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五十八章 要像个男人一样
    “哎哟英俊潇洒”
    龙行正愣了一下,从四人名字反应过来,整个人都乐了的笑出大板牙,从柜下抽屉找出四个杯子擦了擦,说着“四位同志来这边有什么任务”走去电炉烧了一壶开水,倒上茶叶沏上,端来摆去台面。
    “到了这里,我会全力配合,前提是我不能被摘进去,不然不好给你布置后路。”
    “明白。”
    为首那青年名叫王英,倒是跟水浒里那矮脚虎同名,不过他身高可不矮,高高瘦瘦,推开另外三人,收起刚才的惊慌,从角落起身,掏出一副眼镜也擦了擦,随后戴去鼻梁,神色肃穆的坐到了对面。
    “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看过相关的手册,你大可放心。”
    另外三人心里也松了口气,跟着过来坐下,其中叫马俊的青年插口进来:“龙叔,我们来这里有两个任务,第一个就是调查李然的死因”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王英瞥去同伴一眼,敲了敲桌面,“这是高层职务对接,你们不要插嘴。”
    马俊“哦”了一声,坐正回去端起茶杯吹起袅袅热气,那边,王英这才将目光重新放回老人身上,将同伴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第一个任务就是调查李然的死因,毕竟华裔里面,心向国内的,实在太少了。通勤局培养这样一个人,花费了许多精力和财力,所以需要知道详细的情报。”
    “这你们就问对人了。”
    龙行正擦了擦桌上水渍,深吸了口气,袅袅热气里,神色严肃的望着门外照进的阳光,慢慢眯起眼睛。
    “小李是个好同志啊,打入敌人内部实属不容易,可惜还是被他们发现,不过他也机敏,轻易躲过了cia的追捕,可惜遇上了一伙来路不明的人袭击,前后都有负伤,唉”
    四人趴在柜台专心做笔记的唰唰声音里,老人长长叹了口气,负起双手。
    “可这一次,对方来了一个膀大腰圆的白人大汉,武功更是出神入化,单枪匹马绕开cia,直接截住了小李,好一场搏杀后,小李终究不敌,被对方杀害,想想我在芝加哥隐藏这么多年,哪里见得这么好一个青年就此默默死去,何况东西还落到对方手中,只得亲自出马,一番天昏地暗的打斗,终于将那人给击杀,拧下脑袋,放在小李的灵位祭祀。”
    那边,唰唰记着笔记的四人齐齐停下,上下打量高挺的肚皮,嘴唇上下颓废的胡渣。
    “龙叔,你动的手”
    “哼”眸子划过眼角,龙行正冷哼一声,侧了侧脸,“那人脑袋刚才你们不是见到了吗还能有假这么光宗耀祖的事,我岂会儿戏想当年金戈铁马,我初来米国那也是威风八面,看到我这条腿没有就是跟鬼佬火拼时,被对方阴了一枪,不然说不定这会儿,我都是你们领导了。”
    片刻,老人脸上堆起笑容,凑过去朝他们抖了抖眉毛。
    “四位同志,打报告的时候,记得就按我刚才说的写,最好夸张一点,这个我不介意的。”
    呃
    四人面面相觑,压根就不想相信,王英放下笔,干咳两声正了正嗓音,“那个龙叔啊,这只是报告,之后我们再写。”
    “你们不相信我”
    “不是”
    “我有证人的。”
    “我们还是说说接下来要做的事吧。”
    “危不危险”
    龙行正说出这句,连忙闭上嘴,看到四人狐疑的望来,眼睛转了转,负起双手侧了下身望去门口,语气严肃:“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我的意思是不危险,我就不帮忙了,还是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出出风头,扬名立万嘛咳,这样,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帮手,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华人,叫王如虎,身手还算不错,让他协助你们,也算历练一番。”
    他奶奶的胸,差点自己把话给戳破了。
    那边,四人互相对视一眼,王英也有些意动,“你说的那人,可靠吗”
    “我龙叔看人很准的,就像四位这般青年才俊,这次任务,绝对手到擒来,圆满完成,到时候任务结束,我请你们喝酒。”
    这话听的四人眼皮直跳,四人里年龄稍小的张潇连忙摆手:“龙叔,你先别说了,这是在给我们插旗啊,会奶死的。”
    王英咳咳两声。
    “那个龙叔,不如你先将你说的那个人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先让我们接触一下,看看如何。”
    “行趁现在时间还早,你们跟我来。”
    龙行正也不多说下去,叫上四人从后门出来,挤上停在另一条巷口的一辆两厢小车。
    三人挤在后排,王英则坐在副驾,忽然想起老人走路的动作,心一下提到嗓子眼。
    “龙叔,你的脚开车没问题”
    “不要教我做事,我是瘸,可又不是残废,踩油门没问题的。”
    “不是,我是担心我们安”
    “没问题,放心好了。”
    看到龙叔毫不在意的摆了下手,王英连忙系好安全带,抓紧车门上方的扶手,片刻,小车发动起来,老人握着方向盘踩下油门驶离了停车位,在四人结结巴巴“小心。”“慢点”“当心前面车”的提醒下,歪歪扭扭的汇入长街车流当中。
    驶去的方向,城市西南破旧的街区里,老人口中提到的王如虎,此时正跟一群黑佬站在河道边,看着下方浅水区域,一具不成人形的尸体躺在那里。
    墨西哥女人的尸体是今天中午过后被人发现的,她的丈夫,那个胆怯的墨西哥男人跪在水里,哭的跟孩子一样。
    女人折磨的不成人样,手脚被打折,脸又黑又肿,一只眼睛血肉模糊,全身上下到处都有殴打的痕迹,肚脐、两侧的腰还有明显缝合的线口,胸口两团泛着淤青,甚至还有不少血洞、牙印和烟头烫焦的地方。
    岸上的街区居民一个个神色麻木,有的笑着露出白森森牙齿,对着尸体指指点点,像是看一具被玩坏了的玩具。
    “肯定是遇上付大价钱,喜欢玩那种重口味的顾客了。死之前,器官可能都被摘了下来。”
    “三十几岁,活这么久也不错了。”
    “他男人这下可以子了,呵呵。”
    “换恐怕,等会儿,那些黑帮还要找他还剩下的钱,今晚上,他身上值钱的器官就会被预订好了。”
    黑人托里走前面挤回来,“这就是米国,黑帮盛行,o街区,更是没人管,王师傅,你离开,也是对的。”
    王如虎只是沉闷的嗯了一声,或许华国人大多数都是感性的,看到前几天还跟他打过招呼的墨西哥女人,就这样没了生命,被这样折磨的死去,心里没窝出火,那是不可能的。
    看着那墨西哥男人抱着妻子的尸体从下面走上来,王如虎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塞去对方怀里。
    “像个男人一样,去为妻子报仇。”
    墨西哥男人看着怀里死去的妻子那双睁大了的眼睛,一声没吭的举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