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暴虐
    下方宴会厅里响起悠扬的小提琴,舞池多了几对男女优雅的扬起舞蹈。
    望着下面一群东方面孔的王如虎,陡然听到身边女人说出“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人,陪了你一夜”的话语。
    王如虎收回视线,目光偏去一侧的女人,亦如错觉般,恍然面前的是那天温柔的那个娜塔莉
    片刻回过神来,从对方脸上转开视线。
    “好久不见,娜塔莉。”
    “刚才的话,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娜塔莉似乎非常在意这一点,垂在耳下的水晶吊坠晃动着,她朝男人那边挪了挪,高挑的身子靠近些许,“告诉我她是谁为什么要化作我的样子接近你还有”
    她用着很轻的口吻,问道:“还有,她表现怎么样”
    其实娜塔莉来之前,便接到了杰登的电话,告诉她关于安克雷顿出现了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当然这是有戏谑的语气说的,宴会前一天,娜塔莉便带了琳达飞了过来,调出了监控。
    很难想象,看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相貌、身材的女人,有着与自己不同的行为举止,去关心一个男人,那种微妙的感觉有些奇怪,甚至隐隐还有一股醋意,就像本该是她的东西,被双胞胎妹妹或者姐姐夺去了。
    问出话语的片刻,下方陡然有麦克风的声音忽然打断了悠扬的小提琴,一声西式发音的中文响了起来。
    “看哪,那边竟然有一群华国人,我是在唐人街吗对了,好像还有我们传闻中的乌鸦先生,臭名昭著的夏亦”
    一个穿着白色西服,胸口插着手帕的短发男人,带着迷人的微笑,拿着话筒正朝四周宾客致意,卖弄着自以为是的西方嘲讽似幽默,“听说,他来参赛的途中,把南韩的守关者杀死了,然后,他的兵器又在码头失窃,噢天哪,我想他就像失去羽毛鸟儿,很快又要坐船回到他的故乡”
    下方宴会大厅,一片男女哄笑起来。
    王如虎看着那群沉默的亚洲人,尤其是为首那个青年,他已经确认了那就是他的表弟夏亦,目光之中,杰登被黑人凯恩推着轮椅过去交涉,前者微笑着甩袖,西装唰的一下洒开,一道黑影自青年手中飞出,那卖弄幽默的男人也在同时发出哈的一声,犹如雷鸣般刺耳。
    巨大噪音瞬间在宴会厅扩散开来,吊在穹顶的几盏水晶灯都在哗啦啦的摇晃。
    那人似乎见血了,捂着脸颊想要冲下来,被安保拦住,这边青年身后随行的几人也想要过去,杰登杵在中间,像是给两边劝说。
    王如虎站在石雕护栏后面,双手插在兜里看了一阵,好像才想起刚刚女人问出的话,“她很温柔,虽然外表和举止很像你,但骨子里,有着像是为人妻子的感觉。”
    “你很享受”
    “虽然不情愿说这些,但确实如此。”王如虎看着下方闹剧正在杰登调解下渐渐收场,正等着女人的下文,却半晌都没有回应,回头,后面沙发上娜塔莉已经起身,像是在琢磨着什么,微蹙着细眉,又陷入了思考当中,转身离开。
    这才像她嘛。
    之前王如虎能看破对方,其实并不是其他问题,而是那伪装者并没有娜塔莉那种说着话,会情不自禁的陷入对于话题的思考,那种认真而又古怪的习惯,并不是那么容易模仿的。
    下面的冲突似乎已经避免了,那卖弄幽默的男人捂着流血的耳朵还在叫喊,王如虎下来看了一眼,走去正准备离开的青年一行人。
    “能聊聊吗夏亦。”
    以为王如虎是来找茬的,青年身后一个体型犹如铁塔的男人想要站出来,被青年伸手拦下,“你们到一边去等我。”
    敞开的宴会厅大门前,名叫夏亦的青年待身后的人出去,转回脸来,露出了微笑。
    “表哥,很久没见了。”
    王如虎跟着挤出笑容,对于面前的青年,他并没有任何的感觉,或许是记忆缺失的缘故,没有任何情感上的联系,唯独有感知的,是对方右手,同样戴着一只手套,隐隐感觉到了一股妖星的气息,不过却又有些不同,死气沉沉,没有妖星那种复合生命迹象,甚至还有暴虐的躁动。
    两人笑着对视了片刻,王如虎伸出右手,对面的夏亦也跟着伸手,两只戴有黑色皮质手套的手握在了一起。
    掌与掌的缝隙,陡然响起一声沉闷的噼啪声,对于周围人,是听不见的。
    “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夏亦,你能告诉我师父是不是没死”王如虎卸去右手上的力道,目光直直的盯着对方双目,后者眼睛也是一眨不眨,只是点了下头。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还要多亏了你那个犹太人朋友。至于你的记忆,很抱歉,等打完这场比赛,我再告诉你一切。”
    “你知道”
    “我知道很多东西但是不包括师父,还有你待过的那个圣祈组织。”
    两人往门口走了一段,一个身形高大威猛,两米来高,仿如一座大山,而走在旁边的青年,身材修长矫健,沉稳的气质里隐约有狂躁的暴虐,很难看出两人竟是表兄弟。
    “刚刚我听那人说,你的兵器丢了”
    “已经派人去找了,我想很快就能找到。”
    “那你小心点。”
    王如虎有几次憧憬与目前唯一的亲人见面,会是怎样的画面,可眼下,两人都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说完便没有接下来的话了。
    “表哥,擂台上见,希望这些年你有些进步。”夏亦笑着抬起手来。
    呵呵。
    王如虎抬手握拳与他对碰了一下,“我也希望你能走到最后的决赛,与我碰面。”
    “一定会。”
    说完,夏亦收回手,震了震身上西装走出宴会厅大门,回头又和王如虎对视了一眼,便领着人离去。
    “你和他认识,虎”一旁,杰登坐在轮椅滑到旁边,一起看着空荡荡的大门,王如虎点了下呕吐。
    “我的表弟。”说着,他目光陡然看去刚才那西式幽默的男人,杰登回头笑道:“他叫艾伦奥克斯,也是我邀请的守关者之一,有着音波的能力,还是一个很厉害的格斗家。”
    似乎感觉到了王如虎的目光,那边叫艾伦的男人擦着沾在手上的鲜血过来,看到杰登身旁还有一个亚洲人,脸色并不好看,“高贵的杰登先生,我觉得你”
    话语还未说完,陡然一只手抓了过来,艾伦想要避开,偏动的脑袋依旧被对方一把抓住,“你想干什么”
    “我不喜欢你的幽默,矮子。”
    五指猛地曲紧,下一秒,白的、红的、头皮、毛发都在瞬间朝四周飞溅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