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三十一章 父子
    听到下一个的话语,周围赌客、观众一片嘘声,没人信他能撑下十几个拳手的轮流进攻。
    “黄皮猴子你能打多久”
    “我买了你输,就要看着你被打趴下”
    等待的拳手席上,多是一些过来赚快钱的,也是不怕生死,听到对方要车轮战,像是受到了蔑视,纷纷站了起来,尤其是一个黄种人,向来都是他们嘲笑蔑视对方,对方就必须受着。
    现在居然反过来了,这还是民主的米国
    就连主持也颇为不爽,下来擂台后,悄悄去买了东方人赢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夜店呐喊嘈杂的气氛之中,围满了的观众、赌客视野里,走上擂台的拳手冲了过去,随后嘭的一声倒飞回来,滚出护栏,重重摔去台下,口鼻冒血沫被人抬走。
    四周,嘶喊的所有人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伸长了脖子,沉默的看着又一个人被抬了下来,仅剩不多的几个拳手坐回凳子上,沉默寡言,脸上神色复杂的看着抬上担架的伤者,有些不安的抖动双脚。
    只有买了东方人赢了的赌客,兴奋的数着倍数,主持说话的声音也都有些颤抖,今晚他差不多赚了两年的钱。
    李兰在人群后面,激动的挥舞小旗,从未见过这种热血喷张的比赛,一帮女人差点尖叫出来。
    “赢了哈哈阿虎又赢了”
    “我买了几美刀,你们算算能赚多少。”
    “今晚我要买酒庆祝”
    “算上我一份,借阿虎的福,哈哈起码赚了五百美刀。”
    大声说话的一帮女人,惹得周围输了钱的赌客心里不爽,可这里有规矩的,只得怒骂两声。
    “这亚洲有点意思,我要收了他”
    维克斯含上一根香烟,有人过来给他点上火,前者指着擂台上高大的东方人,“这才是我想要的人,虽然他是一个亚洲人,那又如何斯宾斯必须要有一个身手高明的拳手,十分内我要他的资料,然后把他签过来”
    “维克斯,你的电话,你父亲来的。”
    正当青年意气风发的吩咐下去,身后一个类似秘书的女人,踩着高跟过来,包臀短裙、金色长发,窈窕的身段令人忍不住多看上几眼。
    维克斯挑了一下她下巴,伸手接过电话回身坐去沙发上,那头沙哑的嗓音响起。
    “回来。”
    青年脸上笑容垮了下来,表情阴沉的将电话丢给女人,起身紧了紧马甲,转身下楼,那金发女人带领下走出夜店,坐上一辆加长款的轿车驶去黑夜长街。
    夜色渐渐深邃,不久,斯宾斯门口,人群三三两两的结伴出来,多数沉着脸在路边破口大骂,喝醉了的人,被女伴扶着,拦下的士扬长而去。
    李兰与一帮女人,叫上落在后面数着钞票的龙叔“快点,”便兴奋的说起今晚的比赛,看去从门里出来的王如虎,眼神都不一样了。
    “怎么就没发现阿虎越来越帅了。”
    “那可不,要说起刚来的时候,那么落魄,一身衣服脏脏旧旧,这一晃眼,哎哟,真是又帅又酷,尤其擂台上,真叫人挪不开眼。”
    “你是想阿虎下次打拳的时候,你又跟去买输赢吧。”
    一帮女人叽叽喳喳的走在前面,王如虎看着手里一张黑卡,又看了看附近其他夜总会,汽车飞驰而过声音里,一把拉住旁边的哈罗德。
    叫住前面的李兰,还有龙叔,说自己等会儿再回去,四处溜达,看看湖边夜景。
    “那你早点回来,一起庆祝”
    女人朝走去另一个方向的两人远远喊了声,随即摇摇头,嘟囔句又不知搞什么鬼。便跟着等她的姐妹一起回去。
    而远去的两人,走进了另一家夜总会。
    繁华的街道,路灯光芒照去夜空,远去城市另一边,驶去一栋大厦,不久,上升的电梯打开,维克斯对着过道的镜子让跟随的金发女人整理了一下仪容,随后才走去那边两个黑衣大汉推开的棕红大门。
    看到里面一张黑色办公桌后打着电话的男人,坐去对面,架起一只腿,靠着椅背,掏出一根烟点上。
    “叫我回来做什么”
    对面的老人五十多岁,朝电话里说了几句后,放下手机,看着面前一副玩世不恭的儿子,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斯宾斯这两天你不用过去了,纽约那边有件东西,你帮我取回来。”
    “你派个人去。”维克斯斜了斜眼,示意那边沙发上,身姿端坐翻看杂志的金发女人,“她可是你的得力打手,我呢,刚刚接手斯宾斯,正好看中一个拳手,很不错。”
    说话间,对面的老人脸色沉了下来,原本还在说的青年适时的闭上嘴,就听桌面敲响两声。老人靠去软垫,十指交叉,指尖在手背点来点去,斟酌了一番语气。
    “维克斯,你是我的儿子,那件东西,只能是你去拿,等回来后,你再去接管斯宾斯,至于什么拳手,随便你怎么折腾。”
    “不去。”
    维克斯重复了一句,“我看重的东西,一定要尽快拿到手,你是知道的,父亲。”
    “不分轻重。”
    老人只好看去那边端坐的女人:“丽娜,你去一趟纽约,把东西拿回来,中途不要出差错。”
    那边的金发女人只是点点头。
    “好了。”老人吩咐完,双手交叉着,撑去桌面,“那么,现在说说斯宾斯在你手里,将怎么经营,别急着否认,你在那边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我想将赌拳的价码提高”
    收起玩世不恭的性子,维克斯神色认真的和对面的父亲说起自己的构想,当然对于拳手这一环,他希望能签下一些有价值的,甚至将来,还能去参加更大的赛事,去做开设更大的盘口来操控输赢。
    “你太看重一个拳手,那附和我们的利益,何况一个拳手能带来多大的利益,我指的是现目前阶段”
    就在老人说起自己的观点,陡然一阵电话声打断了他的话语,维克斯耸耸肩,抱歉的拿出手机,看了眼号码,是斯宾斯那边打来的,放去耳边接听,片刻,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
    “怎么”
    “父亲,刚刚你小看了的拳手,又去了另一家夜总会赌拳,赢了全部比赛。”
    维克斯放下手机,这话并没有经历大风大浪的老人有任何波澜,学着儿子的模样,耸耸肩:“那又怎样”
    这时,老人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接听后,脸上呈出凝重,不多时,更多的电话打给父子俩。
    来历不明的东方拳手横扫弗雷门街所有夜总会、赌场的拳赛,就连安静坐在那边的金发女人仿佛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抬起脸朝那边看去。
    “那个拳手从我们这里赢的七万美刀,又拿去其他拳赛押注,席卷了所有赔率,连点我们另外几家夜店,他赚了九十多万。”
    老人点上雪茄,吐出一口烟雾,吸了口气,不理会有些目瞪口呆的儿子,“现在我也对他感兴趣,丽娜去找找这个人的资料。”
    不久,出去的女人回来,手里多了一张资料,放去了桌上。“摩洛西亚打过监狱黑拳越狱出逃,难怪”
    台灯光芒照在老人脸上,眉头皱了起来。
    “明日,让人带他到我办公室来。”
    “父亲,那是我要找的人”维克斯有些不满意对方的举动,那边,起身倒上一杯威士忌的老人扬了扬眉头。
    “现在不是了,而且这样也是你要学习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