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二十八章 夜色漫漫
    路灯静谧矗立,陡然震动,袅绕的飞蛾惊得飞散出去,不远的篮球架拖着摩擦的呻吟,还在微微摇晃。
    “我还没喊开始”
    黑人主持看着被犹太人拽走的一叠钞票,急的从木箱站起来,那边场地,王如虎抬起脸,目光直直的看过去,胡须舒张,嘴角咧开。
    “呵呵你说什么”
    哈罗德扬了扬那叠钞票,朝木箱上的黑人挑了挑眉角:“我的拳手在问你,刚才说什么,隔得太远,他听不清楚,让你再说一次。”
    看着面前这个犹太人表情,明知道对方在挑衅,可看到对面同样虎视眈眈望来的东方男人,想驱使手下将这两人揍一顿的话,卡在喉间说不出来。
    再与对方眼睛对视,连忙挪开视线,几乎下意识的闭上嘴,身子都抖了一下,刚才暴喝的气势瞬间缩了回去。
    “走吧。”
    王如虎看了看鸦雀无声的四周,招呼那边哈罗德离开,后者拿着钞票朝周围做了几个飞吻,一瘸一拐兴奋的跟在后面走出这片破旧的街区,指尖沾了沾口水,熟练的清点起这叠美刀。
    “五千四这四百算作我讨教还价的口舌费。”
    哈罗德抽出那四张还没挥舞两下,就被王如虎一把夺了过去,干脆的揣进衣兜里。
    “想都别想,这四百等会儿去超市买些酒、面包、水果,叫上楼里的那些姐妹,还有龙叔,请她们一起吃。”
    “为什么”
    “应该是叫人情吧。”王如虎也并不清楚,但看龙叔有时候就是这么做的,明明嘴臭的紧,可周围商家,还有邻居都跟他关系不错,老头子说,这叫人情世故,让他多学学,往后总是要用上的。
    哈罗德摩挲这下把那撮小短须,琢磨着话里的意思,“其实就是平日用些小恩惠,让别人对你友善,以后能换取更大的利益,是这个意思,对吗”
    “怎么感觉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味了。”
    “我是商人嘛。对了,那黑胖子死了”
    “你觉得呢”
    “应该死了你下手,我还不知道吗噢,我的虎爷爷,刚才那一招实在太帅了,塔贡监狱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用过”
    “用不上。”
    “为什么这里的人很强”
    “很弱,比监狱里那些拳手弱太多了。”王如虎回头望去背后已很远了的街区,低头看了看手掌,声音很轻。
    “希望之后能有强一点的。”
    之后,躲开街上一辆巡逻的警车,两人回到唐人街,在附近一家超市挑挑选选一通,出来时,手里拎满了大大小小的塑料袋,有华国的卤制零食、糖果、水果,王如虎肩头甚至还抗了一箱啤酒。
    走进租住的楼里,还没睡下的女人见到两人带着这么多东西回来,依着护栏打趣是不是请她们吃。
    “就是请大家的”王如虎将一箱啤酒放下,朝楼上大声喊了声,二楼上已经睡下了的女人也都纷纷起床,这几日已经熟悉,又是对方请客,平日节省不舍得吃,这下哪有不吃的道理,穿着睡衣,随意披了件外套叫上相熟的赶下楼来。
    李兰也披了一件单衣下来,看到从店里搬着桌椅摆放的王如虎,靠过去扯了扯男人的衣角。
    “阿虎,你哪来的钱莫不要去做坏事啊。”
    “随便拿,最好把酒也喝了。”
    放下桌子,王如虎招呼了一帮女人随意拿来吃,正要回答李兰,另一栋楼的龙叔依旧一身背心,挺着大肚子,踩着人字拖过来,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
    “阿虎,你这是发达了啊,这么豪。”
    “没有的事,就是小赚了几百块。”打黑拳这事,王如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们,暂时找了理由搪塞过去。
    “平日大伙也挺照顾的,就想着花一点钱,给大家买点东西吃。”
    老头拉开啤酒罐,摇着蒲扇,脸上眉开眼笑,眼睛却是不停的在桌子周围的女人睡衣上猛瞅,眼睛都不待眨一下。
    “学会开窍了是好事,下次多买点,龙叔受得起的天天这样就更好了。”
    清清冷冷的租住楼下,一罐罐啤酒拉开挑出酒沫,喝了酒的女人,脸颊绯红,跑去店里搬了椅子出来围在一起喝酒说笑,聊起平日工作的事,受委屈的,含着眼泪骂起了老板,引得其他女人跟着附和;龙叔拉着哈罗德坐在旁边,不时敬了一下,便转过头,看着女人们裙下白皙的小腿。
    气氛热烈之中,李兰拿着一袋鸡翅,看着那边和犹太人说话喝酒的身影,心里还是有些担忧,过去叫了声“阿虎。”随即走去楼下的石阶。
    王如虎见她表情,大抵猜出心里想什么,拿着一罐啤酒,干脆的坐去石阶。
    “兰姐,你担心我这钱”
    “是不是去赌了”
    “没有。”
