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四十八章 新发现
    夜色降下,一段一段路灯光里,王如虎穿过一条条街巷,路上还有不少黑人、墨西哥裔在路边烧着汽油桶里的垃圾说笑,或摩拳擦掌的看着过往的行人,吹上一声口哨。
    明亮的路灯下,有衣着性感、暴露的墨西哥女人、黑人女性伸腿、抬屁股的引诱他去附近房里玩耍。
    王如虎对于这方面还是比较节制,何况一看到黝黑的肤色,顿时想起那晚哈罗德给他介绍的黑珍珠,眼下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循着记下的廉租楼,回到黑人托里的房门,刚一上去,碰见那个墨西哥女人下来,似乎有些畏惧的躲闪,贴着楼道墙壁飞快离开。
    怕什么,我又不吃人。
    看着女人急匆匆下来时,房门咔的打开,穿着一件深蓝色背心的托里看到门口正回过头来的王如虎,连忙将他迎了进去,手脚麻利的拿了一罐啤酒过来。
    “师父,您吃饭了吗我这里有可以冲泡的速食。”
    说着又殷勤的跑去灶台拿着麦片冲泡,打热一份三明治,王如虎看着面前的啤酒,心里越发不舒服,有些交集的李然死了,对方之前还说下次见面请他喝酒,想不到竟是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而且那个身材巨大的胖子
    想起对方从他手上逃脱,猛地一下捏爆了还未开封的啤酒罐,水渍洒的到处都是。
    听到动静,那边等着加热三明治的黑人青年回过头,视线望去起身击打沙袋的王如虎。
    “王师傅,这沙袋有些小,明天我换一个大的,今天你一走,我就跟楼里的住户都打了招呼,说你杀过人,打架非常厉害”
    嘭嘭嘭
    快速轻拳击打沙袋的身形并未理会,眼睛直直盯着摇晃的袋身,黑红交缠的颜色忽然在视野中迅速褪去,王如虎停下拳头,骂了声:“真他妈烦死了”
    微波炉叮的声音里,叨叨嚷嚷说话的黑人青年话语还在持续。
    “这里就是这样,必须让别人怕你,不然会有很多麻烦,对门那个墨西哥女人,她很快就会被麻烦找上门来,她丈夫很软弱,经常被欺负,所以她也会遭遇甚至更糟,在这里很常见,王师傅,你也别去管”
    拿过三明治转身,托里愣了一下,只有沙袋还在架上摇晃,人却不见了,连走了两个屋,探去脑袋,哈罗几声,根本没见着人影。
    头上顿时多了一连串问号。
    “人呢”
    然而,就在他所处的房间,肉眼难以看见的视野之中,又是另外一幅模样,脱离的墙壁,灰色的天空,到处飘荡的烬屑。
    褪去颜色的茶几前方,一头四肢纤细着地的无脸怪兽缓缓爬动,王如虎眼角微微抖动,语气蕴有了怒意。
    “心情不好,还来惹我”
    吼
    无脸的怪物压着前肢朝前嘶吼咆哮一声,感知里,人类身影成像瞬间放大,嘭的撞在一起,旁边的茶几都在怪物翻倒中被踢腾的长脚蹬翻。
    “一两天就出现,不分地点、不分时间,当我脾气好是吗”
    王如虎压着对方翻滚地面,噼噼啪啪几下肘砸膝撞,那怪物陡然呜咽嘶鸣,挥开前肢,想要逃离拉开距离,还没爬出几步,尾巴一紧,一对利爪扒拉地板,留下无数道长长的抓痕被拉了回去。
    拽着光秃秃尾巴的大手,伸去掐着怪物的颈脖,王如虎猛地起身,将对方举起半空顶去墙面,看着张大嘶吼的血口,呸了一口口水:“还来是吧”
    抬手就是一拳轰去无脸的面门。
    呯的一声,那怪物脑袋后仰,撞在墙壁,昏昏沉沉的摆动几下,还没等反应过来,王如虎又是狠狠一拳。
