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三十七章 法克
    做为商人、黑手党,追求的自然是利益最大化,花一点小钱,收拢一个有价值的拳手,可以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不说,还能给予自身安全上的一些保障。
    和犹太人也谈的很好,眼看事情已经敲定,看到儿子跌跌撞撞的上来,说出这番话,卡伯克心都凉了半截。
    一旁端着酒杯的哈罗德,心也凉了半截,谈好的价钱有没有不好说,可我还在这里啊万一这两人凶性起来,把我杀了怎么办
    用华国话来说,这不是坑人嘛。
    颤颤兢兢放下酒杯时,办公桌后的卡伯克也放下了酒杯,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犹太人的表情,只是看着狼狈的儿子。
    “我跟哈罗德先生,已经谈妥了,你是怎么惹怒他的”
    坐在一张软垫短背椅上的青年,之前吸食的粉末褪去,此时清醒了许多,想起自己的做事,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尤其大厦后街,对方把一辆车给掀了,哪里是人该有的样子回想起那场面,颤颤兢兢的看去父亲,声音压的很低。
    “可能我拿了他一个东西。”
    另一边,忐忑的哈罗德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起身过去摆了下手,笑道:“虎其实还算是理智的,把东西还给他,我去跟他谈谈,事情就结束了,不用那么害怕,维克斯先生。”
    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听到“还打了一个华国女人。”“满脸都是血。”“东方武师杀到夜总会。”“赫伯被他杀了。”等话语,哈罗德急忙重新坐回去,挤出一丝笑。
    “那劝不了、你死定了。”
    嗯
    父子俩默默的转过头,望去那边收拢手脚端坐的犹太人,后者愣了一下,干咳两声,连忙开口:“那个其实说起来,我只是经纪人,我也并不喜欢东方的亚洲人,但是为了钱,我没有办法,只得忍受。”
    父子俩重新转开视线,维克斯大概也是急了,按着桌面让父亲想办法,坐在办公桌后的老人却是沉默下来,转身老板椅看去落地窗淌过的雨水。
    “父亲,你难道就看着我被杀”青年喊了一声。
    哈罗德看着他们,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蹑手蹑脚起来,凑到维克斯旁边,小声嘀咕。
    “看你父亲的架势,外面应该还有私生子。”
    “你”维克斯看着他,旋即,重新望去一言不发的父亲,眼睛瞪了起来,“父亲”
    那边的老人没有说话,手指压在扶手上,一点一点,心里那口气还没下去,好不容易收拢的拳手,还没到手就反杀过来,恨不得当场就把这个孽子给掐死
    “算了,毕竟是我儿子。”
    卡伯克深吸了一口气,拿过手机拨通了电话,放去嘴边,声音嘶哑暗沉。
    “丽娜,你到哪里了”
    电话那边,传回清冷的女声:“刚下飞机,东西已经拿到了”
    “将东西存放机场,我另外派人去取,立即租一架直升机飞回来,在楼顶降落,这里出事了。”
    挂上电话,老人又给大厦其余楼层、部门吩咐下去,另外加上一句:“把电断了。”
    一时间,各层斯宾斯打手、保安纷纷动作起来,打开一扇扇铁柜,拿过里面武器,哗啦啦的一片拉动枪栓的声响里,赶往楼下的同一时刻,电房的保安拉下了电闸。
    灯火通明的大厦,从最高层嘭嘭的迅速熄灭,整栋大楼一片死寂的矗立在雨夜当中,偶尔有几束手电的光亮在里面晃动,照去外面,一道身影唰的闪过雨幕。
    “那个人”
    “不要过去,把守楼梯口,其他任何动静都不要管。”
    打手一手电筒,一手举枪,警惕的盯着外面大门,此时早已下班,这栋楼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在,敌我很容易分辨。
    咣当
    附近陡然响起玻璃打破的动静,几只枪口顿时转去声音传来的方向,守着楼梯口的几个保镖、打手对视一眼,默契的向楼梯间退去。
    外面走廊,一道身影悄无声息走过阴影,就在几人后退的刹那,一只手忽然闪过手电光芒,一把捏住枪口往外一拽,来不及松手的保镖瞬间消失在楼梯口,昏暗之中,响起骨骼咔擦脆响。
    剩下三人吓得汗都瞬间冒了出来,齐齐退去台阶,籍着狭窄的地势,可将人困在外面,也不让对方有机可乘。
