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从提示语开始 > 第四十九章:拍卖会上
百泰坊市,望仙居“黄字八号”房间。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五天。

拍卖会也如期而至,将在今夜子时举行。

方元结束修行,沉思了片刻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瓶。

随后打开瓶塞微微摇晃,透过瓶口可以看见里面是一些浑浊的液体。

放在鼻尖轻嗅,没有一丝的气味。

随后,站在镜子旁,将瓶子里的液体缓缓涂抹在脸上。

这是方元为参加拍卖会,特意购买的一种易容液。

据说可以瞒过筑基修士神识的探查。

他亲自测试过,得确效果非凡,但究竟能不能瞒过还是两说。

对着镜子,均匀的涂抹在脸上,片刻后一个皮肤蜡黄,面容粗糙的修士出现在镜子里。

与方元原本的样貌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就算是熟悉的人站在面前,估计也认不出他是谁。

“就是表情变得僵硬了些许,但是效果确实不错。”

方元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扯着嘴角出来一个笑容。

“这笑真的是比哭还要难看。”

恢复表情后,微微摇头,又换上黑袍,戴上面罩。

这样做,不过是为了防止他人认出罢了,参加拍卖会的人鱼龙混杂,甚至有专门来处理“赃物”的修士,不得不小心防范。

事无巨细,将全身的行头换了一遍,自觉判若两人后,这才走出了客栈。

坊市中这样怪异打扮的人不在少数,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也没有人会特意去盯着方元。

即便如此,他还是小心翼翼的穿行在人流中。

片刻之后,按照张雅所说的地址,来到了百泰坊市南边的一处胡同里。

胡同口比较窄小,尽头有一扇木门。

一些同样打扮神秘怪异的修士直直的走了进去。

方元观望了一会,见到这些人进去后就没有再出来,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

他不再迟疑,大步的走了进去。

来到尽头,木门无风自动,直接张开。

方元探头看了一眼,里面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应该是障眼法之类的阵法,想来门后别玄机。”

没有过多停留,直接走了进去。

眼前一黑后,方元出现在了一处走廊中。

走廊不知通往何处,但转角处却有两个黑袍男子把守着。

还有一位身形佝偻、头发花白的老者坐在一旁。

老者虽然垂垂老矣,但身上的灵气波动十分强烈,有着练气后期的修为。

有人到此,递上信物,老者查验了一番,这才放其同行。

方元心下一凛,这老者毫不掩饰自己的修为,应当是有意为之。

连一个看门的都有炼气后期的修为,彰显了拍卖会底蕴深厚和深厚的背景。

同时也打消了别有用心之人,想要寻滋生事的心。

想在这里动手,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证明!”

他刚刚走近,老者便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来。

方元早有准备,将张雅给他的玉牌递了上去,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

这玉牌是特殊炼制的法器,无法仿造,老者确认真伪后,丝毫不拖泥带水。

伸手在柜台下面一按,不知触动了哪个机关,旁边的墙壁上打开了半丈宽的洞口,露出了一排灯光昏暗的楼梯。

“客人请进,沿着通道走到尽头,就能到举行拍卖会的所在地了”

老者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将玉牌递给方元后,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方元目不斜视,直接走了进去。

既来之,则安之。

对陌生的环境,他虽然保持着十足的警惕,却也丝毫不露怯意。

这么大的拍卖会,安全性上还是有保障的。

起码在入场时,不必担心出什么大事。

至于出了拍卖会结束后,那就是两说了。

楼梯是朝下的,隔了几丈的距离摆放一个灯盏,里面是夜光石,倒也不显得昏暗。

方元沿着这条通道走了大约一刻钟左右,终于走到了尽头。

来到出口时,又被人拦了下来。

“密语!”

两个遮住面容的黑袍人,守卫在两侧,手上捏着威力十足的法器,虎视眈眈。

等方元走进,他们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其中一人出声道,态度非常冷漠。

“这是第二道检验了!”

心中回想起当日张雅对他所交代的详情,

进入拍卖会有两道检验,第一道是主办方发放的邀请信物。

没有信物就进不了大门,来不到这里。

第二道就是这密语了,为的也是以防万一,避免有修士用特殊的手段混了进来。

修仙者的手段千奇百怪,有些更是令人难以理解。

此举也不过是为了多一道保障。

心中迅速闪过许多信息,同时密语也脱口而出。

“仙若有情仙亦老,大道无情是沧桑!”

密语并不复杂,陈述的也不过是仙路无情罢了。

方元的声音古井无波,不带丝毫感情。

黑衣人确认密语无误后,伸手示意了一个请进的动作,随后站回原地,仿佛两个人形雕塑。

方元见状,也没有其他动作,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宽阔大厅,如同大礼堂一般,有着几条过道,过道上铺着一层红色的毯子。

四四方方的椅子,将大厅纵横交错,分成了一块一块的区域。

每个区域相对独立,间隔很大,中间还有一排排遮挡的木板。

大厅中间,有一个七八丈左右的高台,四周竖起了几个巨大的石柱。

石柱上面挂着装有夜光石的灯笼,明晃晃的,将高台照的通亮。

除此之外,拍卖会的二三层是一个个小包间,包间都开了一个小窗,可以看见大厅的情况。

应当是特别邀请,或者资产丰富,修为高深的修士才有资格在包厢里。

方元进入这里后,发现大厅四周还有几扇身后这样的门,正陆陆续续有修士从门后走出,看来这拍卖会的出入口有好几个。

难怪自己一路进来,遇到的修士寥寥无几,十分稀少。

此时大厅的椅子上零零散散的坐着一些修士,许多修士都遮掩了自己的面容,就静静坐在椅子上或闭目养神,也有人或东张西望。

不过彼此都没有交谈,显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看样子现在时间还早,大厅里还有许多座位。

方元不动声色的走到角落,随意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角落里正有人在轻声交谈,看不清面容,听声音似乎是一老一少。

两人看了一眼方元,随后不在理会,继续交谈起来,只是声音比之前小了些许。

方元无意中听到两人的对话,少年似乎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所以问题也格外的多,老者应当是见多识广,知道很多隐秘。

两人声音比较小,有些断断续续的传来。

方元听了几句后,不由的支起了耳朵。

少年:“二叔公,上面包厢里面的是不是筑基修士?”

“不是说只是练气期层次的小型拍卖会嘛?”

老者:“嘘,不要随意议论前辈!”

“听说这里拍卖会有些变故,好像是临时更换了一些物品,这才如此。”

老者虽然没有直说,但从语气中不难听出,此次拍卖会应当是真的有筑基修士的存在。

方元默不作声打量着这里的情况。

他发现大厅里坐着的都是炼气期修士,像他这样炼气中期的比较少,大部分都是炼气后期修士。

随后抬头望了一眼楼上。

“恐怕不是筑基修士,也是练气后期的存在。”

心中微微猜测着。