    “诡异是吧”
    呯
    拳头砸在无脸面门,血肉飞溅。
    “凶恶吃人是吧”
    呯
    骨骼碎裂,整张面门都向内凹陷了些许,后面的墙面都迸裂开来。
    呯
    呯呯呯
    戴着手套的右臂打桩机般,带出一连串残影,疯狂的朝着血肉模糊的面门击打。
    “再来啊”
    又是一拳在嘶吼里落下,夹杂骨碎的声响里,连带后面的墙壁都被一起打穿,从后面冒出血淋淋的拳头。
    呼
    呼呼
    王如虎肩头微微耸动,胸前隆着厚实的胸膛起伏间,看着半支胳膊都穿过那怪物脑袋,穿去墙壁后面,脸上忽然愣了一下。
    之前第一次来这种空间时,他记得这种墙壁是打不穿的
    或者说,需要连续挥打
    抽出手臂,那怪物依着墙壁拖着暗红的血液缓缓倒去地面,奇长的四肢一阵忽然间收缩起来,地上的尸体化作那金发女人,裸着身子侧躺在那,只是脑袋露出大大的一个窟窿,随后就在王如虎诧异的视线里,身形抽丝剥茧般化作一缕缕血色的气息,飘散半空,袅绕在他周围。
    王如虎伸手轻触碰,那血雾顿时顺着他指尖浸了进去,只感手臂肌肉一阵阵收紧、膨胀、再收紧,一阵刺痛还有些酥麻的感觉像是蚂蚁极为缓慢的爬动,延伸去向臂弯,然后,又停了下来。
    嗯
    手臂明显感觉,力量增强了。
    如果说,之前100,那现在就像是一种微弱的增强。
    这种感觉
    王如虎浓眉微蹙,这种感觉让他有种似曾相似,好像他阖上眼睛,脑海中仿佛有一道枷锁呯的碎裂,一片碎裂的记忆片段忽然闪过。
    有苍老的嗓音在耳边回荡。
    “如虎来,坐进木桶里,会有一股针刺的难受”
    “你可别怕疼,要忍耐。”
    “老虎捕不到猎物的时候也要学会忍耐饥饿。”
    师父
    呢喃的话语轻轻从冒起胡须的唇间挤出,王如虎缓缓睁开双眼,苍老的嗓音戛然而止,消失在空气之中,眼前灰色的房间也在刹那迅速复原,地上女人的尸体不见了、墙壁上沾满血迹的窟窿也都一并消失。
    黑人托里捧着小盘盛着的三明治,指着那边还在摇晃的沙袋,又指了指忽然出现的身影,好半晌才从震撼里回过神来。
    “王师”
    王如虎坐去沙发,拿过纸笔唰唰的写下一行敷衍的英文,丢去桌上。
    “这是轻功,你眼力跟不上的那种。”
    “酷。”
    托里看着上面的一行英文,瞪大眼睛,恭恭敬敬的将三明治捧过去,用着撇脚的中文,说道:“王师傅,请用餐。”
    这还真信了
    王如虎咬了一口食物,摇摇头抓过挎包走去客房,将对方打发去睡觉,自己也洗漱一番,躺去床上。
    第二天一早,跟早起练拳的托里打了声招呼,喝了对方准备的牛奶,出门下楼,赶回唐人街,过来的时候,出租楼里的女人早已去上班,趁着没人注意,快步街边,转去巷子里,正好碰上龙叔在那扫地。
    “李然死了。”
    一见面,王如虎就将这消息告诉了老人,后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停了停手里的扫帚,放去一边,“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命,阿虎,你上来。”
    说着,转身一瘸一拐的走去他住的那栋小楼,推开卧室的门扇,从抽屉翻出三炷香点燃,递给门口的王如虎。
    “进来,给他上柱香吧。”
    老人的手里多了一个灵牌,上面的字是新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