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从提示语开始 > 第四十八章:打晕再丢
“我出来了!你待如何”

见到敌人被困住,无法逃脱,方元这才从黑暗中走出,戏谑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道友有话好说,这一切都是误会、误会啊!”

徐仁杰见自己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打破这个牢笼,顿时面露惊恐,冷汗直流,急切的说道。

“误会?呵呵,你先看看我是谁……”

取下遮挡住面容的黑色帽兜。

“怎么可能是你……”

徐仁杰对方元恨之入骨,对他的长相面容更是刻骨铭心。

哪怕是在夜色中,也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然而此刻他并没有任何的兴奋,内心反而一片冰冷。

他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再加上困住他的法术竟然如此强大,哪怕他手持中品法器,也无法迅速的脱困而出。

心中不免有升起凉意。

自知不是敌手,心思急转想要争取活命的生机。

“道友……”

方元哪里会给他多说的机会,虽然现在占据了优势,困住了此人。

但时间拖得久了变数就多了,夜间更是有不知名的危险隐藏在暗处。

所以必须得速战速决,杀了此人,返回坊市才是正解。

念及此处,方元直接祭出纯阳钟,向着徐仁杰当头罩下去。

徐仁杰看着巨钟,敏锐的灵觉疯狂示警,一种强烈的危机笼罩在心头!

但此时,他处于困阵之中,无法快速移动身形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纯阳钟落下。

感受到生死危机,徐仁杰脸色一变,暗暗叫苦。

他连忙从怀中取出一条绣着紫色花朵的白色手帕,注入法力。

手帕发出淡淡的白光,变成头颅大小,挡在头顶三尺之处。

这条手帕也是他在一个女修身上得到的赃物,是一件罕见的中品防御法器。

他在危机关头祭出,就是希望能拖延一些时间,好让他脱困而出,届时就可以直接远遁。

他如今已经失去了杀死方元的信心,只想逃命。

但结果却不如人意,法器手帕在巨钟的压力下,节节败退,仅仅几个呼吸,就要奔溃。

眼见这一幕,徐仁杰心急如焚,开口告饶道:“道友,都是误会啊!”

“当年之事,我也是受了那贱人的蛊惑才对道友出手的,还请道友高抬贵手,我愿意双手奉上身上的储物袋,还请道友留我一命。”

“对了,那贱人的骨灰还在我手里……道友可以将其挫骨扬灰……”

为了争取时间,徐仁杰快速的说着,他自知方元放过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说这么多,只是为了争取时间罢了。

“杀了你,储物袋不一样在我手里嘛?”

方元冷笑一声,继续加大力度,两人修为相差无几,纯阳钟只有将人罩住,才能一举震杀。

提前催动震字诀发出声响,动静过大,费时费力,时间久了恐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徐仁杰继续顽强抵抗,同时悄悄用力破除困阵。

眼见困住他的法术威力似乎没有开始那般强烈,心中不由几分欢喜。

然而下一刻,突然脚下一滑,沙石涌动,整个人差点失去平衡,接着数道金光划过,目标只指法器手帕。

变动来的如此之快,让徐仁杰始料未及,顷刻之间手帕便失去灵性,跌落在一旁。

与此同时,巨钟也当头落下,狠狠将他罩住。

这些自然是方元有意为之,他开始就只是困住徐仁杰,没有发挥中级法术的全部实力,为的就是这一刻。

他知道此人有一招耗费精血,加强法术法器威力的法门。

这里靠近坊市,为了尽快的将其斩杀,免得引起变故,故意示敌以弱。

眼见大功告成,方元直接催动震字诀,钟声大震,惊起无数早已入眠的飞禽走兽,附近的树叶也飘零而下。

哪怕是在夜间,动静也极大。

几个呼吸后,钟声消散。

因为比较克制的缘故,害怕声音过大,留了几分余力,徐仁杰的肉体还算完整。

确认此人身死之后,方元将他的储物袋,还有掉落在地上的法器手帕拾起,随后一把火毁尸灭迹,就转身离去。

“似乎忘记了什么……”

走出几步的方元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折返了回来。

“居然醒了,那有点不好办了啊!”

此时,地上有一个满脸血迹,颤颤巍巍爬起的身影。

方元快速的走过去,接着灵力一挥,这个身影又直直的躺下去了。

童云霄天生神魂强大,被突如其来的钟声震的七窍流血,在这种刺激下惊醒了过来。

迷糊间,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有死,正当他准备爬起来,了解一下是什么情况的时候。

突然一道黑影过来,接着他又晕了过去。

“这才对嘛,乖乖的晕着吧!”

他也没有下杀手,只是击晕了此人而已。

看到重新倒下去的少年,喃喃自语道。

“我救了你一命,收点报酬并不过分,这储物袋就当是买命钱了。”

“这也是让你长个记性,就当让你买个教训吧!”

接着从他身上摸出储物袋,往自己的怀中一揣。

将少年带着,身影再次没入黑暗之中。

刚才这场斗法,说时迟那时快,其实盏茶时间就已经尘埃落定。

不过此地距离百泰坊市不是很远,居然已经尽力克制斗法的动静,但最后的钟声仍是不小,指不定就有不怀好意之徒想来捡捡便宜。

他自问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眼前少年与他无冤无仇,自然也没必要将其斩杀,留下来被其他人看到恐怕也有危险。

都是同门,收了他的报酬,又是举手之劳,救他一命也无妨。

到了坊市附近,将此人随手一丢。

重新换了一身黑袍,这才返回自己的住处。

……

望仙居,

方元伸手打开窗户,让清冷的月光洒落进来,靠在窗沿,望着夜空中的群星。

此时星月争辉、大放光华,正是群星闪耀之时!

虽是黑夜,但可见度并不低,在这星月光辉下,极目远眺隐约可见一座座高耸入云的灵山。

收回眼光后,又可以看见坊市之中的人来人往。

方元静立良久,心神渐渐放空,报了之前的杀身之仇后,道心越发的清明坚定,积累下来的戾气也消散了不少。

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可以轻松的斩杀同阶的修士。

等转修功法后,一般炼气期修士已经不能让他忌惮了。

但随后又是一阵迷茫,如今大仇得报,本该欣喜,但心中难免有几分怅然。

生命如此脆弱,如同黑暗中的一朵小火苗,只要被寒风轻轻一吹,就会轻易熄灭。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修仙界,唯有掌握力量,只有实力强大起来,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才能够去追寻想要追寻的东西,才能守护现在拥有的一切!

杀人者人恒杀之,将来他若是力量不足,得罪了人,岂不是一样被人斩杀。

“我这不是在杞人忧天嘛?力量不够那就去强大自己!得罪了人那就一劳永逸斩草除根!”

拥有了一定的力量,方元的心态不知不觉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能说更适合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