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三十二章 资本‘攻势’
    鸡鸣响彻笼舍。
    阳光倾泻进窗棂,绿白相见的钞票在风里抚动,哗的吹去床铺,隆起的被褥动了动,堆满花花绿绿的一张张美刀簌簌的落去地上。
    唔啊
    哈罗德撑开一条手臂伸了一个懒腰,拢了一下身边划去地上的钞票,脸上怎是一个爽字来形容。
    “果然,睡在钱堆里的感觉就是一样。”
    起身走去卫生间,抱着牙刷来回刷着,出了房门去隔壁,门扇微开,被褥平整的铺上面,房里却是见不到人。
    “去龙叔店里帮忙了这么早。”
    嘭
    嘭
    听到像是打铁般的声音,一阵一阵的响,哈罗德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连忙躲开落下的灰尘,就着这件屋子的卫生间,冲了下牙膏泡沫,擦了把脸,一瘸一拐的跑去楼顶。
    顿时松了一口气,就着旁边的围栏坐下去,安静的看着那边立起的木架,一扇不知哪儿弄来的废弃车门悬在上面,王如虎一拳一拳的打在上面,裸着上身,隆起的肌肉上,之前残留的枪伤显出密密麻麻泛白的新皮,鼓动、拉伸的肌肉,每一击下,都有汗珠滚落,拳锋呼啸,废弃车门留下一道道拳眼,震的铁锈、玻璃渣不停掉落。
    “找回塔贡监狱的感觉怎么样,虎”
    过得一阵,挥击的拳头渐渐停下,王如虎伸手固定了摇摆的车门,拿过架上的毛巾擦去脸上、肩颈的汗渍,坐去一旁。
    “找到要做的事,生活规律了一些,还差点钱,下周末一口气赚足,然后就给哈勒斯教授送过去,我也早日恢复记忆。”
    “那我提前祝你早日康复”
    王如虎笑起来,握拳与相识多年的这个犹太人轻碰了一下,昨晚自己想了一个主意,结果这家伙却是瞬间找到了钻空子的办法,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会有他这般强壮的体魄能一直连续打下去。
    不过想来,弗雷门街那些赌场、夜店要拒绝他入内了。
    “阿虎”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龙叔的声音,胖老头拄着扫帚,立在楼下,仰脸朝上面大喊,“外面来了一辆车,说是找你的,下来看看。”
    “就来”
    回了一声,王如虎看去一旁的哈罗德,后者摩挲下巴,“可能是昨晚赢得太多,对方找上门了,就是不知谁。”
    “你先去看看。”
    说着,王如虎拿过旁边的上衣搭在肩头,回到房里冲了一个澡,换上一件新买的衣裳套上,快步下楼。
    茶餐厅外,龙叔拄着扫帚站在门口,还有许多人围在附近,看着街边停靠的加长型的豪车,这种东西放在什么时候,都足够吸引眼球,免不了围上来瞅瞅,拍张照留念。
    哈罗德正和一个西装笔直的白人说话,龙叔听到脚步声,便提醒一声,正与对方交流的犹太人连忙转过身,见到走来的王如虎凑上去,附去耳边。
    “是卡伯克斯宾斯,一个黑帮头子。昨晚我们去的夜总会,还有弗雷门街上几家赌场也是他的。”
    果然,是昨晚赢太多钱的事。
    过来的途中,王如虎大抵也是能猜到一些,便点了下头:“过来找我们,做什么”
    “他派人想请我们去他办公室谈谈。”
    “那就去吧。”
    王如虎根本不惧,再说昨夜自己也是赢得堂堂正正,就算找茬也不会派人来请,随即看向那白人,对方恭敬的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正要进去,围观的人后面,一个女人探头探脑的望来,挤过这边,看到坐进车门的身影,连忙喊了声。
    “阿虎。”
    王如虎偏过头,那边李兰抱着套着透明包装的一叠衣物小跑过来,拍了下手里的包装,“看,这是许裁缝做好的,很适合的尺码,像你这体格,外面不好买的。刚才趁没客人偷跑出来,去取的,正拿回来给你。”
    “谢谢兰姐,不过现在有事要出门一趟。”敞开的车门内,王如虎伸手摸了摸衣服料子,确实不错,又道了声谢,“出去一趟,忙完就回来穿。”
    “那你还记得上次答应我的事”女人将衣服收回包装里,笑眯眯的看着男人。
    “记得,等回来就换上,第一个给兰姐看。”
    又聊了两句,早已等不耐烦的白人将车门关上,李兰看着轿车驶离,忽然想起什么,追上两步,朝着车尾喊了声。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喊去的话语,车内是听不到的,王如虎闭上眼睛假寐,一旁的哈罗德摸了几下座位内饰,一路上赞不绝口,传出唐人街后,不多时来到一栋高层建筑前停下,副驾驶的白人下来,打开车门。
