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五十六章 东方宦门
    水浪拍打船首,卷起哗的声潮。
    望着海平面航行而来的一艘白色游艇,蝰蛇布里杰收回目光,抬手让手下偏转航道离开,西海岸到处都有这样的船只,有些富豪就喜欢带着美女在海上享受惬意。
    “不用理会,可能是路过的,不要招惹意外。”
    任务已完成,布里杰最想做的,就是将东西带回去,完成任务包一间总统套房,叫上几个美女,愉快的玩上一整夜。
    船首推开的水浪,忽地倒卷回来,吹上甲板的风渐渐变得猛烈,重新戴上墨镜走去船舱的蝰蛇口中疑惑的嗯了一声,远方那艘游艇还在像着他们过来,原本闲聊、或检查枪械的队员,有人抬起目光似乎注意到了什么。
    当即,起身扶着船舷,仔细看了一眼,大喊了出来:“头领那艘船”
    后面那句有古怪的话语还从出口,站在船舱口的男人重新转回身,摘下墨镜,视野那头,渐近的游艇,已能看到穿着白色西装的身影,拿过了一柄细长的刀锋,皱起了眉头。
    “这么远那个人想要干什么”
    做为猎狗组织的得力干将,布里杰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如果说分开任务的巨人乔纳森以力量、残忍出众,那他便是以丰富的作战技巧,还有那敏捷的身手成为组织内的中流砥柱。
    风扑在脸上,衣角猎猎飞起,有着野兽般敏锐的男人,不敢大意,偏头吩咐副手让甲板上的队员警戒,压着枪口站在附近可做掩体的地方,保持准备作战的姿态。
    嘭
    视野前方的海面,游艇越发靠近,那船首上的人渐渐抬手臂举起了一把刀锋,一股针扎般的感觉,瞬间在甲板所有人皮肤上蔓延出刺痛,就连呼吸的空气,仿佛都这一刻沉闷凝固。
    布里杰身体强于这些作战人员,明显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感觉过的力量正从那艘船上的白色西装身影正蔓延开。
    然而,没等他弄明白,余光里,手臂上贴着皮肤的茂盛体毛,一根根立了起来。轻声呢喃一句。
    “噢谢特”
    远方,船首上的身影,挥下手臂,波光粼粼的海面陡然轰啪一声巨响,掀起六米高的巨浪,当中有看不见的东西,将蔓延而来的巨浪分成两瓣,急速朝这边延伸。
    动荡的水波,荡着航行的船只摇晃,布里杰看着一幕,嘶喊:“转舵躲开”
    船就那么大,又在茫茫海面,没有陆地那样可以有躲避、腾挪的地方,就算此刻航速加快,根本已经来不及了。
    划开延绵而来的巨浪,阳光折射掀起的水花,动荡的船只甲板上,所有人的视线眼花般看到一轮立着的巨大半月,透着森幽的黑色飞速而来。
    “啊啊啊”
    有人压抑不住绷紧了的神经,歇斯底里的喊叫出声,端起手中的枪械,疯狂的朝逼近的半月射击。
    哒哒
    接连不断的枪声之中,布里杰跃起攀去船舱,借力纵身翻去舱塔的同时,那半月在视野间放大,然后,撞了上来。
    下一秒。
    刀光接触船体,是猛烈的震动,船舷、铁栏发出撕裂的声音,金属吱吱嘎嘎响个不停,甲板肉眼可见的一寸寸飞速断裂,布里杰转动的视线里,他的副手来不及躲避,绝望的叫喊声里,整个人瞬间分成两半朝左右洒落。
    这么会这样”
    布里杰惊骇的看着船身懒腰切成两半,拖着断裂的声响逐渐前后倾斜,看着手里的木盒,咬牙准备跳去海里,侥幸的话,还是有可能逃生,只不过这硬盘可能会损坏。
    保命要紧
    纵身跳去海里的刹那,倾斜的船体前方海面,水花自人的鞋尖溅起,一道娇小的身影双手平端,脚下连点,溅起的水花里,拂过海面,朝着船上跳下的外国佬飞纵过去。
    “滚回去”
    白皙的手掌绕过对方挥来的手臂,印在胸口一推,瞬间将人贴在船体,手指曲紧,抓住衣领带回了甲板。
    根本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膝盖轻轻一顶,将布里杰手里抓握的木盒顶去半空,女子脚下一踏他肩膀,一跃而起,抓住木盒的下一个刹那,另只脚重重落下,脚尖点在这个白人光秃秃的头顶,颈脖传出咔的一声,脑袋瞬间向下缩紧与肩膀平齐。
    “师姐”
    远来的游艇,捧着刀鞘的俊秀青年,抬手推掌,顿时掀起一股寒风,荡起的海浪响起一连串咔咔的动静,泛起一层冰霜结成一块冰坨浮在水面。
    那边,下沉的船体,女子纵身飞来,点在冰上,借力又是一跃,划过长长的轨迹,身子在半空折转,稳稳落在甲板,起身默契的与捧刀鞘的青年对拍一掌,对了一下拳头。
    “师父,给”女子将木盒双手呈上。
    “放去桌上吧,靠岸后,还是交给通勤局的人带回国内。”
    白色西装的身影手中黑色刀锋一转,唰的插去刀鞘,重新坐回太阳伞下,靠着椅背翻起一本佛经。
    “其他人已经到了这边吧”
    纸张的翻动声里,名叫白宁的男人缓缓开口,身边的一男一女,是他的徒弟,同时两人也是情侣,此次过来米国,与国内形势有关,他一手创建的宦门需要在这里得到一些发展。
    一起过来的,也多是门中的高手。
    “回师父,他们坐的飞机,两天前就到了,在熟悉新的环境。”捧刀的青年低声回了一句,背地里,悄悄将师姐捉弄的手打开。
    阳光照在伞上的斑驳印在书页上,白宁抬头看了看那边只剩下沉的只剩桅杆的船只,“熟悉环境是好的,我们抓紧时间靠岸,先将洛杉矶所有黑帮包括通勤局提供的资料,一切雇佣组织,全部”
    话语顿了顿,翻书的手轻描淡写在书上抚了一下。
    “一起扫了。”
    “是,师父。”
    “对了,听说通勤局还派遣了四个人来了这边,你们留意一下,别让他们伤到了。”
    天光划过云朵,越过西海岸,轰鸣的航班降下云层,落去芝加哥机场,让攘攘熙熙的人潮里,四个衣装笔挺,拖着行李箱的华人走出机场,拦下一辆出租车,给了司机地址,驶去将要落脚的地方。
    “第一次出国有点紧张。”
    “你们说,这个黑人司机会不会宰客”
    “不是有经费报销吗都打起精神来,到了外面,可别跟咱们华国人丢脸。”
    “丢脸怕什么,到时候可以装南韩人啊。”
    “嗯,有道理”
    “话说回来,咱们四个也算优秀,也拿到这么重要任务,可就是为什么不能转正”
    “可能这次就是转正的契机。三位兄弟,全力以赴吧”
    “好”
    不久,四人在一条繁华大街下车,拖着行李箱,摘下脸上墨镜,寻着门牌号,站在名叫老爹古董招牌下。
    “就是这里。”
    推了推,没人来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