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四十九章 追查
    龙叔这间房,王如虎没来过,四四方方二十多平左右,中间摆了两人座的沙发,对面一台黑白的电视机,床头的墙上挂了一对男女年轻时候的黑白照片,可惜有些模糊了,想来是龙叔年轻时候的照片,旁边应该是他妻子,。
    “朝门外拜三拜,敬敬天地,敬敬鬼神。”
    老人将三炷香交给王如虎,一瘸一拐走去床尾的墙角,那里矗着供桌,上面还有一座硕大的神龛,龛门内,分割一层一层的隔间,摆满了灵位,想来李然的那面灵牌也早就准备好了。
    “今天一早,我就知道了。”龙叔擦了擦灵牌上的字迹,随后放去下面一个隔间,合掌拜了三下。
    “这里面的灵位啊,有从国内来的,也有心向着国家的华裔,到死了,也没办法落叶归根,所以就立了这个神龛,让他们闻闻故乡的香烛也好。”
    老人望去里面一面面灵牌,指着其中一个笑着说道:
    “阿虎你看,这个呢,是个小伙子,从国内来的,二十二岁,那叫一个潮气蓬勃,做事也利索,东西拿回来,马上交给我弄走可惜啊,最后还是被发现了,中了六枪。”
    “第二层左边那个,名字看上去像个男的,其实是很漂亮的女士,年龄嘛,我也不记得了,有十五年了,算是今年是第十六个年头了,被抓走的时候,好像才三十出头,之后啊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神龛由上而下,每层三个,共五层,李然的灵位就放在最后一层右边,剩下两个空着,看着上面每尊灵位上刻着的名字,听着老人的诉说,指着那些令牌,他都能记得对方的经历,说到最后,也令得王如虎心里有些发酸,三炷香举过头顶拜下去,插去香炉。
    其实不用龙叔讲,他也能明白,国与国之间,都有暗地下的交锋,谁家地盘没有几个间谍
    只是想到这么多年轻的生命,前仆后继,死了,名字都没有留下,甚至没人知道他们,更别说记着了。
    心里多少有些替他们感到酸楚。
    看着青烟飘过神龛,好半响,王如虎收拾了下心情,看着一瘸一拐的身影,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龙叔,那你这条腿”
    呵呵。
    老人轻笑着拿过茶壶,放去电炉上热了热,倒上两杯,推去一旁,“嘿哟,这条腿瘸的那就有来历了,想当年金戈铁马,我只身提刀闯米国,那叫一个见人杀人、遇神杀神,直到后来腿上中一了枪”
    阳光倾泻窗棂,杯口热气袅绕。
    兴奋侃着往事的声音里,王如虎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目光也看去床头墙上那张夫妻合影的照片,再看老人兴奋比划手势的模样,低声插口问了一句:
    “龙叔,刚才你说灵位那个女人其实是你的妻子”
    龙行正停下话语,表情短暂的愣了一下,像是有忆起的记忆从眸底划走,瞬间,脸上重新泛起笑容,拿过茶抿了一口,胖胖的手摆了摆。
    “有那个艳福吗我就是一个扑街的废物罢了,只能躲在这房里给他们雕雕灵牌,早晚三炷香,想什么呢,傻瓜”
    “哎哟,时间不早了。”
    老人看了下手表,这个时候该是要打开门做生意了,赶着王如虎下楼,忽然又巷口叫住他。
    “阿虎,这些事,往后别掺和,我那神龛可没给你留位置。”
    走到巷口的背影侧过脸来笑了一下,老人也跟着笑起来,互相挥了下手,各自分开,一个走进店里,一个转去街道。
    王如虎拉上卫衣连着的兜帽罩去头顶,,其实李然的死令他心里仍然不舒服,不过也已经与他无关了。
    剩下的事,该是琢磨那诡异的空间等等
    走在街边的脚步忽然停下,引得旁边过去的一个白人女性下意识的拉紧挎包远远躲开。
    那个空间的怪物,为什么是那金发女人
    我能叫出那怪物的名字跟我记忆有关,还是在指引什么
