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四十三章 行走人间第一卷完
    夜风挤进窗缝,吹去病床上的女人,紧闭的衙眼帘睫毛微微抖动,意识从迷迷蒙蒙里清醒。
    听到有开门声时,意识回拢,感受到的,是脑袋里还隐隐作痛,想起昏迷前的事,模糊的视线望去四周,外面天色青冥,正蒙蒙发亮。
    “这里是哪里”
    女人望着窗外路灯微弱的光芒,视线里,陡然亮起光,下意识的抬手遮了一下,就见那边开门的,是一个胖胖的老头愣愣的站在门口。
    这两天,龙行正凌晨都会过来一趟,坐到天差不多亮的时候,就回去开店做买卖,晚上关店的时候,带上些稀粥、蛋挞又过来溜达一圈,若是醒了,也可以让女人吃些东西填填肚子。
    此时看到女人坐了起来,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过去将她按回去躺下。
    “哎哟,别起来,再躺会儿,别乱动,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
    “龙叔没事。”
    女人连连摆手,还是被老头按回去躺下,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跑去外面去叫护士,抿嘴笑了一下,偏头看去周围陈设,顿时担心起医药费的事了,撑着又坐起来,忽然看到床头矮柜,一支康乃馨安静的放在那里,下面还压了一张小纸条。
    姐,祝你早日康复。
    李兰看着上面字迹,还有那种称呼,顿时笑出声来,片刻,病房门打开,护士进来给她做检查,随后值班医生也过来,颇为称奇。
    “像这种情况,很少见到,而且这么还是这么短的时间,要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就不会相信。”
    “要是可以的话,你多留几天,让我们多观察一下。”
    医生说完话,让护士拔了尿管、输液管,刚一出门,这边,病床上的李兰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被老头给拦住,“你这是做什么”
    “你没听他说啊,还要多住几天,这哪是住院,简直就是烧钱。”
    女人也急了,米国医院有多贵,她在这边待了几年哪能不知道,说不得辛辛苦苦半年的积蓄这两天就没了。
    双脚落到地上,赶紧套上鞋子就要去矮柜下面翻自己的衣物。
    “我哪有那个钱,太贵了。还是赶紧办出院吧。”
    “你住院费用,阿虎已经帮你付了。”老人将她扶起来,按去床边坐好,“还有,我不是说你,那天你杂脑袋发昏啊,跟那些外国人纠缠个什么这次算运气好,下次长点心吧。”
    “我也没想那么多,何况哪里知道他们真敢当街拿棍子打人。”说着,李兰想起老头刚刚说的前面那段话,反应过来:“龙叔,你说阿虎把钱付了他哪里来的钱人呢”
    龙行正挪了挪嘴,撇去窗外,女人下意识的跟着偏头看一眼,才听到那边老人拖出长音说了句声:“已经走啦。”
    见李兰脸上还有疑惑,便直截了当的说道。
    “离开唐人街了,不回来了,他让我转告你:国外再好,也不是家。不用挂念。”
    老人拍拍她手背,推了一下眼镜,笑起来。
    “这话,其实我也想说的,被那小子给抢先了,我是没办法,只能留在这边,你还年轻,别跟我一样,想回家都不可能了,你啊,还是早点回家,好了,龙叔要回去开店了,你好好将养两日,考虑考虑。”
    女人眼睛红红的,低着头,直直的看着手里那张纸条,吸了下鼻子,紧抿双唇,望去窗外渐渐亮起,听到开门声,看去那边去开门的老头,挤出一丝笑。
    “龙叔,我确实有些想家了。”
    老人回头脸上皱纹都堆积起来,也笑的很灿烂,关上门,一瘸一拐的走去医院大门外,看着升起的阳光正倾泻过干净的大街,眯起眼睛,呢喃了声:“家”
    叹了口气,摇头的拖着有些残缺的腿,一步一步走去渐渐喧嚣起来的长街。
    秋日金色的阳光推着青冥的颜色,在大街小巷铺开,隐隐约约飘荡的二胡声里,背着背包,手提密码箱的犹太人站在出租车前叨叨絮絮,随后被王如虎按着脑袋塞了进去,车辆启动,他朝贴在车窗后的哈罗德挥了挥手。
    笑容在车辆远去后收敛下来,回到出租屋,脱去紧绷的衣裤,走进卫生间,不久,哗哗的水声里,窗户泛起了一层水雾蒙蒙。
    水声停下,门扇吱嘎一声打开,王如虎裸着上身,带着一身水汽出来,擦干后,披上衬衣系上一颗颗纽扣,猩红的右手插进手套里,猛地捏紧,拳头周围的空气都传来轻微的爆鸣,将桌上摆着的一枚芯片,一个四方的硬盘放进挎包,拿过一旁的西服挽在臂弯推门而出。
    金色的阳光照在院落,鸡笼的公鸡摆动红红的鸡冠,看着下来的身影经过的一栋小楼,护栏后面,穿着白色背心的老人,坐在矮凳上,旁边还有把二胡放着,朝着下面走过的青年喊了声。
    “阿虎”
    王如虎抬头,头发花白的老人放下嘴上的烟头,笑眯眯的看着他,“真准备走了剩下的房钱,可不退了。”
    “那就不退了,龙叔拿去买些吃的也好。”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头笑着爽快的回了一句,丢下烟头,踩灭,朝下方的青年挥了下手,叮嘱一句“要是想家了,你也早点回去。”
    看着王如虎远去,坐回矮凳,踢到旁边的二胡倒去地上,龙行正忽地笑了一下,将它拿起,指尖划了下上面琴弦,望去走去巷口的背影,随即将二胡立在腿上,按去了弦丝,另只手轻轻拉起了琴杆。
    望去的阳光里,随着微微摇头沙哑的嗓音唱起戏腔。
    “青苔攀上旧院墙,看那门上关公提刀斩妖邪。
    听那翼德独马拦桥败千军”
    走上热闹的大街,街边的商铺相熟的人,看着走过街边的高大身影,笑了起来,挥手打声招呼。
    “想那子龙舞动长枪寒光起感那孟起精锐杀破千军胆。”
    护栏后,老人拉动琴杆,弦音落在天光里,凄美绵长。
    “念那黄公宝刀未老斩夏侯。”
    琴杆缓缓停下,龙行正口中戏腔长调呐喊,也落下最后一声。
    “赞那少年将行走人间如虎。”
    阳光明媚照过走出唐人街的身影,王如虎回头看了一眼写着天下为公的牌坊,甩上西装搭去肩头,行了一礼,沐着这片灿烂的天光,转身走去前方繁华人潮。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