    大抵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那边楼梯口,陡然出现一道身影,几人下意识的扣动扳机,子弹打在对方身上,其中一人抬起手电照去,竟是刚才被拽出门口,早已死去的同伴。
    “停下”
    “他怎么还站着”
    三人看去同伴的尸体,陡然摇晃两下,露出的缝隙后面,正是一只手在那拎着,下一秒,尸体一下扑了过来,直接将三人砸翻,昏暗中,有人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进来,连忙举枪扣动扳机,火舌照亮的一瞬,黑暗中的身影偏头躲开,伸手一把捏住他手腕,拉扯而起,另一边两人也在同时开火。
    刹那,狭窄的楼梯间,几道火光在黑暗里疯狂闪烁,随后停止下来,四具尸首握着武器流着鲜血倒地。
    听到枪声,上层的守卫迅速集结,屏气凝神抬起手臂,黑黝黝的枪口密密麻麻的对准了通往上来的楼梯。
    “人越多,我越兴奋。”嘶哑低沉的声音响在楼梯间昏暗当中。
    声音落下的一瞬间,有东西在黑暗里变得清晰,原本守在外面的保镖、打手眼睛陡然一睁,一具尸体唰的飞了出来。
    “躲开”
    有人大喊了一声,随后被砸到在地,黑暗里,高大的身影双手双脚撑过台阶,猛兽扑食撞进了人堆里,正低头开枪的保镖颈脖一紧,瞬间被拉了下去,被那身影连带托拽滚在地上,恐怖的撞击下,还有七八人也一起被撞翻。
    呯呯呯
    情急之下,一道道枪口喷出火舌,在那人背后溅起片片血花,顿时楼道里枪声大作。
    密集的声音,坐在办公室的卡伯克、维克斯自然是听到了,后者毛都吓立起来,大有几十名打手、保镖都拦不住的架势。
    “父亲”青年擦着脸上汗渍,看去桌后的老人。
    卡伯克擦拭手里银色的手枪,看到落地窗外的夜空,有闪烁的灯光正飞过雨夜,转过身来,目光投去那边的犹太人。
    “维克斯是我的儿子,做为父亲不能不管,需要麻烦你陪我们走一趟天台。”他摆了摆手里的武器,哈罗德苦笑的点点头,高举双手走在前面,不忘侧过脸来提醒这父子俩,别忘把桌上的钱一起拿走。
    嗡嗡嗡
    螺旋桨搅动空气的声音隐隐约约夹杂在楼层过道枪声里,一道身影贴着墙壁,歪头坐去地上时,走过旁边的高大身形抬起脸望去窗外,皱起了眉头。
    “直升机”
    王如虎俯身在旁边尸体衣服蹭了蹭手上血迹,沿着过道的地板跑了起来,对着前面留了几个弹孔的落地窗,哗啦一声撞了出去,飞溅的玻璃碎片里,半空转身面向大楼,下坠的身形猛地伸手挤碎玻璃,抓住窗框,脚下一蹬,从墙面借力一跃而起,直接越过两个窗口,又是一抓一蹬,犹如攀岩般,手脚并用往上楼顶迅速攀行,一扇扇玻璃在他身下破裂,无数的碎片从高空落下。
    踏踏踏踏
    楼顶一连串脚步声蔓延,随后响起几声枪响,天台铁锁跳起火星,铁门嘭的被人踢开,卡伯克押着哈罗德快步走去地面写有h图案的位置,卷动的风声里,一架直升机从楼外夜空缓缓降了下来。
    还未停稳,舱门哗的拉开,一个穿着长裤戴着耳麦的金发女人率先下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手提包大小的密码箱。
    老人走过女人身边,陡然看到箱子,“你怎么带着它过来不是让你暂时存放机场吗”
    “那边需要排队等候办理,这边听你说的急,就先赶过来。”女人看到神色慌张的维克斯,还有被老人用枪指着的犹太人。
    “老板,是那个东方武师”
    下一刻,楼顶一面下方,玻璃破碎的声响里,一道身影唰的冲上女人视野,紧绷的黑色西装、西裤、脚下的皮鞋嘭的踩裂水泥地面,半蹲的姿态缓缓直起身来,王如虎抬手指着维克斯手里一块方方正正的东西,勾了勾手指。
    “给我。”
    “你们先走。”金发女人活动了一下手指,摘去头上的防风帽,洒开一头金发,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到中间,同样挑衅的,朝对面的男人勾了勾手指,摆出拳架,犹如一头雌狮朝对面扑了过去。
    就在同时
    卡伯克去拉儿子上机舱,被他用枪顶着的哈罗德,猛地偏开脑袋绕过枪口,伸手一把抱住老人的手臂,收起双脚,往下一坠,借着全身的重量,将对方从舱口拽了下来,偏斜的枪身、老人失重下坠中,陡然扣下扳机。
    呯
    顿时枪声清脆的响彻楼顶。
    攀爬舱口的青年捂住侧腰,目光怔了怔,缓缓低头,腰上布料染红一大片,传来撕裂的剧痛,手里的硬盘,掉去了地上。
    “法克”
    他咬着牙痛呼的骂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