    尸体
    忽然想通一些关键,王如虎望去市中心的方向,转身迈开脚步,随后在街上一家专卖华国特色的店铺内,买了一副京剧面具,快步走出牌坊前方芝加哥医院。
    几乎同一时刻,一辆警车停在了医院地下停车场,弗雷德带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探走进电梯间,按去负二层的按钮。
    “cia的人不让我们去碰那具女尸,想都别想,跟案件有关的任何一切,都必须查清楚。趁他们还没把尸体运走,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两名警探笑着拍响胸口,随后电梯叮的声音里,缓缓左右拉开,惨白的白瓷砖铺砌延伸,过道上的灯光幽绿的有些吓人。
    三人走出电梯口,踏踏的皮鞋脚步声里,远处守在验尸房的两名警察,和一个cia成员见到为首的弗雷德,抬手让他止步。
    “很抱歉弗雷德探长,你不能来这里,那个女人的尸体,今天下午就要送去cia分部,由我们处理。”
    “那是下午的事,现在时间还没到。”
    弗雷德目光看去守着门口的另外两个警察,后者对视一眼,左右退开一步,这位探长笑起来,拍去cia成员的肩膀。
    “别担心,我只看一眼,不会让你为难的,你就当我没来过,毕竟大家都是为了芝加哥的安全,拜托。”
    对方语气诚恳,也是为了查案,又不是将尸体带走,似乎并不和cia的行程有冲突,那人犹豫了一下,想要去拿通讯器汇报,被弗雷德伸手阻止。
    “别让你们的副局长知道,他是一个很古板的人,只会嘲讽别人,想必你们也受过这样的待遇,对吗放心,我们只是看看,然后就走,不会耽搁太多时间。”
    那cia成员看了看紧闭的验尸房大门,迟疑了片刻,还是将门推开再站去一旁。
    “希望你能快点,探长。”
    “没问题。”
    弗雷德朝带来的两个警探摆了摆头,寻着存放的尸体的柜子号码,捂着口鼻将柜子滑出来,拉开尸袋,两人顿时作呕的将身子转开,探长掏出手帕捂着口鼻,强忍着视觉上令他反胃的冲击,将拉链再往下拉上一段。
    整具尸首完全不成人形,一条手臂缝合不说,身子弯折,大腿不少地方皮肉都裂开,脸更是朝里凹陷,看不出原来的容貌。
    “我的上帝如果不是早知道这是人干的,我还以为她生前被火车撞了。”
    “探长,这是法医验尸报告呕”
    警探将一番报告递过去,再也忍受不住,跑去一侧验尸台的垃圾桶大吐特吐,弗雷德看着上面一条条验尸的笔记,确信这就是那天哈里斯教授家造成破坏的那个神秘人,可惜斯宾斯的那些打手、保镖没有一个活人,就连监控室的储存器也被人破坏,对方看来不止是一个人。
    “他的目的是什么一个潜心研究的教授,一个是黑手党头子,完全没有相关的联系,随机杀人”
    再看尸袋里的女人,又是一阵心惊肉跳的折磨。
    “这种能力的人,对女人真够残忍的。但也不应该为一个黑帮头子出手,这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嗯
    余光里,像是看见了什么东西,弗雷德看了看门口,手悄然伸去女尸身下,晶莹像红宝石的碎屑渗出毛孔暴露在外。
    指甲轻轻一拨,便落到他指尖,有两克拉钻石那般大小,稍不留意很难被发现,掏出手帕将它包住揣回兜里。
    再将法医验尸的手稿照下来时,那边门口的cia成员通知他该离开了,弗雷德这才让两个手下将尸体推回去,出来后,一进入电梯,他轻声吩咐:“你们两个等会儿去斯宾斯大厦,还有找找线人,查一查斯宾斯最近有没有偷运东西的黑活。”
    汽车发动,沿着出口的方向驶去,刚走片刻,一道身影走过昏黑的灯光,王如虎看了眼远去的车灯,转身走进通往负二层的楼梯间。
    径直朝验尸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