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七十三章 穿衣的蛤蟆见过没有?还会照相!
    安克雷顿公司是芝加哥有名的科技公司,分部还有洛杉矶等城市,外面,充满科技感的光影屏幕播放着科技改善人类生活一些广告,下方,几辆警车停在那,穿着制服的警察找来报警人,以及主管在大厅正录着口供。
    弗雷德看过周围,没有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也不知是失望,还是如释重负,坐去沙发拿起一张报纸翻阅起来。
    四周楼梯、二楼护栏聚集了不少公司工作人员,抱成十多个小圈子,看着大厅被记录口供的主管还有几个安保,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听说是二十五层的那间实验室发生事故了。”
    “那怎么关闭的我来公司两年,还不知道那实验室里,到底做的什么实验。”
    “我来五年都不清楚,不过听说娜塔莉女士当时也在事故里,今早还看到她被救护车送去医院。”
    “后来呢抢救过来了吗”
    “”
    杂七杂八的窃窃私语里,大楼外面,又有几辆车驶了过来,停去警车不远,坐在大厅休息区沙发的弗雷德探长放下手中的报纸,望去的目光之中,停靠的四辆轿车一扇扇车门打开,走下一行黑色西装,撇上证件的身影,一进大厅,朝迎面过来的一个女警亮了亮证件。
    其中脸颊消瘦的人偏过视线,看去正从沙发起身走来的弗雷德,脸上露出笑容。
    “真是哪儿都有你,弗雷德探长。”
    “这句话,该是我问你才对,史密斯局长。”弗雷德折起报纸递给一旁的女警,面容保持微笑,微微仰着脸看去对方,“这种治好性质的事都能惊动你,cia可真够忙的,还需要警察做什么,洗地吗”
    对面那位cia助理副局长,也在笑,不过眼睛眯了眯,“这可不是一般的治安事件,安克雷顿公司的东西,向来我们盯的很紧,毕竟可能涉外,对了”
    史密斯贴近过去,两人鼻尖几乎都快贴到了一起,相互对视几秒,错开脸颊,对着这个满嘴胡渣的探长轻声道:“今天我有两个人在袭击中丧身了,我心情很不好,如果你知道什么,最好告诉我,我知道一个亚洲男人,很魁梧。”
    史密斯微笑着后退两步走去那边录口供的几人时,转身又指了指对方。
    “你该庆幸你不是黑人,探长不然”他比了比打手枪的动作,这才转过身去。
    拿着报纸的女警望着那边:“cia的人真让人恶心。”
    “他们的工作就是恶心人,你要习惯。”弗雷德朝她笑笑,随后吩咐里面的部下收队,既然cia的人来了,剩下的事就跟他们无关了,不过听到今天有两个cia的人袭击里死了,回到车上却是一点也不高兴。
    在他看来,都是米国人,为国家服务的。
    “那四个华国人还看押着”他拿过后排递来的热狗咬了一口,得到助手的答复,点了下头,看着大厅玻璃门内一行cia的身影,低声道:“回去将他们带去审讯室,他们或许知道一些什么。”
    “头,我们的职权”
    后排的一个探员还没说完,副驾的弗雷德一拳砸响车门,车辆行驶当中,他侧过脸,脸上全是一片怒容。
    “去他妈的职权,狗屎,我现在憋了一肚子火。我要拿到最先的消息,然后在这帮阴阳怪气的cia面前烧掉,气死他们”
    当然,弗雷德说的只是气话,一直以来三个体系并不和睦,尤其上次李然的事件,他被对方通过关系停职后,这股气就一直憋着,李然死后,整个人就像处在快要爆发的火山的状态里,得不到发泄。
    警车汇入车流沿着驶去城市某个方向,此时云隙的阳光偏斜,深秋的光芒还有一丝温热照在芝加哥警局大楼一面窗户玻璃,里面的办公室人声吵杂沸腾,仿如闹市一般。
    站街的流莺不爽的翘着大腿嚼着口香糖并排在一起等候录口供,旁边的小屋房门打开,一个满脸淤青的黑人被两个白人警察推出来,拿了一杆笔塞去对方手里,指着签名的地方,让对方签下。
    随后提拎衣领拖着黑人走去看押室,一片片铁栅栏后面多是一些城中无赖、混混,有些看着警察走过,拍响铁栏叫骂吐口水,迎来警棍敲打。
    相隔不远的另一间牢房,四四方方并不宽敞的地位,挤了七八个人,或站立,或坐在贴墙的长椅,听着正中间蹲在椅上的四个华国青年用着磕磕绊绊的英语,唾沫横飞的兴奋边说边比划。
    “跟你们讲啊,你们米国的警察实在太暴力了,尤其是黑人兄弟的不公平待遇,你看啊,白人在街上犯事,和黑人在街上犯事明显差别对待,你们光零元购有什么用举牌游行抗议有什么用只会让他们更看低你们只知道眼前利益,下回我给你们带几本书,很先进的思想,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团结可以团结一切,对了,到时候顺带给你们捎一本打游击的书”
    穹顶惨白的灯光下,围在周围的几个黑人青年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不过也有人不乐意,说起自己牛逼的经历,才说一半就被,四个青年里的王风打断,竖起大拇指点了点自己,盘起双腿,不屑的看了眼那黑人。
    压低了嗓音。
    “你们不过小打小闹,见识浅薄,我跟你们讲,我四兄弟那可是什么没见过这世上啊,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有一种石头人啊,一碰就能获得超能力,不过要牺牲一些东西,很可能直接致死。”
    “还有还有,你们见过穿衣物的蛤蟆吗我们见过,还会说话,几年前的大年夜,我们四个还跟它一起过的,嗯,还有一头掉毛的老驴。还很会拍照”
    “要不是我们四个有些胆量,见识也够广,肯定被吓得尿裤子别问,那肯定是被红石感染的生物产生变异了引出聪明的智商占据本能高地了”
    喋喋不休又磕磕巴巴的话语响在这间牢房,就连附近相邻的两间的犯人也都被四人的话语逗笑起来,满是愉快的气氛。
    不久,脚步声响起过道,一个肥胖的白人警察,厌恶的看了看周围,手里警棍噹噹的敲在栅栏铁柱,朝里面四个华国青年招了下手。
    “中间四个出来,对,就是你们,弗雷德探长在审讯室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