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五十四章 怪物猎杀者
    镜子里,胸口、腹部、手臂伤口恢复如初,只是一处处新皮看上去斑斑点点,有些让人头皮发麻。
    今早都还刚刚结疤长这么快
    王如虎摸着新长出的皮肤,走出卫生间,望着窗外灿烂的阳光,下面脏乱的街道,说话的男女,眉头皱的快拧出水来。
    这就是奇怪了,自己的身体,他很清楚,就算没有摸清楚当年师父给泡的什么药浴,但从未有过这么快的修复速度。
    光芒穿过玻璃,照在裸露的胸膛传来温热,王如虎仰起头,望着这片灿烂的阳光,隐隐约约仿佛明白了什么。
    那个神秘空间。
    密托尖啸者。
    脱下右手的皮手套,覆满猩红的手掌暴露在阳光下,仿佛感受到阳光,殷红的皮层微微蠕动,整条手臂好似过电般发麻酸痛。
    就是它们。
    王如虎捏起拳头,在空气呼的打出一拳,四周空气发出爆鸣,那晚十几只怪物被他手屠殆尽,那种红色气息
    念及的刹那,指尖鬼使神差的抚去臂上的铁环,拉开一截的瞬间,攀附的红色猛然像树的根茎,沿着皮肤就往窜。
    下一秒,王如虎急忙一松手,铁环恢复原状,那窜上去的红色顿时雌伏下来回归平静,他这才注意到,片刻间,脸上、身上不知什么泌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这种东西跟那些尖啸者,是一起的,而我杀了它们,吸收的能量都被手臂上的妖星容纳,增强它的同时,也在增强我
    增强耐打的方面
    王如虎有些迷茫看着右手,精神集中的一瞬,忽然好似有若有若无的气息在手臂上飘荡,延伸去窗外。
    以为眼花,晃了晃脑袋,那股气息已从视线里消失无踪。
    再试试。
    集中精神再次落去右臂,目光注视下,一缕淡淡的红色气息缓慢的浮现,毫无阻碍的穿过窗棂,海草般在空气里摇摆浮动,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寻找另外的妖星附着体
    与此同时,那气息摇摆中,王如虎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另外一种奇怪的感知,就像现在,他能明显听到二楼下面的街边,墨西哥女人与一个黑人男性的心跳,前者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心跳明显比常人快了许多,甚至还能感觉到心脏加速,带来的血液在血管流淌的咕咕声。
    闭上眼睛不用视物,像是在黑暗里看到周围十多米过往的人的体内,心脏有节奏的在跳动。
    这种能力,有点意思了。
    往后,再猎杀那些怪物来试试。王如虎睁开眼,嘴角勾起笑容,至于手臂上附着的妖星,只要不拿下铁环,那就无所谓的。
    之后的时间,除了记忆,和不时出现的怪异空间,王如虎渐渐放下琐事,就在这个混乱的o街区短暂的住下来,平日里练练拳,指导一番托里在格斗上的技巧,心情好的时候,也会传强健筋骨的吐纳气法,当然没有药浴,对方永远不可能有他这身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恐怖能力。
    每次对练一番,黑人青年都被摔的鼻青脸肿,不过后者却乐此不疲,常常还拉着王如虎去看他打黑拳,输了,就让王如虎指点一番,到了后面,因为经常教导的原因,黑人托里在赢面越来越大,附近几个街区,开始没人愿意跟他打拳了。
    晚上九点左右,从另一个街区出来,因为绵绵秋雨降温的缘故,长街没有多少行人,偶尔有几人撑着雨伞匆匆过去。
    还在刚才比赛兴头上的托里,发挥黑人种族特长,逼逼叨叨的话语硬是弄的跟说唱一样,比比划划的在王如虎叨扰,蹦跳挥拳。
    “刚才伙计居然想跳起来打我,他不知道拳手尽量不要双脚离地吗”
    “一个侧摆,就这样一拳打在他胸口,直接按去地上,简直太简单了。”
    路过一个店铺橱窗前,兴奋说话的黑人忽然停下来,正想着事的王如虎回头看他,那橱窗里,电视机画面正播放着一个正规搏击擂台。
    “你想去参加这种比赛”
    黑人青年摇摇头,“这可不是我擅长的,规矩太多了。”说着,双手放去后脑,望着落下的雨帘掉进眸底,“要是有那种不要规则,纯粹的展示搏击比赛,我肯定要去王师傅你也回去吧”
    “可能会。”
    王如虎笑着转回视线,撕开热狗的包装,咬上一口,继续前行,“除非能有让我感兴趣的对手,欺负你们这样的拳手,越来越没有意思了。”
    “什么叫我们,我也很强的”
    黑人追在后面不爽的叫嚷两句,一前一后的回到o街区,远远看到墨西哥女人坐在地上,她丈夫有些胆怯的跟几个黑人将道理,然后被打了一拳,倒在妻子身上。
    “看吧,之前我就说,这个女人要倒霉。”
    托里想要上去,被王如虎拉住,“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不要去掺和。”
    那几个黑人朝夫妇俩丢下几句话离开,王如虎过来越过那对墨西哥夫妇时,斜眼瞥去胆怯的丈夫。
    “不像个男人。”
    那男人低着头将妻子搀扶起来,一句话也不吭,托里追在旁边连说带比划的鄙视几句,说的夫妻俩更是头也抬不起,钻进屋里呯的将门关上。
    令王如虎不爽的是,这件事也波及到了他,睡到半夜,正舒服的时候,外面陡然传来一阵哭喊、打砸的声音,好半晌都没有消失,气得掀开被褥,穿着一条短裤开门出去,走廊尽头的那对夫妇房里,门是开着的,几个黑人连拖带拽的扯着墨西哥女人头发拉到走廊,女人的丈夫脸上全是伤,死命的拦在前面,不让他们得逞。
    看到有人出来,几个黑人当中,一个穿着夹克,看似领头的黑人朝王如虎摇了摇手指,示意他滚回房间,听到动静的托里也跟着出来拉王如虎。
    “王师傅,他们是o街区的黑帮,人很多,别去惹。”
    “他们要做什么”
    “拖女人去上街去卖就是做那种买卖。”
    “但他们吵到我睡觉了。”王如虎抬手就是一拳砸在旁边墙壁,嘭的巨响,将那边几人吓了一跳,回头看到墙上裂出的一道道缝隙,呈着蛛网扩散开去。
    “跟他们说,大半夜扰民,让我睡不着。”
    有王如虎这样的人在旁,黑人青年有的是胆气,过去比划一通,又指了指块头极大的王如虎,那几个黑人互相看了眼,这才将女人丢下,指着地上的夫妇,像是催促对方赶快还钱,随后才下楼离开。
    没等对面夫妻俩感谢,王如虎转身回房将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