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七十二章 组合能力
    滋啪咔滋
    引擎盖扭曲翘起,电路啪啦啦乱响一气,微微燃烧的火光里,凹陷的车门嘭的落去地上,满头是血的男人歪斜的爬出车门,落去地面,视野模糊的望去街道中间正低头的身影。
    王如虎沉默的抬起视线,看了眼那边趴在地上失血昏厥过去的cia,偏头看去街道左右,只有三三两两几个行人站在远处正惊骇的望来,好在米国人并不热心,做为街道也都是七十年代的产物,少有摄像头。
    确定周围环境后,王如虎转身就走去之前出来的那条巷子,不时看去右手,脚步飞快转去o街区,一口气回到托里出租的公寓,对方不在家里,正好没人会来打扰。
    呯
    卧室的房门碰上,顺手也将拉过窗帘,王如虎脱下身上衣物,露出整条猩红的右臂,张开手掌,五指间噼啪跳起数道电弧,青白的光芒照着他脸上,表情古怪而复杂。
    刚才一拳打去那辆cia的轿车,他并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心里烦躁出的拳,打翻汽车的一幕仔细的在脑海里回放片刻,任何细节上都没有放过,应该不是自己有了放电的念头,而产生的。
    这东西,其实是妖星的本能
    王如虎回想了片刻,应该是跟自己情绪有关,当即一握拳,臂膀顿时袅绕一层电弧,昏暗的屋内,青白的电光闪烁,照出屹立的魁梧身形,猛然挥拳打在空气,交织手臂的电弧瞬间在拳锋汇聚,化作一团电球炸开。
    除了带起的拳风,也有高压电流的威势。
    不过王如虎试着用另一只手去触碰,指尖瞬间被电的弹开,整个人都僵了一下。大抵明白这能力其实并不属于他,只是附着手臂的妖星的能力。
    那如果当时碰上的是火呢
    突如其来的想法闪过脑海,王如虎连忙去外面厨房,拿过点火器,长嘴冒起的火苗灼烧起手掌,传来的温度只是温温的,然而附着手掌的那片猩红却是动了起来,像是被火焰煎熬的来回扭动。
    想要极力避开火焰的灼烧,片刻,又复归平静下来。
    外面传来钥匙轻微扭动门锁的声响。
    这边,王如虎还沉浸在实验的思绪里,抬起手掌放在眼前,握拳的刹那
    正如他的猜想,火焰声轰的响起,燃烧扭曲的火浪顺着拳头飞快延伸臂膀,热浪扑面而来。
    模仿
    王如虎盯着处在火焰当中的手掌来回翻看,能想到的也就模仿这个词汇来形容,也就是说,只要对方攻击这条手臂,上面的无数妖星晶害怕被危及它们的生命,会进化或模仿对方的攻击,让自己与对方能力融为一体,不受到伤害。
    而学会的颗粒就像电鳗的细胞一样,聚集在一起产生放电或火焰。
    印证猜想,王如虎松开拳头,火焰渐渐小了下去,再像释放高压电流,却还是火焰窜了出来。
    果然,只能用一种。
    摇曳的火光照着他面容想着,不过也好,这种能力倒是能和我格斗融合一起。
    想想影视里那些异能电影,除了放异能,就会一点点格斗技巧,一旦被近身就是被挨宰的份,恐怖的格斗加上每次挥拳带出的火焰和电流,王如虎想到敌人将会是何种表情,嘴角忍不住咧开笑了起来。
    下一秒。
    呼
    呼呼
    一团白色烟体忽然从一旁席卷过来,瞬间将他笼罩进去,呛人的泡沫钻进鼻孔,王如虎连打了几个喷嚏,全身上下满是一层白色泡沫,挥舞大手扇了扇,就见外面,黑人托里拿着家中备着的灭火器又叫又跳的来回喷洒。
    “放心交给我,伙计我能救你,火很快就能灭掉。”
    “托里,够了。”
    王如虎灰头土脸的抹去脸上泡沫,一把将邀功似跑来的黑人拍开,没好气的走去洗漱间,“我没事了。”
    “嘿,我做错什么了吗”黑人青年摊手叫道,“我看见你着火了虽然很酷,但是很危险,会烧掉整栋公寓,我们赔不起”
    “感谢的好意,只是看看我能不能承受火焰的高温而已,别多想。”
    王如虎学着他动作摊了下手,走去洗漱间将门锁上,打开淋浴,闭着眼睛仍由冰凉的水滑过脸庞、身躯,将泡沫冲走。
    妖星的事,算是因祸得福
    那蓝光恐怕帮不了什么忙了,或许再守一段时间,等袭击者显身
    简单的思索之后的情况,此时他不知道的街区外面,几辆cia的车辆停在出事的地点,史密斯看着被伤员被抬上救护车,破损的那辆汽车正逐一被清理拉走,他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先是上次的埋伏没能成功,这次更是遭遇到了对方的攻击,显然是被激怒了。
    不过这样才有挑战的难度不是吗
    看着救护车远去,助手过来汇报工作时,他笑了一下,“不用担心,我们该向上面再申请一拨经费,毕竟最近印了几万亿,总要需要有地方花不是打一份报告上去,把事情夸张一点,除了钱,我们还需要具有特殊能力,和作战经验丰富的成员加入这场狩猎”
    与此同时。
    芝加哥医院,琳达抱着一束鲜花推开一间豪华的病房,病床上的女人已经苏醒过来,靠在床头安静的翻着一本书。
    “我亲爱的老板,我觉得你并不没有受伤。”
    琳达将鲜花放去矮柜,走去宽敞的几扇窗户前,将窗帘哗的拉开,午后的阳光倾斜进来来,推走房里的昏暗和灯光。
    娜塔莉感受到强烈的阳光,眯了一下眼睛,将书按去被褥上。
    “你就不能让我清静一会儿”
    系好窗帘的女人一副才不停的表情,过来窗前坐下,拿过一块苹果削去果皮,切出一小块喂给娜塔莉嘴里。
    “你是我老板,我必须要来看你。对了,你知道是谁救的你吗”
    娜塔莉咀嚼的红唇停了停,拿过柜上的眼镜戴上,看着面前笑眯眯的女人,回想昏迷前的最后记忆。
    “你常常提起的那个东方大力士”
    “就是他”琳达切下小块果肉又喂了过去,“简直太厉害了,他把实验室的门都快卸下来,就像着急的骑士,看到心爱的公主遭遇到危险,展现出的那种神勇还有他那身肌肉,我的天,你没有看到,实在太让人着兴奋了。”
    靠坐床头的女人似乎并不感兴趣,重新拿起书翻看,仍由琳达在自言自语,随后打发对方回去公司主持事物。
    “好吧,那我先走了。”
    想到娜塔莉不在的这几天,或许自己能给那个大功臣给予一些奖励,琳达打开房门,想想都兴奋的捏起拳头颤抖起来。
    那该奖励什么好呢
    她想着的同时,身后的病床上,娜塔莉头也没抬,盯着上面一行行的字迹,忽然朝站在门口的窈窕背影开口。
    “让那个人过来给我当贴身司机。”
    琳达微微张着嘴,转过身来,愣愣的点下头嘟囔一句傲娇的老板。
    关上门的刹那,涂抹妆容的俏脸忽然抿嘴偷笑,走在过道窃喜的蹦跶了一下,细长的高跟差点没踩稳摔去走廊地板。
    当老板的司机,就能天天看到那讨厌的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