,推上自行车还没上去,就听里面啪啦声音摔响。
    嗯
    支开的脚架重新支回去,王如虎回头朝店里望去,大厅两边吃饭的女人也朝里间看了看,捏着筷子让他赶紧离开。
    “没什么好看的,这是常有的事,你快些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