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二十九章 我杀了谁?!
    喧闹的夜色渐渐安静,虫鸣一阵一阵的在角落嘶鸣。
    一帮喝醉酒的女人生拉硬拽王如虎,最后在李兰推搡下,才结伴摇摇晃晃的回去二楼房间,龙叔挺着肚皮,摇摇晃晃的哼起戏曲儿上楼回到房里,拿了一把二胡坐在檐下,对着夜空露出的月牙拉出一首凄惨二胡映月。
    王如虎扛着露出半个屁股的哈罗德回到三楼,踢开他租住的那间房,丢去床上,转身回到属于自己那间,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躺去地上的床铺,枕着后脑,看着窗外渐渐隐去云后的月牙。
    喝过酒,睡意还并不浓,随手摸去床侧,拿过一个包打开,月色照进窗棂,那块硬盘举在手里翻看,怎么也看不出里面的研究资料有那么重要。
    也不知道那个叫李然的小青年怎么样了
    他不明为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甘愿把命搭上,对方为祖国的做法,他始终没有什么感觉。
    难道失忆前,我是一个天性冷漠的人
    那我还是喜欢现在的自己。
    想了想,还是将东西塞回包里,放去床头一侧,脱去外衣,抱着膀子躺下去,辗转几下还是渐渐沉睡过去。
    窗外月光如水,游云拂过清冷,渐渐遮去光芒。
    二胡凄美的声音还在夜里回荡。
    床上入睡的男人,嚅了嚅嘴角,阖上的眼皮下,眸子开始转动,一个月一次的梦境又来了。
    “如虎你练会了吗”
    王如虎陡然睁开眼睛,视野间老山密林,层层薄雾在夜色里弥漫,背对的老人在月下打拳,破破旧旧的褂子在风里抚动,慢腾腾的推出一掌,不远的树梢唰的剧烈摇晃。
    收势,侧身迈出一步,化掌为爪,带起风声,指尖嘭的破开面前的大树,手背青筋鼓涨,猛地向后一拔,有人粗的大树中间断裂,晃着茂密的树笼掀飞,划过夜空月色呼啸而来。
    这边,身形不由控制般,王如虎陡然“喝啊”的大吼,抬手握拳挥出,轰啪的巨响,一拳砸在粗大的树身,枝叶乱颤脱落,圆滚滚的木身偏斜翻滚落去泥地。
    “师父我还要练多久,表弟他杀人坐牢了我要赚钱,把他捞出来”
    王如虎上前一步,脚掌陷进泥里,朝着那边的背影嘶吼:“我要出去赚钱,谁要在这里练那屁的不死功”
    月光透过林隙,照在翻涌的薄雾,月光里的老人缓缓侧过半张脸,目光阴森而诡异。
    “所以,你就在饭菜里下毒,要毒死我”
    枯瘦的脸颊显出幽绿,眼珠仿佛陷入眶里,瞬间在王如虎视线里拉近,将他吞没下去。
    风声吹动床帘,抚去床铺,上面辗转的男人在梦里陡然:“啊”的一声大吼,睁开眼睛,唰的一下翻坐起来。
    不远的一栋楼里,窗户之中,有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吼:“还要不要人睡了,家里没有表啊凌晨三点了,还不消停”
    外面传来暴躁的话语,隔壁像是睡着的人落下床的声响,以及哀嚎两声,让满脸汗渍的王如虎感到踏实许多。
    剧烈喘了几口粗气,一头躺了回去,想着刚刚梦里发生的事,难以入睡了。
    难道是我杀了师父
    那我到底练会了那什么武功了吗
    刀枪不入,算不算可为什么又感觉不出。
    一连串的疑问疯狂的在脑海里闪烁,直到外面鸡笼响起几声嘹亮的啼鸣,才昏昏沉沉的入睡。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哈罗德就过来叫他,起床后,脑袋都在隐隐作痛,不过接下来的事,还是要赚钱为主,这样才能解开失去的记忆,解开困扰自己的梦境。
    随后,冷水冲了一个澡,让自己清醒许多,白天在龙叔的店里帮忙做一些事,也会出去送些外卖,认识唐人街的同胞。
    等到了天色降下,便与哈罗德汇合,一起去找到打黑拳的地方,让王如虎失望的是,根本没有让他能出第二拳的拳手,往往上来基本就一手摔翻,或一拳打倒在地。
    这几天里,他也没打算杀人,毕竟这些拳手跟之前那个黑人赫尔塔不同,没有什么仇怨。
    不过,赫尔塔教导出来的那个弟子托里在见到他连续几个晚上胜利,都没出过第二拳,常常过来请教,要拜王如虎为师,甚至还追到唐人街来。
    每次一登门,龙叔脸色就变得难看,拿着扫帚就将对方打出去,不久,还在门口立了托里的画像,写着不准他进来。
    而哈罗德最近也跑的非常勤,到处联系赛事,比赛完后,将自己关在房里,坐在床上兴奋的一张张数着钞票,只是到了后面,能联系到的这种街区黑拳赛越来越少了,没人愿意跟王如虎打。
    当然,还有一件令王如虎哭笑不得事。
    李兰自从知道打拳的事,每次都会等到两人回来,打听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后来哈罗德一时口快,说了过两天周末要去斯宾斯夜总会参加擂台赛,赢更多的钱,还叫李兰直接去买王如虎赢,有多少压多少。
    对于赌博,女人是拒绝的,不过王如虎要去打擂台,多少是兴奋的,一下班就在唐人街到处拉人,说是到时候给如虎打气加油,为了事先神秘,还有显摆一番的意思,没直接说出来,只是叫人过去,到时候有惊喜。
    甚至还自己做了一个小旗,上面画了一个小脑虎,等到了周末,来的却是不多,只有出租楼里的那帮精心打扮了一番的女人,就连龙叔也特意穿一件短袖花衬衣过来。
    看到闪烁霓虹的灯光,以及里面传出的嗨乐,一个个面面相觑。
    “兰姐,你说的惊喜,不会是阿虎在里面当牛郎,让我们捧场吧”
    “也说不定是脱衣舞。”
    “要是当时候真是这样怎么办要不咱们凑钱一起”
    “你一说为什么我有些激动”
    李兰懒得理她们,看着外面站着的黑衣人,她也从没进过这样的场合,有些胆怯,一想到王如虎已经进去里面,吞了吞口水,挺了挺胸口,朝身后的花枝招展的姐妹们挥了一手。
    “走进去”
    十几双高跟齐齐踏上石阶,走进大门,里面闪烁的灯光下,看着摇摆的人群,微微发愣的女人,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
    龙行正却是被拦了下来,黑衣保安伸手指了指不远,示意让他买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