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三十八章 异化
    螺旋桨转动的响声之中,坠下舱门的两人纠缠一起,随着枪响,给了犹太人一拳的卡伯克爬起身,就见儿子扒在舱门捂着腰,眉头都挤在了一起,露出痛苦的表情。
    “威克斯”
    老人甩开哈罗德纠缠,连忙跑去儿子那边,身后被推搡开的哈罗德,捡起地上掉落的钱箱猛地一下照着老头脑袋砸去,将对方打的踉跄,手下意识的按在青年中枪的部位,疼的后者哇啊的惨叫,一屁股坐到地上。
    “想跑我道友明也是笼斗经纪人”
    哈罗德狼狈的刨了一下头发,丢了钱箱,扑了上去,就在机舱门下拉着那对父子扭打成一团。
    停机坪靠近天台的位置,拳风呼啸,一开始的男女就没有多余的话,穿着长裤,露脐短衣的金发女人,好像要报办公室那一击的仇,高跟鞋哒哒的在地面踩响,看似纤弱的双臂,有着寻常女性没有的肌肉鼓涨,挥开的拳头呯的被对面高大的男人单手接住,然后收回,右拳轰出,又被挥来的大掌拍开。
    “不杀女人,走开”
    魁梧的身形垂下手,看着面前不放弃的女人,迈脚朝前行,“再来,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可惜,他说的话,视野那头的丽娜根本听不懂,惹火的身段后退两步间,“啊”的嘶吼,迎这过来的男人再次抢攻。
    或许打起了凶性,女人双拳来回挥摆,快速猛攻,几乎带出残影的双拳,在王如虎胸口、腹部上疯狂击打,发出嘭嘭嘭的皮鼓一般的沉闷声响。
    呯
    呯
    疯狂挥打的拳锋之中,王如虎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微微垂下视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抬脚呯的踢在奋力挥拳的女人膝盖上,只听咔的骨头脆响,金发女人陡然止住拳势,张着嘴,瞪大了眼睛,弓去身形,双手去抱膝盖时,王如虎抬手往外一轮,手背啪的一声扇在她脸上,金色的长发都在卷动的风里洒开。
    窈窕的身形跌跌撞撞后退,一屁股坐去地上,天台那边,此时响起一连串脚步声,楼中尚存几个斯宾斯打手、保镖爬着楼梯终于赶到,举起枪口对准前方高大的背影。
    “不准动,开枪打死你”
    做出回答的,是王如虎微微侧过冰冷的眸子,那边话语里的你字落下,他脚下一拧,高大的身形极快的在雨中一闪,跃去另一边,蹬去地面,身形微弓,然后炮弹般朝他们冲撞在了一起。
    虎式冲锋。
    枪声、布料碎片、血光瞬间掀在雨水当中。
    卡伯克一脚蹬开犹太人,冲去捡起手枪,对方才不敢靠近,抽着儿子翻上机舱,催促直升机拉升,远远看了眼倒地的几个手下,朝不远的女人喊了声。
    “走”
    捂着膝盖的丽娜咬牙忍着剧痛,脱下高跟鞋,一瘸一拐冲去渐渐拔高的机身,哈罗德抱着钱箱想要冲来阻拦,被女人瞪来一眼,悻悻的退了回去。
    他回头向天台那边吼道:“虎,他们跑了”
    下一秒,踏踏的脚步声,高大的身影溅起一片片积水急速狂奔从那边而来,雨线落在冲刺的身体,都在瞬间迫开。
    看着飞离楼顶的直升机,王如虎踏去边缘的刹那,脚下猛地一踏,冲天而起。
    身影冲出楼顶,迎着雨幕冲飞去夜空
    周围高楼照来的微弱光芒里,划过雨线的身影,张开的手掌呯的一把抓住机身下方的起落架,陡然的一沉,飞去高空的直升机都在片刻间震动了一下。
    卡伯克探头朝下望了一眼,瞳孔猛地收缩,那东方人单手握着起落架,正拉着身体缓缓攀爬。
    老人急忙拉着舱门把手,将沉重的门扇碰上,看着舱内不停呻吟的儿子,一条腿扭曲的金发女人,几个呼吸间目光最后落去脚边的那个银色小箱,箱盖是一本书,呈翻开的图案,乍一看去又像是一把没有柄的伞。
    这是受人所托帮忙偷运的,做他这一行,偶尔也会为高额的报酬干这种行当,只是这个箱子转了几手,很是神秘,从上家多方打听,大概知道里面是一种化学药剂,属于还在开发阶段,能让身体得到改善。
    客人的东西,是不能碰的,不过眼下,只能赌上一把。
    嘭
    舱门陡然传出巨响,向内凹了进来,老人一咬牙,打开箱盖,映入眸底的,是一管装有红色粘稠液体的注射器,拿过手里,晃荡中,能看清液体里全是密密麻麻细小的颗粒,散发一种淡淡的红芒。
    嘭
    凹陷的舱门陡然破开,老人还未来得及安上针管,破开铁皮的拳头,轰然间打了进来,拳锋擦过注射器瞬间,原本耐摔的试管迸裂开来,里面红色液体忽然喷射而出,溅在女人脸上,也有部分被缩回的拳头沾上,带去了外面。
    嘶
    王如虎感觉手背像是被什么咬了一下,收回右手,手背上不知哪儿来一滩红色液体,使劲甩了一下,竟然像是附着在了上面。
    “这他妈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舱内陡然响起一声惨叫,卡伯克缩去角落,睁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金发女人使劲的抓扯脸上的液体,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喊。
    “啊啊啊呃啊斯宾斯法克鱿”
    窈窕的身躯疯狂的扭动、折叠,引得机身在半空震抖的摇晃,那液体像是有生命般,触及到空气活了过来,顺着女人毛孔、口鼻、眼眶迅速渗透进去。
    某一刻,女人疯狂的颠簸停了下来,披散的金发下,猛地抬起脸,眼眶血丝密布,仿如一条条丝线蜿蜒攀爬连去瞳仁,碧蓝的眼眸泛起一层红光,眼睛、额头周围,一根根青筋、血管鼓起,裸露在外的双臂也泛起一道道血色的纹络。
    嘶
    有着不同常人的嘶声,女人忽然翻坐起来,张开红唇,舌头崩开了牙床,唰的伸到了外面,在老人面前蜿蜒舞动。
    然后扑了上去。
    呯
    呯
    枪声陡然响彻,扒着舱门,站在起落架上的王如虎还在甩着右手,听到里面动静,脑海闪过疑惑。
    这是内讧了
    想着,手背的疼痛,陡然加剧,蔓延整条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