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从提示语开始 > 第四十七章:暗中偷袭
“这小子真能跑……”

一连跑了几十里,徐仁杰在有些后面气喘吁吁的。

心中恼怒不已,决定得手后要好好“伺候”一下这个小子。

因为担心那练气初期的少年有什么奇特的法术符箓,贸然动手以免打草惊蛇,再加上离百泰坊市太近,容易出现变数。

故而他一路暗中跟随,在不能暴露自己的情况下,黑夜中赶路,未免有些吃力。

这么做还有一层原因是,他照旧选择暗中偷袭。

虽然修为上占了优势,但狮子搏兔尚用全力,能偷袭得手最好不过。

“此人果然一如既往的阴险狡诈,谨慎小心。”

方元十分无语,由于一直没有停留,吊在最后面的他也没有寻到什么合适的出手机会。

只能继续等待时机。

……

少年童云霄回宗心切,奔行了不知多长时间才停下,身体上传来些许疲惫之感。

于是便停了下来,盘坐再一根粗大的树干上,闭起了双眼,双手各捏着一枚灵石,缓缓恢复法力。

四周清冷的月光洒落,夜间除了此起彼伏的虫鸣之外,寂静无声。

“玛德,总算是停下了!”

徐仁杰的身影出现在七八丈远的一颗树后。接着一缕幽芒从黑暗中悄无声息地出现,毫不停留直直射向少年的头颅。

正在打坐练气,恢复精神的童云霄毫无警觉,根本没有任何的发现。

眼见幽芒马上就要击中,这个少年即将无声无息的死去,徐仁杰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冷笑。

然而当下一刻,他的脸上的表情却又僵住了,眼神之中出现了浓浓的戾气。

“凭什么这些宗门世家的人,如此富有,就是练气初期,身上都有宝物护体!”

幽芒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击必杀,

不是少年发现了他的攻击,而是在落在头顶的那一刻,少年身上凭空出现了红色的光辉,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偷袭不成,中年男子再度出手,幽芒卷土重来。

而此时护身宝物自动触发,惊醒了进入了忘我的境界的童云霄。

灵觉疯狂示警,一种强烈的危机笼罩在心头!

电光火石之间,童云霄猛然睁开了双眸,目中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

来不及思考,他手掌迅速往树上一推,身子顺势移了一小段距离。

定睛一看,一缕幽芒凭空刺入他刚刚栖身不远处的树干上,露出了个拇指深的洞口。

“你是什么人?”

“我是极阳宗弟子,敢对我出手,叫我的师门长辈知晓此事,一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童云霄惊魂未定,面露愤然之色。

“呵呵,杀的就是极阳宗弟子!”

再次听到这熟悉的三个字,中年男子杀心大起。

见偷袭不成,他也不打算遮遮掩掩了,大大咧咧地从暗中站了出来。

虽然没有一击必杀,但也干扰了这少年,让他无处可逃。

占据上风的徐仁杰,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在月色下的长满胡茬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他浑身灵压毫无保留的释放,接着气势汹汹祭出一柄黑色的长刀,化成一道黑光向少年斩了过去。

这柄黑刀是徐仁杰从一名肥羊身上搜刮而来,是中品法器里的精品,使用得得心应手,已经跟随他多年。

期间帮助他杀了不少同阶修士,战功累累。

“练气五层!”

感受到敌人的灵压,再见这威势十足的一刀,童云霄面露死灰之色。

“我命休矣!”

以他练气初期的实力,又如何是此人的对手。

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护体的宝物身上。

他身上有一块中品法器玉佩,在遇到危机之时,能自动释放护身法术。

价值非凡,是老祖赐予他的保命之物。

但那中年男子的黑刀显然也不凡,他的心里并没有底气。

下一刻,长刀破空,斩在了童云霄身上,红光再次一闪而过。

“挡住了!”

出乎意料之外,红光又一次挡住了这强悍的一刀。

然而童云霄兴奋的神色刚出现在脸上,就又惊恐了起来。

只见下一秒那玉佩就碎成了几块,失去了灵气,彻底报废。

“这……难道我今天就要死了吗……”

脑海中最后的念头划过,童云霄直直倒了下去。

“居然晕过去了?真是废物,不过倒是省了我很多的麻烦。”

徐仁杰的这一刀在攻破红光时,威力便已经耗尽。

正准备出第二刀结果了这个小子时,却发现他已经被余波震晕了过去。

“既然如此……那也不急着杀他,不如好好炮制一番。”

徐仁杰以往都是直接将人杀死,取走宝物后,再毁尸灭迹。

然而今天却生出了不一样的想法,或许是极阳宗弟子的关系,让他内心深处有一种扭曲的痛感。

他想要将此人折磨致死,好好发泄一下。

心中打定主意,便想将其束缚后带走。

从中年男子出手到少年晕过去,只用了片刻时间。

隐藏在暗中的方元,全程看完这场大戏。

有种代入感,感觉莫名的熟悉,似乎自己当年也是如此,只不过他的实力要高一点,运气也要好一点。

不过这种杀人夺宝的情况,例来都是大同小异。

徐仁杰看着晕过去的童云霄,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神色。

“小子,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诡异阴冷。

神色也有些放松。

“……”

方元听到这句话,替少年感觉到菊花一紧。

随后毫不迟疑的施展法术,向中年男子攻去。

他可不想欣赏男上加男的人肉大战,那太辣眼睛了。

此时的徐仁杰,制服了少年,正是放松之际,防备之心大减,没有料到有人会偷袭。

“啊……”

一声惨叫,一条断臂飞起,血如泉涌一般,喷射在地上的少年脸上。

但此时的童云霄对此却一无所知,反而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敏锐的灵觉,让徐仁杰在关键时刻躲过了一击,但也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

“是谁?”

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比后怕。若不是常年游走在生死之中,他现在丢的可就不仅仅只是一条胳膊了。

他可没有像童云霄那样的护身宝物,能在危险来临时,自动触发。

刚刚那一击,若是没有警觉,及时躲闪,恐怕现在的他已经身首异处了。

逃过一劫的他,拿起黑刀狠狠地攻击着四周,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是何方鼠辈,暗中偷袭,给老子滚出来!”

徐仁杰的心理素质可比晕倒的少年,要好的多,通过刚刚遭受偷袭。

他判断出来,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修为应当并不比他高。

不然直接出手将他拿下便是,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呢?

“难道是这小子的同伙?或者同门?”

虽然断了一臂,但对徐仁杰的实力影响并不大。

所以他还是信心十足,只要来人现身,必将其斩杀。

“不出来是吧!我数三个数,再不出来我就将地上这小子给杀了。”

“一……二……”

他认为暗中的人是为了救地上的童云霄,所以威胁的说道。

“三……”

“难道判断错了?……并不是此人的同门或者想熟之人?”

徐仁杰内心有些动摇,但下一秒他直接出刀刺中少年的大腿。

“啊……”

少年无意识的痛叫一声。

“哎,居然被此人躲过去了……”

藏在暗处的方元见先前的一击没有必杀,不由摇摇头。

虽然有些遗憾,但他依旧胸有成竹,手中法印完成,轻喝一声。

“起!”

只见场中的徐仁杰周遭出现了一个牢笼,将他牢牢困在里面。

方元之所以不现身的理由,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好在暗中施展法术。

夜色昏暗,加上他方才的一击,让这法术牢笼出现的悄无声息,不被发现。

“怎么回事……”

环境突然发生变化,下一刻自己便被困住了,让徐仁杰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