    其实打拳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伸手拉一下女人,让她在旁边坐下:“我这是靠双手挣来了。”
    在李兰面前晃了晃右手,女人眼里全是疑惑,拳眼上满是厚厚的老茧,顿时明白那句话里的意思,心脏像是被人捏了一下,本能的抓去男人的手臂,摸到的肌肉跟石头一般硬,根本捏不住,直接滑了下来。
    “阿虎你这是去打拳了”
    “你看我这体格,不去打拳岂不是可惜了”
    王如虎笑了一下,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是真把他当弟了,不然白天的时候,也不会第一时间冲上来将自己挡在身后。
    喝了一口啤酒,忽然又笑了一声,“兰姐,往后你不用担心白天那个黑人再找你麻烦了。”
    “你打他了”
    李兰原本对打拳还有抵触,听到这话,微微张开嘴惊讶的一把抓住王如虎,“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那个黑佬可惨的多。”
    “有多惨”听到欺负过自己的黑大个儿被揍,女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摔的跟乌龟一样,恐怕往后都不敢来唐人街了。”
    “哈哈哈”
    李兰想起那个高高胖胖的黑人摔成乌龟一样是什么画面,笑的前仰后合,拉扯到伤口,疼的捂着淤青的嘴角还有红肿的脸颊,拿手轻打一下旁边的男人。
    “别逗我笑,很疼的。”
    王如虎仍由她打,捏着啤酒罐仰头喝了不灌,那个黑人其实已经被他打死了,只是不想当着女人的面说出来,毕竟这个女人当自己是弟弟,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就在今天杀过人。
    “后来呢那黑鬼怎么说是不是很怕你”
    笑过后,李兰又忍不住打听,想知道那黑鬼吃瘪的样子,王如虎编了一些对方窘迫的话应付过去,过得一阵,忽然开口。
    “兰姐,唔我刚来的时候,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又是请我喝酒,又是给我煮饭。”
    那边,女人笑容渐收敛下来,双手拿着那袋鸡爪夹去大腿,抿着嘴唇看着前面一拨人嬉笑怒骂,脸上又慢慢浮起笑。
    “姐说一句话,你别生气其实,第一眼看到,是想由个靠山,你那么魁梧,肯定没人轻易敢惹你后来,我真想过把你当弟弟的,我好几年没回过家了,身边没有亲人,快过年的前一个月,这栋楼就空了,就剩龙叔还有我,想家的时候,打个电话,也是问我赚没赚到钱。”
    李兰声音有些哽咽,吸了吸鼻子,手背揽过眼角,眼睛红红的。
    “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很安稳,很踏实,就想在这里能寻个亲人,往后过年过节,也有个一起吃饺子的”
    说着,女人吸着鼻子转过脸来,红红的眼睛眨了眨,“我包饺子可拿手了,你信不信”
    “我信。”
    王如虎笑起来,伸手一把揽过女人的肩膀,就如弟弟一般将她拉到肩头靠着轻轻拍了拍,“那等到过节的时候,兰姐,可要亲手包给我吃。”
    “嗯。”
    女人抬起脸来,领了领王如虎的衣领,拍去肩头一些灰尘,“我弟一表人才,身材高大魁梧,当姐的要送一份礼物给你,就当是今天你为姐挺身而出的奖励”
    一旁,男人伸手摊开:“拿来。”
    “还没有。”
    看到王如虎一脸错愕的表情,李兰笑的很开心,扒这结实的肩膀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
    “不过,姐已经让隔壁街的许裁缝帮忙做了,一套西装,你穿上一定很好看。”
    说着,挑了挑下巴。
    “但有个条件,穿上的时候,必须先给我看”
    “好”
    王如虎跟着起身,跟她碰了一下拳头,随后过去与大伙一起热闹,那边哈罗德喝的也差不多了,满脸通红的被龙叔拉着划拳,刚学中式拳法并不太会,硬生生被灌了好几罐。
    “噢,我的虎爷爷我感觉我现在也是你们华国人了,龙叔还给我取了一个中文港式的名字。”
    王如虎拉开凳子在旁边坐下:“叫什么”
    什么”
    哈罗德支支吾吾半天,对面的胖老头一拍桌子:“叫道友明,看看,与好友一起,道路通明,多有寓意”
    “好名字。”王如虎也觉得不错,接过李兰打开的一罐啤酒,与两人对碰了一下,又敬去周围的女人们。
    楼道灯火暖黄,照着下方吵吵闹闹的身影,投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