    “王先生,还有哈罗德先生,里面请”
    两人下车齐齐抬头望去高楼,足足有五十多层,其中上面有二十层是属于斯宾斯的产业。
    “将来,我也要在米国最好的城市买直接买一栋大楼”
    哈罗德叹了一声,就被王如虎一把拉着走进大厦,里面早有专门的人等候,引着他们上了三十五楼。
    “这边请。”
    一出电梯,带路的人就不走了,摊手引去的方向,一扇棕红色的木门立在走廊尽头,有两个身材高大的黑人守在那,随后将门打开站去两边。
    对方审视的目光里,王如虎走进里面办公室,房间宽敞,还有几人或站或坐,穿着蓝色休闲西服的青年耍着一杆钢笔,歪着脑袋,眼睛直直的看来,旁边还有一个黑人保镖屹立。
    靠墙那边数个连着穹顶的书柜罗列满满的书籍,茶几一侧的沙发,是穿着红色包臀裙的金发女郎,架着修长的腿看着杂志,见到进来的身形,仿佛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将杂志放去茶几,随后起身,走去老板的那方,一双美目却是没从王如虎身上挪开过。
    女人靠去的办公桌,背对的大椅转过来,老人面容儒雅,看到两人带起微笑,伸手指了指桌前的两张会客的椅子。
    “或许你们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但还是允许自我解释,卡伯克斯宾斯,很荣幸二位能来见我。请坐。”
    “问他什么事。”
    一落座,王如虎让哈罗德开口问起正事,后者就算他不说,自然也是要问。
    “你好斯宾斯先生,我叫哈罗德,犹太人,这位是昨晚赚了你不少钱的东方武师,你就叫他虎,当然,你收集到的资料里,肯定也写了另一个称呼,怒加。”
    卡伯克抽出一根雪茄,在旁边女人的大腿上蹭了蹭。
    “犹太人真的很聪明,那我就直说请你们二位过来的来意。”
    说着,扬了一下手,一旁的金发女人从桌下提过一口银色的密码箱,打开转去两人面前,里面摞满了一叠一叠美刀。
    “我喜欢安全感,我还请这位东方来的虎,能到我身边做事,对了,虎是偷渡过来的,我可以想办法给他一个合法的身份,怎么样我的诚意足够了吗”
    王如虎没动,一旁的哈罗德倒是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忍不住伸手去摸箱里的钞票,陡然桌后的女人动了动,手臂唰的伸来,猩红的指甲朝哈罗德脑袋抓去。
    下一秒。
    白皙的手臂多了一只大手,女人动了一下手,发现根本动不了,身子顺着手臂的方向滚去桌上,张开的裙口下,一对浑圆的白腿翻转,高跟鞋尖横踢而出。
    一瞬间,两人仿佛周围时间都缓慢下来,女人踢出的鞋尖,呯的被王如虎另只手接住,一拧,脱下鞋子,两指一曲顶去白皙的脚心。
    后者口鼻间唔的闷哼一声,翻去办公桌外,窈窕的身形一高一矮的站着,女人瞪着王如虎,而裸着的那只脚悄悄在红毯上蹭了蹭,左腿微微发抖。
    两人一来一往对攻一记,速度很快,几乎两三秒的事,见到父亲身边的女人吃瘪,一直坐在那边的青年终于露出了笑容。
    翻身起来,快步过去,压着那东方男人椅背,俯身下去,英俊的脸上露出微笑的看着对方。
    “你叫虎吧你跟着我做事,这箱里的钱,我可以给的更多,只要你开出一个价,至于女人,斯宾斯夜总会里,多的是,只要你想要什么样,随便你挑。”
    王如虎看着这般姿态俯瞰他的白人青年,浓眉皱了起来,何况这种事,还是让哈罗德来谈最好,
    轻声开口说了一声:“不。”
    微笑的青年脸色渐渐变得难看,直起身时,父亲若有有无的笑意,更是让他觉得刺眼,松了松衣领,歪了下脖子,转过身时,脸上顿时阴沉的扭曲,猛地踢了一脚茶几,径直出了房门。
    “我这个儿子,小时候太宠着他了。”
    卡伯克无奈的笑了两声,将桌上的密码箱往前推了一下,刚才丽娜与对方的交手,他看在眼里,心里非常满意,有这么一个能打的人在身边,危险几乎就减去不少。
    “要是对钱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
    老人伸手按去金发女人的后腰,朝王如虎推过去,“把她也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