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四十七章 初次的较量兄弟们求点票
    轰
    沉闷的秋雷滚过染红的西云,王如虎过来时,街区不少人朝河岸那边过去,看着那边停放的七八辆轿车交头接耳,也有抱着双臂嘴角咧出冷笑。
    说话的嘈杂里,人群外有人注意到身后的街道,一辆越野唰的朝这边过来,连忙叫了前面人注意,那车缓缓停去路边,当中似乎有人认识下来的身影,拍着篮球叫嚷。
    “这不是弗雷德探长吗我们街区又发生命案了”
    “肯定是这里有人吸毒了我好想今天也吸了,探长你来抓我”
    周围说话的声音多是带有挑衅的意味,王如虎走在这群黑人后面,看着被叫做弗雷德的探长沉默的走过一众视线,有人故意靠近过来,他也只是偏了偏脚步躲开,似乎并在意这些人的挑衅。
    这时,一帮黑人起哄的围上去,上下打量,不时拿手推搡。
    “我们的弗雷德探长,似乎在休假”
    “不如带上你老婆孩子,跟我们一起玩玩怎么样”
    “我们保证你妻子以后都愿意跟你回去。”
    “让开”
    想着自己跟来的目的,眼下这帮黑人不依不饶,让弗雷德感到大为光火,气得大吼一声:“今天没空跟你纠缠”
    “法克鱿”一个胖胖的黑人竖起中指在人群里骂了一句时,靠近河岸那边陡然有声音响彻。
    “懒惰的黑鬼们,今天不摘棉花了”
    一个穿着西装,脸颊消瘦的白人信步过来,不经意的亮着腰间枪套,手指在一个包裹头巾的黑人胸口随意戳了两下。
    “啧啧,现在都不穿耐克了是不是觉得那勾,有点像当年给你们祖辈称重棉花的秤”
    一帮黑人看着对方,知道惹不起,纷纷退开一些,骂骂咧咧几句才散开,王如虎跟着他们退后几步,靠着一盏路灯,看着那探长,听对方名字感觉有些耳熟。
    好像李然提及过他在芝加哥警局实习。
    那些黑衣人又是谁
    想着时,前方视线之中,被解围的弗雷德并没有对迎面过来的西装男人道谢,只是看了看河岸那边。
    “李抓到了”
    “不,还没有。”
    那西装男人摊摊手,转身比划了一下周围的河道,“他跳河了,或者钻进对面的树林,我的人正在搜查。放心,如果抓到了,我允许让你见他一面,互相道别。”
    李
    做为武者,王如虎耳力绝非常人能比,相隔较远的两人谈话,能听得清楚,口中说的李,又被追捕,不是李然还能有谁,顿时皱起了眉头。
    此时,那边说话的两人后方,一个cia成员快步过来,在那西装男人耳边悄声嘀咕几句,前者侧过脸看了一眼对方,随后目光落在弗雷德脸上。
    “探长,或许你可以跟我来见一见你的这个学生。”
    弗雷德探长跟在两人后面,神色严肃的追问。
    “抓到李了”
    “不,他死了。”
    走进不算茂密的树林,踩着层层落叶的沙沙声,佛雷德远远看到瘫软地上的青年,双手顿时捂去口鼻蹲了下去,颇为痛苦的阖了阖眼睛。
    片刻,过去看过现场的那位cia助理副局长回来,站在他旁边,摩挲尖尖的下巴。
    “脖子被拧断,地上还有超出常人的脚印,是个大块头,应该是一只手做到的,与哈里斯教授家里造成那种破坏力的神秘人很相似。”
    “那块硬盘呢”弗雷德捏着指尖,低声问道。
    “包里是空的,应该被对方拿走了。”
    西装男人拍拍他肩膀,让人将尸体装好带走,随后与弗雷德一同走出树林,掏出纸巾递给对方。
    “现在你不用避嫌了,我想你该回去继续做你的探长,最近芝加哥很不平静,弗雷门街的斯宾斯死了,有目击者称,看到直升机还有一个身影,按描述身材很高大,我想我们该相互信任,携手合作,我可不想这里变成哥谭市。”
    走过桥头,他看着一言不发离开的佛雷德,又叫了声:“对了,斯宾斯那位女助手的尸体,不在检查范围内,你们不要插手。”
    走去越野车的背影停了停,弗雷德扔下擦过眼角的纸巾,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被提去汽车后备箱的尸袋,挤出一点笑容。
    “我会查清楚的。”
    说完,转身过去拉开车门,发动车身调头驶离,站在人群后的王如虎也看着这一幕,忽然抬起目。
    有着野兽般的敏锐,目光扫过周围,悄然退去附近阴影,转身离开。
    远远的,一对视线穿过窗户望去外面街道,看着满脸胡渣的探长丢下纸巾开车离去,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一辆辆cia的轿车驶过街道远去,粗野的嗓音对着电话那头沉闷的开口。
    “发现一个可疑的新目标,芝加哥警探长佛雷德,与那个死去的东方人,交情看来不错。有必要去他家里找嗯”
    话语还未说完,巨大的身形只感一阵阵寒意爬上脊背,贴着电话回头一看,身后的墙面轰然炸开,急忙抬手下意识的护住面门,飞溅而来的砖头啪啪的打在他身上时,一道高大的人影唰的穿过弥漫的灰尘,犹如一辆重型战车朝他碾压过来。
    体积上的较量,两人相差无几,此时那巨胖的白人身形本就庞大,力量也非同常人,丝毫不惧的与冲来的身影硬生生撞了一记,皮肉、筋骨啪的沉闷碰响,下一刻的瞬间,粗壮的手臂抽打过去,被烟尘中的人影轻易挡下,就见对方格挡的手臂,手掌一抓,指尖像一把把尖刀陷进他皮肉里,顿时传来撕裂的痛楚。
    “啊”的怒吼声里,就着手臂合身撞去对方,然而视野却是旋转起来。
    王如虎拉着这个巨胖的白人大汉,踩陷地砖原地一转,另只手,肘击顶在对方厚厚的脂肪,轰然砸穿了一面墙壁,那胖子的身形还未落地,陡然撑着残墙爬起来,抓过滚动的十几块砖头连在一起的墙壁残骸轰的朝屋里扔去,一个转身跳去外面。
    轰啪
    飞过半空的墙块被一拳打的粉碎,砖块、水泥块四散中,王如虎追到墙壁缺口,那胖子已经消失在下方交织的一栋栋楼房巷道夜色里。
    看了眼指尖残留的血肉,狠狠踢开脚边的碎块,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从他手里逃走,没想到这个胖子脂肪这么厚,力量、速度都很挺大。
    骂了句:“妈的”看了眼楼梯口,吓得不敢说话的这家主人,从兜里摸出两张面额一百的美刀丢到地上,便从缺口跳到下方,扯了一把树叶擦了擦手上血迹,借着夜色朝另一个方向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